韩亮走了,带走了我留下的电话号码。

  我没有劝阻,也不想劝阻,厉害关系已经摆了出来,怎么选择是他的事情,我不是月老,也没有阻碍别人的婚姻的权利。就像我当初深爱的那个丫头一样,我说她跟那个男人没有结果,她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只得忍痛放手。

  解决完韩亮的事情后,已经是十一点半了,我点了根烟,美美的吸了一口,手机一开,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是龙傲天。他直接了当的问了一下韩亮的情况。

  我将结果告诉了他,并说韩亮结婚的那天晚上,我会帮他开坛做法化解。龙傲天沉默了半响,说了一声谢谢。

  我很干脆的挂了电话,正欲跟老者辞别,操蛋的铃声再次响起,是九哥。

  兴许是他一直挂念药师的事情,一开口就摆出一副训斥的姿态,只差没指我鼻子大骂一声妖道。

  我直接挂了电话,不鸟他!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了,一个人闯了进来,是九哥,跟在他身后是一个身着僧袍的和尚,年龄约莫在三十来岁,我不认识。

  我颇为吃惊的看着九哥,脱口而出:“你怎么找到这里了?”

  九哥耸了耸肩膀,道:“昨天我看你在逛街,跟了你一段时间,发现你的落脚之处。”说到这里,他伸手指了我一下,对那和尚说:“师兄,就是他。”

  和尚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

  看着两人的交流,我陡然升起一种不好的念头,心想:这两人,不会是来对付我的吧?

  老者是个老江湖,他看着我们双方剑拔弩张的样子,连忙站了出来,打了个圆场:“远来是客,两位稍作片刻,我去泡杯茶。”说着,他转身便消失在客厅,大概是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楞是躲在里边的卧室不肯出来。

  九哥一看这光景,立即拖了一把椅子,坐到了我的面前,那个和尚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有意无意的往旁边站了一下,刚好切断了我的退路。

  “九哥,你什么意思?莫非是想对我动手?”说着,我一把拿起放置在旁边的七星剑,站了起来。

  这把七星剑正是在雾柳镇林珑给我的那柄剑,当时考虑到现在国家检查管制刀具力度较大,带着这东西坐车,坐飞机都不方便,所以我让杨林给我弄了一个艺术品收藏证书,所以这柄剑就一直被我光明正大的带在身边。

  “你什么时候能够改掉你那个毛躁的性格。”九哥无语的望了我一眼,撇撇嘴道:“你以为我们是来找你麻烦的?”

  不是找我麻烦的?我顿时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了。好在九哥下面的一番话让我明白了他来此的目的:“你上次拜托我在苏州找那个害人性命的邪修,我找到了。”

  这时,我才想起在皖南雾柳镇杀人的那位茅山高人,当时我由于父亲一事,匆忙的离开了苏州,将这事拜托给了九哥。现在听他这么一说,我的敌意顿时退去了几分,再见他二人丝毫没有动手的迹象,我反手将剑插入剑鞘,道:“那个邪修在那里?”

  这回九哥没有开口,那个和尚倒是先站了出来,双手合十,口宣一声佛号道:“小僧和师弟赶过去的时候,那个妖道已经逃走了。”

  “逃走了你还说个毛线!”我心中暗自腹语了一句,但这话却是万万不能说出来,我对佛门中人始终心存敬意。九哥就不用说了,他的本事我见过,这和尚虽说年龄不是很大,但法力却是颇为高深,当下那里敢得罪与他。

  九哥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一般,他笑了笑,道:“人跑了,可却留下了线索,我敢保证他一个月之内,必定还要作案……”

  他的一番话,立即将矛头指向了前不久我还见过的王军。说起这王军,我顿时一头恼火,甚至很懊恼自己给他走了替身化解了牢狱之灾。

  原来这厮缺德事做尽,损了阴德,折了阳寿,眼瞅着就要活不过年底。在偶然的一次机会里,他认识了茅山高人五驼子。一个是要钱不要命的主,一个想活命又有钱,两人一拍即可,这才有了先前那个雾柳镇孩童丧命之事。

  我这个人虽不是什么好人,但也见不得这等滥杀无辜,现见九哥等人找上门来,我不由杀心大起,猛的一拍桌子道:“九哥,咱们去将那个王军宰了吧,免得他再害人。”

  九哥尚未开口,那个和尚口宣佛号,踏上一步,来到我的面前,微微颔首,双手合十,缓缓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施主杀心太重,何不放下屠刀,皈依我佛。”说罢,双目微阖。

  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说教,一听这和尚让我出家,我顿时勃然大怒,刚想骂上一句秃驴,忽见九哥面色不善,连忙改口道:“九哥,你怎么说?”

  九哥摇摇头,道:“杀王军治标不治本,我不赞同。”

  得,两人都不赞同我的说法,我妄作了一回小人。

  不过,我也懒得跟他们计较,佛门以普度众生为理念,要他们跟我一起杀人,明显不行。所以,我决定晚上偷偷的潜入王军的家,将这厮宰了,以绝后患。

  九哥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连忙告诫了我一句:“兄弟,你可别乱来啊,免得破坏了我们的计划。”

  我一听九哥说计划,心中大感好奇。这一次,没等我出言发问,九哥主动将这个计划和盘托出。原来这个茅山高人五驼子,来苏州又杀了一人,这个人命的五行属性也是属水,同样是至阴至阳的魂魄,所以呢,九哥想找了一个同样命格属性的人,故意在五驼子出没的地方溜达了一圈,说白了就是引蛇出洞。

  听完了九哥的计划,我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今天来此的目的,是让我当这个诱饵,配合他演完这场戏。

  a酷匠网永*久@C免9费/看小~v说x

  似乎为了验证我的猜想一般,九哥说完计划之后,目光炯炯的盯着我道:“兄弟,你是壬戌年出生,五行属水,天地人总格皆为水,同样也是至阴至阳的魂魄……”话说这个份上,我算是将九哥彻底看透,敢情这厮从打电话起,就在试探于我,而后见我先来了个下马威试探我的反应,等我没有了敌意,又故意说出邪修害人的事情,激起我的正义感,然后在抛出一个什么所谓的计划,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最后直接提出让我去做这个诱饵。

  好一个步步为营,循序渐进,我今天算是彻底见识了九哥的手段!

  我这个人吧,有个怪脾气,别人敬我一尺,我还他一丈,别人打我一拳,我少说也要踢他两脚。倘若九哥一开始跟我坦白,让我当诱饵,我为了避免那些无辜孩童被五驼子残忍杀害,说不定一口答应下来。

  但现在,门都没有。

  设下圈套让我去钻,跟我玩这套江湖的把戏,他还嫩了点,且不说,我师傅就是这里面的行家里手,就是我装神棍也厮混了几年,这里边的道道,我比他清楚百倍。若比挖坑,我能将他卖了,他还得帮我数钱。

  “九哥,你别说了,地址给我,我去。要不把这王八蛋引出来,岂不是愧对了一身所学。”我故作义愤填膺的表情,猛的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九哥和那和尚见我说的大义凛然,心中甚是佩服,我暗自好笑。

  九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拍拍我的肩膀,道:“兄弟,我果然没看错你,你颇有古人之风,实属难得。”

  看着九哥装模作样的表情,我心中冷哼不已,表面上却笑嘻嘻的说道:“九哥过奖了,莫要说是做个诱饵,就是赴汤蹈火,上天入地,凭咱俩的关系,你九哥一句话我岂敢不从?”

  “那是,那是,咱俩是什么关系。”九哥这话一出口,我都有些想吐。我强忍住骂娘的冲动,咧嘴一笑,伸手在他的胸前轻轻的打了一下,道:“九哥,咱是兄弟不?”

  九哥有些摸不准我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硬着头皮点点头,道:“这还用说嘛,当然是兄弟咯。”

  我见时机也已成熟,当下懒得跟他兜圈子,直接开门见山道:“九哥,你也知道我皖南那档子事还没弄完,你让我去当诱饵,兄弟我二话不说,不过……”

  “不过什么?”九哥急忙问道。

  “那件事,关系着我亲人的安危,我这里抽不开身,我想请九哥……”说到这里,我顿了顿。这一顿,九哥顿时急了,连忙接过话茬,道:“你说,你说,只要我能帮上忙的,定然不会推辞。”

  九哥修佛,我修道,虽说万法归佛,但我们的理念不同,他跟本不会猜到我会说些什么。我略带嘲讽的扫了他一眼,阴森道:“帮我宰了李建设,屠了李氏一门。”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是师傅给我灌输的思想。

  他九哥能做初一,我就当十五。他让我去当诱饵,拿我做枪,可以啊,那我就让他去杀人,而是屠人满门。当然,我知道九哥不会答应,否则我也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这个人我了解,典型的佛门中人,说好听的太过仁慈,说难听点就是妇人之仁。

  我之所以拿这话来激他,目的就是为了让他知道我不是棋子,不会令人随意摆布。

  果然,九哥一听我这话,当场脸色就变了,那和尚抢先喝道:“混账,你一修道之人,开口杀人,闭口屠人满门,莫非当我佛光寺好欺不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