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我终于来到了李建设的祖坟。我学过地眼术,即便在黑夜,借助微弱的月光,地脉在我眼中如裸体的女人一般毫无隐私可言,我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李建设的爷爷骨肉枯干躺在棺木之中。

  “老家伙,你不要怪我让你死的不得安宁,要怪就怪你那个孙子李建设,他不该对我家人下手。”看着这上等的风水宝地,再一想起李家即将面临灭门之灾,我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可一想到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心中那份愧疚和谴责瞬间一扫而空。

  当下,我也懒得多想,直接拿起锄头抛开坟头,将炼化好的骷髅小鬼塞了进去,又撒上一层干土,掩上茅草。做完这一切,我点了一根烟,手机一开,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是林珑。一接通,她直接了当的问我什么时候回来,并说师门有事相召,必须回去一趟。

  明天!这是我给她的准确答复。

  “行!”林珑很干脆的挂了电话。

  我正准备将手机塞入口袋,铃声阴魂不散的再次响起,我低头一看是龙傲天打来的。对于他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我很好奇,也十分不解,不过出于礼貌的角度,我还是接通了电话。

  “后天我要去一趟泰国,明天上午你来南京打我电话。”这是龙傲天开口的第一句话,同时也是最后一句话,我这边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挂掉了电话。

  “都是大爷!”我无奈的摇摇头,暗叹了一声。九哥如此,林珑也是如此,没想到这个龙傲天亦是如此。不过求人办事也实属无奈,只得按照对付说的去办。

  上午九点,我来到了南京,找了一家茶楼要了一个包厢,然后给龙傲天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了他我所在的位置。一个小时后,包厢的门被推开了,我抬头一看,是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年龄大约在三十来岁,长相颇为凶恶的男人。他步伐矫健,呼吸匀称,浑身散发出修道人独有的气息,我立即明白他就是电话中的龙傲天,龙药师。

  “龙师傅里边请。”我连忙起身相迎,友好的伸出右手,龙傲天象征性的握了一下我的手,随即眉头微微一皱,自语道:“旁门?”

  “你说什么?”我微微一愣,连忙追问了一句。龙傲天摇了摇头,然后大大咧咧的往椅子上一坐,随即摆出一副交易的面孔,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见这龙傲天为人比较豪爽,也懒得跟他兜圈子假客套,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出了父亲受伤一事。龙傲天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一口答应下来,而是拿着桌上的茶轻轻的抿了一口,迟迟不肯说话。我知道他这是在等我答复,当下也不跟他啰嗦,直接问道:“说吧,要我帮你做些什么?”

  龙傲天见我直接切入正题,也不做作,直接放下手中的茶杯,道:“我喜欢跟爽快人交易!”说着,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相片,轻轻的放在桌上,推到我的面前。我低头看了一眼,这是一个年纪约莫在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年轻人,长的白白净净,带着一副眼镜,书卷气很浓一看就知道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再翻过来一看,后面写着一个名字韩亮和生辰八字。

  我将相片上的人物和生辰八字印在脑子里,然后将相片推了回去,道:“说吧,要我怎么对付这个人?”

  龙傲天连连摇头,道:“我要你保他一命!”

  “保他?”我有些意外的望了龙傲天一眼,我本以为他会让我将这个人杀人,可没想到却是恰恰相反的结果。也是这个结果让我犹豫了起来,在道术中来讲,作法害人损阴德,折寿,但为了父亲,损些阴德,折些寿命又有何妨?

  倘若他让我杀了这个人,我二话没有,立马答应下来。可他偏偏提出要保这个人一命,这就让我不得不慎重对待了,要知道阎王让人三更死,不会留人到五更,这句话并非空谈,毕竟我师兄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龙傲天见我犹豫不决,面色一冷,将桌上的相片一收,沉声道:“告辞!”他说走就走,没有丝毫的停留,我知道这是在将我的军。不过我也没有办法,为了父亲的病,莫要说命丧黄泉,就是堕入地狱我也在所不惜。

  *酷匠网wu正‘w版/M首c发●

  “龙师傅请留步!”我这话一说出来,龙傲天脚步为之一顿,随即缓缓转过身来,故作疑惑的问道:“有事么?”

  看着龙傲天那张伪装的面孔,我强压住内心的愤怒,勉强的挤出几分笑容,道:“龙师傅不要急着走啊,有事好商量嘛!”

  龙傲天重重的哼了一声,重新坐到了椅子上。我连忙为他续满茶水,这厮端起茶杯老牛嚼牡丹似的一饮而尽,然后将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放,随即双目紧闭一言不发。我知道这厮又在拿捏与我,当下也懒得跟他计较,直接开门见山道:“我答应你。不过,我不敢保证一定能够保住他的性命!”

  我也不敢将话说满,毕竟插手阴司之事,非同小可,成与不成还是两说。好在龙傲天也不是蛮不讲理之人,他见我答应了下来,也没再刁难,随即从口袋中又掏出一张白纸,放在桌上。我拿过来一看,只见上面画的是一个十分年轻的姑娘,柳叶弯眉,樱桃小口,小摸样长的甚是俊俏。

  “这是……?”我有些不解的望着龙傲天问道。

  龙傲天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道:“这个女人在苏州和韩亮在一个城市,我算出韩亮会栽在这个女人身上,所以画出了她的相片。”他顿了顿,拿起桌上的香茗再次润了一下嗓子,然后指着我手中的那个画像,道:“你只需阻止这个女人跟韩亮交往即可。”

  龙傲天虽说的十分轻巧,但我却不信。倘若真的如他所说的那般简单,仅仅是阻止两人交往,他又何必来找我?不过,我也懒得去追问详情,对我来说,这仅仅一笔交易,就像嫖娼一样,没有必要知道那么详细。

  次日凌晨二点,我和龙傲天赶到了医院,偌大的病房内父亲躺在那里,林珑爬在床边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走了过去,轻轻的拍了她一下,林珑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眼,道:“怎么回来这么早,我还以为你要到下午才能回来呢?”

  我笑了笑,道:“原本是打算下午回来的,只不过龙师傅……”说到龙师傅这三个字,我忽然发现林珑一脸无奈的望着我的背后,我回头看了一眼,却意外的发现龙傲天一脸兴奋的搓动着双手,就连双眸中都迸发出炙热的光芒。

  看到这个情形,我立即意识到两人的关系非同寻常,绝非像林珑所说的那般。顿时,我的八卦之心顿时大起,心道:“这娘们莫非跟这小白脸有一腿?。”

  似乎为了验证我的猜想一般,龙傲天三两步跑到林珑的面前,激动的伸出双手,语无伦次的说道:“林珑你怎么在这里?见到你真……真的太好了。上次……”

  话还没说完,就被林珑一声厉喝所打断:“闭嘴!”

  有奸情!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林珑见我一脸坏笑,立即知道我心中在想些什么,俏脸微微一红,随即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骂完我之后,她似乎并不解气,伸手在龙傲天的脑袋上重重的拍了一下,道:“傻笑个屁,还不快点给伯父看看。”

  龙傲天也不气恼,摸着被打疼的脑袋,冲我示威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我顿时有些无语,甚至怀疑找他是不是有些不太靠谱。

  不过,这个顾虑很快被打消。

  随着他的一颗药丸下去,父亲苍白的脸色逐渐的红润了起来,就连呼吸也变的匀称了许多。

  但事情远远没有结束,龙傲天并指如飞,一连在父亲的身上连点数下,而后化指为掌迎向我父亲的脑袋。我大吃一惊,连忙伸手去挡,站在一侧的林珑一把将我拉住,道:“柳道兄,你莫要惊慌,龙师兄在伯父为打通脑部堵塞的血管。”

  听林珑这么一说,我才发现龙傲天的手已经轻轻的搭在我父亲的脑袋上,于此同时,他口中的咒语也随之而出。说也奇怪,随着他咒语和手中的动作,我父亲手指慢慢的动了一下。

  “如风,不用管我,你快走,那些人到处在找你。”这是父亲醒了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我哭了,而且是嚎啕大哭,我没有想到他老人家受了如此大的伤害,竟然对我没有一句怨言,反而担心我的安危。

  许是累了,父亲说完这句话,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我想了想,掏出电话拨通了杨林的号码,很快电话那头便传来他破锣般的嗓音:“说吧,什么事?”

  “我惹了点麻烦,连累了亲人,想让他们在你那里避一阵子。”跟杨林我没有丝毫客套,直接说出来最为真实的想法。其实在父亲醒来之后,我就有这个打算,因为明天我将赶赴苏州,林珑也将离开,而李建设目前还未死亡,所以将父母和弟弟留在北京,我并不放心。

  当然,我也曾想过拜托九哥帮我照顾家人,但这个念头,很快被我打消了。且不说九哥对我心存芥蒂能不能答应还是两说,就算是关系如同昔日,我也不想打扰与他,毕竟我跟他是泛泛之交,交浅言深这个肤浅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