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月一日,这是一个令人难忘,且悠闲的日子。这一天一大早,我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打开门一看,却见九哥站在外面,我下意识的问候了一句:“早啊!”

  “早个毛线,这都十点了。”九哥瞪了我一眼,当他看到我顶着一对熊猫眼,不停的打着哈气,且浑身上下只裹住一个浴巾,立马露出了然之色。随即,嘿嘿两声怪笑,道:“兄弟,昨晚玩的爽么?”

  九哥这话一出口,我顿时为之愕然,再一看他一脸猥琐的表情,我立即明白他话中所指。心道,这家伙定是以为我昨晚招妓了。

  似乎为了验证我心中猜想一般,九哥一脸淫荡之相,搓着双手,咧嘴一笑,道:“那妞漂亮吗?”

  若是杨林那厮露出这幅丑陋的嘴脸,我并不感到意外,那家伙本来就是一个好色之徒,属于听到女人就双腿发软,第三条腿发硬的主。可九哥是谁?那可是佛门高人的弟子,佛门乃是清净之地,淫邪便是戒律之一。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看了他一眼,心道:莫非这厮并非佛门弟子?

  此念一生,却见九哥鄙夷的望着我,道:“没见识!”我微微一愣,正欲出言反驳,九哥摆摆手,正色道:“我师傅说了,不入门的人才循规蹈矩。”末了,他还补充了一句:“我也修行,但是我从没念过什么十小咒,大悲咒,楞严经什么的。”

  忽然间,我感觉九哥和我师傅很像,不,准确的说,九哥的师傅跟我师傅很像。他老人家曾经说过,修道本就是逆天而行,再循规蹈矩,纵然穷极一生也难窥门径。

  九哥见我堵住门口,依旧没有请他进去,顿时换上一副猥琐到极点的表情,道:“人还没走?”说着,他探出脑袋,朝我身后的房间望去。

  j酷匠网;唯一●。正版b,$$其他\8都#;是ti盗9,版$

  “你大爷的,我没招妓。”话刚说完,就遭到了九哥的反驳:“你没找妓,昨天晚上为什么吃晚饭就回酒店了,随我怎么叫门你都不开,而且现在还堵住门口,不让我进,你说你没找妓,谁信啊?”

  听了九哥的言论,我恨不得冲上去将他掐死。昨天下午误会解开之后,李科长便以赔罪为由摆了一桌酒席,我本不想去,但又怕他误会,只得硬着头皮赴宴。谁知,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科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求我为他老婆报仇。

  像这种事,我一般情况下不会出手,一来,对方付不起那个价格。二来,我不愿趟这趟浑水,能使用第鬼煞的人绝非易于之辈。人故有自知之明,我一个跑江湖,靠几手杂耍混饭吃的神棍,怎敢与这等亡命之徒争斗。

  可转念一想,寻找那个茅山高人,还要这李科长帮忙,当下也不好直接给予回拒。九哥见我犹豫不决,立马拿话激我,我这个人吧,脾气虽好,但看不得别人瞧不起我,再加上当时也喝高了,被他一激,脑子一热便答应了下来。

  现下酒一醒,一想到昨天晚上被九哥阴了一把,我不禁有些懊恼,再见他质疑我的人品,不由的瞪了他一眼,骂道:“你大爷的,老子没你想的那么龌龊。”

  “你看,你看,恼羞成怒了不是!”九哥伸出中指冲我比划了个手势,露出一副我很懂你的表情,道:“男人嘛,招妓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我顿觉一万头草泥马从眼前跑过,忽然一个清脆甜美,且特有磁性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这一大早的你们两个大男人堵在门口,讨论招妓的问题,恶心不?”

  我和九哥几乎同时将目光看向声音的来源,只见林珑正笑盈盈的走了过来,今天她穿了一件非常火爆的深V豹纹装,前凸后翘,露在外面的肌肤白的如同牛奶似的,修长结实且纤细的大腿裹住黑色丝袜,充满了野性的魅力,那丰满妖娆的身材,连映在地上的影子都充满了诱惑。

  林珑如此性感火辣的出现,顿时引起了酒店走廊上男人们的目光,看那些男人们的眼神几乎都绿了,像是饿狼看到猎物一般。

  我侧目一望,就见某个角落里,有一个打扫卫生的服务生,虽长的斯文瘦小,但林珑一出现,却见他一下子变的亢奋了起来。。。。。。

  “美女,我叫刘国方,佛门俗家弟子,昨天匆促间,忘了自我介绍。”林珑一到现场,九哥立即伸出那双大手,迎了上去。林珑礼节性的跟九哥握了一下手,自我介绍,道:“逍遥门,林珑!”

  “林珑?好名字!”九哥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兴奋不已。林珑却是不以为然,她看着径直走来的李科长,道:“东西拿到了?”原来就在昨晚,我们醉酒后,她吩咐李科长去调查王军的情况。

  “拿到了!”李科长点点头。这时,我才发现他手中拿着一个档案袋,而档案袋上写着一个人的名字:王军。

  我和面面相觑,暗道:杀人的是王军身后的高人,这李科长拿王军的档案做什么?莫非让我们帮他杀了王军?

  林珑似乎看出了我跟九哥的疑惑,她伸手拢了拢秀发,轻声,道:“这是我让李科长去查的。”说着,她转头看了一眼走廊上那些个来回走动的客人,伸出芊芊玉手,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指着我背后的房间,道:“进屋说。”

  我见林珑搞的十分神秘,当下也不好多问,只有跟她进了房间。

  “柳师傅,刘经理,这是我托私家侦探搞到的材料。”话一说完,李科长打开档案袋,拿出一大堆材料。我拿过来一看,倒抽了一口冷气,好家伙,这上面的资料那叫一个详细,不但记载着王军的履历,家中基本情况,甚至连他住的地址,有几套房子,有几个情妇,都一目了然。

  更为夸张的是这个档案中还详细的记载了李科长老婆的死因,原来,李科长的老婆一直想嫁给这个王军,而王军是有老婆的人,迷恋的也不过是她的身体,那里会娶她。再说了,王军能够漂泊上岸,大部分的还要归功他那位作为高管的老丈人,怎会为一个情妇去放弃大好前程。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十分明了,不用说,肯定是这王军花钱从外地请来高人害死了李科长的老婆,这与我事先猜想的一般无二。

  倘若说,先前我对除掉王军还有些抵触情绪,那么现在我是巴不得这个人早死。都说戏子无情,嫖客无情,这王军连嫖客都不如,他玩弄了人家的感情,糟蹋了人家的身体也就罢了,可偏偏还下此毒手。

  这种人我是打心眼里瞧不起!

  既然凶手已经确定,那么接下来就是商讨如何对付王军的问题了。从资料上显示,王军这人非常迷信,而且到了虔诚的地步,所以我决定从这方面入手。

  至于他身后的高人,我根本没去考虑,一来,我手头上没有任何关于他的资料。二来,即便这个人再厉害,我不相信跟九哥,林珑三人联手还打不过他。

  “兄弟,你现在准备怎么办?”九哥见我沉默不语,连忙出言询问。我从档案中抽出一张纸递到了九哥的面前,他低头望去,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小字:王军这个人有一个习惯,每天下午四点会准时去古玩市场溜达一圈。

  “古玩市场?什么意思?”九哥疑惑的望了我一眼,我点点头,笑而不语,他再次将目光锁定在哪行小字之上,喃喃道:“古玩市场……古玩市场……”两句之后,他猛的拍了一下脑袋,叫道:“我知道了,你准备在古玩市场给他下套对不对?”

  我点点头,冲九哥竖起大拇指,道:“一语中的!”说话间,我拿起档案中的一张纸,对九哥说道:“你看,这上面显示王军近期会迁移祖坟。”

  其实在看到王军准备迁葬的时候,我就有了这个打算,王军既然相信玄学,那么我就在古玩市场客串一回神棍。当然,这也是经过我深思熟虑的,王军此人,从履历上显示,为人疑心很重,我若贸然找上门去,主动提出帮忙迁移祖坟,肯定不行。

  所以,我才决定在古玩市场客串一下神棍,从而接近王军。只要得到他的信任,我有百分百的把握,为其点个大凶的墓穴。这样一来,我既可以逃避法律的制裁,同时也完成了自己的承诺,运气好的话,还有可能将那个使用第鬼煞的高人兜进去。

  一石三鸟,这才是我的最终目的。

  “那还等什么?动手啊!”九哥将手中的白纸往地上一扔,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我白了他一眼,道:“亏你还是学佛的,怎么这点定力都没有呢!”说完之后,我冲李科长挥挥手,道:“你去定桌酒席,免得到了吃饭的时间没桌子。”

  定酒席是假,撇开他,有事商量是真。李科长也是一个聪明人,他听我这么一说,识趣的转身离去。

  “兄弟,现在没有外人了,你说吧。”

  “柳道兄,你的计划是什么?”李科长一走,九哥和林珑二人,迫不及待的开口询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