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宝藏钥匙

  形峦派、理气派是堪舆流派中两个大的派系。这个说法起源于何时,出于何人之口,已无从考证。郭璞在《葬经》中说:“木华于春,粟芽于室,气行于地中。其行也,因地之势。其聚也,因势之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

  这是郭璞对风水的定义,明确说明风水是形、理、法的有机结合,风水离不开理法因素,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就是用风水理气和做法使生气聚止而为人所利用的过程。形峦,即龙、穴、砂、水的形与势,也就是由自然环境所构成的风水先天条件,这是构建风水的基础。

  理法,则是营造风水的人工方法,是关于如何在选择的优质外部环境后,如果合理开发利用的理论和技术。

  但,事实上,我不属于任何一派弟子,我学的堪舆之术,也不过是师傅平时闲暇无事给我灌输的知识,他老人家真正教我的却是道术。

  不过,有一点我却十分好奇,师傅他老人家教我的东西,大多数以邪为主,通俗一点就是害人的法门,远远比救人的要多。

  当然,我不可能将这些事情告诉林珑,面对她的询问,我微微一笑,冲王麻子叫道:“收拾东西,下山吧。”

  林珑见我再次闭口不谈师承来历,峨眉微微一扬,张了张口,最终化作一阵浓浓的叹息。到了小镇之后,我谢绝了王麻子的款待,直接来到了张华家。

  “道长,您来了啊,海金沙拿到了吧?”一进门张华便迎了上来,很显然我在王麻子家的所作所为,他早已得知。

  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虽然不喜欢张华此人,但也不好甩脸色给他看,只得点点头以示回答。林珑见此,连忙走上前去,冲张华摆摆手,道:“把东西拿来,我要和师傅开坛作法,为你寻找杀害你孩子的凶手。”

  寻找凶手是假,杀害李建设为真,张华一个普通人,哪里知道这其中的道道,他一听能找到杀害孩子的凶手,二话没说,将事先准备好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

  我简单的检查了一下,确信没有任何问题之后,带着林珑提着东西,走出了张家。一出张家,林珑便开口说话了:“柳道兄,现在我们去哪?”

  “上车。”我伸手拉开车门,转头看了一眼愕然当场的林珑,道:“上山。”

  上山是为了寻找方位,在阴鬼棺这个法术中,它是根据对方命的属性,决定掩埋方位,所以说,这个方位十分重要。

  林珑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也没多问,上车后便转移了话题:“柳兄今年多大了啊?”

  “怎么?准备给我介绍对象么?”我微微一笑,反问道。

  “你还没有女朋友啊?”

  酷匠SF网0:唯一正◇版,其L`他V都'H是.盗“版1

  “是啊!”

  “呵呵,像柳道兄这么有本事的人,女孩子还不是排山倒海似的往你怀里钻么?”林珑一阵娇笑,那声音好比银铃一般悦耳动听。

  我没有说话,心中暗叹,你把我想的太牛叉了,还女孩子往怀里钻,老子到现在为止,连个女性朋友都没有。

  “啊,好大一条蛇!”

  突然,林珑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了起来,连声尖叫,猛的踩了一下刹车,于此同时,她整个身子紧紧的朝我靠了过来,香风袭过,一对高耸的双峰压在我的脸上,我顿觉呼吸有些不畅。

  眼瞧着突然起了这等的变故,我一点没惊也没慌,一看这阵势,我就知道林珑打的是什么算盘,赶忙挣脱了林珑那诱人、且有些酥软的双峰,抬头朝车前看去,灯光照耀下,莫说是蛇,就是石头也未见一块。

  “那里有蛇啊?”我摸摸脑袋,装作一副浑然不知的样子。

  “刚刚跑过去了,真的吓死我了!”

  林珑拍拍酥胸,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但她的胳膊依旧挽住我的脖子,那对水汪汪的大眼睛,一扑一闪之间荡漾着娇媚的艳波,性感的紧身小衣将她曼妙的身形展现的一览无余,修长浑圆的美腿上裹着长长的黑丝袜,炫目的刺激令人神魂颠倒。

  娇媚无骨,入艳三分,这是她给我的感觉。

  “呵呵,你没事吧?”面对林珑的诱惑,我微微一笑,轻轻的卸掉她挽在脖子上的手,道:“仙子,山路难走,小心点。”

  “哦!”林珑见我神色如常,微微一愣,美目淡淡的扫了我下身一眼,发现那里居然毫无反应,不禁有些诧异。她的意思我懂,无非是认为我那方面不行,其实她知道个毛线,倘若不是我在最为关键的时刻默念静心咒,将心中的邪火压了下去,否则的话定会当场出丑。

  不过,我也懒得跟她分辨这个问题。傻子都能看出来,那有什么大蛇,分明就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罢了。

  我虽不知道林珑出于什么目的,但通过这件事,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娘们处心积虑的勾引于我,明显有所图谋,要说为钱吧,这娘们开车好车,也不像缺钱的主,再说了,我一穷光蛋,啥也没有,搁我这弄钱,她笑着来,哭着去。

  钱首先被排除了!

  那么剩下的无非就是权力和长相,权力首先被排除,我一跑江湖混饭吃的术士,要说权力指不定还抵不上居委会的大妈,至少人家吆喝一嗓子还有人听,要是换成我,八成挨上一顿胖揍。

  至于长相直接被我忽略不计,咱跟帅字沾不上边,往这方面去想明显不靠谱,我还没有自恋到那种程度。

  我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出来她是出于什么原因,想要达到目的。不过,我这个人有一个优点,那就是想不明白的事情,从来不去浪费时间。

  现下,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守住灵台,无欲则刚。

  我不说话,林珑也不说话,现下这功夫,车内那是落针可闻,静的出了奇,两人脸上都挂着慎重的表情,无论是林珑,还是我,都是如临大敌一般。

  俗话说的好,美女靠的住,母猪能上树,林珑这人虽没有多大的名气,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但就她的心计和手段,就让我忌惮不已,更何况她左手位置一直放着从张华那里得来的七星剑,指不定是什么法宝。

  说不害怕是假,女人发起疯来,那场面,那阵势,啧啧,岂是能用言语来形容的,否则也不会有女人是老虎这一说。

  同样的道理,我怀疑林珑对我也是忌惮万分,这才牺牲色相委曲求全,否则的话,凭着她的长相,以及逍遥门高足的名头,振臂一呼,定会网罗一大堆裙下之臣为她卖命。

  就这样约莫僵持了五分钟左右,林珑摇摇头,长叹一口气,道:“柳道兄,跟你这种人耍手段太累,实话跟你说吧,我想让你帮我个忙。”

  “找我帮忙?”我微微一愣,心道:“这娘们又在扯淡了,凭你的长相和背景,还要找我帮忙,指不定又是什么阴谋诡计。”心中虽是如此想法,我却未露分毫,微微一笑,淡然道:“仙子说笑了,我一跑江湖混饭吃的术士,能帮你什么忙啊!”

  话音一落,但闻蹭的一声脆响,岂料林珑左手一翻,将那柄七星剑抄在手中,我眼瞧着她手持长剑,心想:软的不行,来硬的,改强行逼迫了。

  正思量间,林珑忽然掉转剑头,依依不舍的将那柄七星剑递了过来,轻声道:“鲜花送美人,宝剑赠英雄,这柄七星剑便送与道兄吧。”

  我颇为意外的看了她一眼,下意识的问道:“给我的?”

  林珑点点头,再次确认,道:“不错!”说着,她双手持剑,再次递了过来。常言道:拿人家手段,吃人家嘴软,面对林珑递过来的七星剑,我那敢去接,且不说这柄七星剑对我来说可有可无,就算是件宝贝,不知道她打着什么算盘,我也不敢随意去接。

  当下,我摇了摇,道:“仙子有什么话直说就好,无需如此。”

  林珑见我执意不肯接剑,妩媚一笑,道:“柳道兄,你莫要以为这是一柄普通的七星剑,据说它是开启朱老先生遗宝的钥匙。”

  “朱老先生?”我微微一愣,随即骇然,她口中的朱老先生,正是民国时期叱咤风云的人物,就连如今,皖南一直流传着他神鬼莫测的手段。

  话说当年,朱破头算定自己有一大劫,于是想用假死之法躲避天劫,他本意是让儿子准备两副棺材,一铜,一铁,铁棺材放上边,而他则躺在下面的铜棺里,无奈这个儿子从小十分忤逆,凡事都喜欢跟他对着干,你让他撵鸡,他偏追狗,你让他赶猪,他却放牛。无奈之下,他只有反着说,结果总的一句话,事事唱反调儿子,这一次却是出奇的听话,没曾想,一辈子就听这么一回还将自己老爹坑死。

  那一次,几乎是轰动了整个修道界,但凡是真正的术士,无一不知,无一无晓。自打那以后,逐渐传出朱老先生留下一宝藏,其内有无数古玩奇珍,以及他毕生所学,而开启这个宝藏的钥匙是七柄长剑。

  林珑见我一脸骇然的表情,心知我已猜出这柄剑的来历,当下也不隐瞒,开门见山,道:“这柄剑正是朱老先生留下的七把钥匙之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