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针!这是我拿出罗盘检测的结果,在奇针八法中讲到,投针是指针半浮半沉,或上浮不达顶,下沉不达底。地下有坟墓,居之必多哭,且需防官司口舌。

  通俗一点的意识就是阳宅之下有阴宅,也就是墓穴。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王麻子见我拿出罗盘围着屋子转悠,感觉十分新奇,而林珑却是意外的叫道:“咦,这屋子看起来气场颇大,可没想到地下竟然有墓穴。”

  林珑这一叫,王麻子却是慌了,颤声道:“你说我这屋子下面埋了死人?”

  林珑点点头,道:“不错,就因为你在阴宅上盖了房子,惹得墓穴里的主人不快,所以这才找上了你的女儿。”

  林珑这话,虽有些夸大其词的嫌疑,但事实却是如此。王麻子一听,顿时吓的六神无主,连说话都显得有些结巴:“现……现在,怎……怎么办?”说着,说着,以最快的速度冲到隔壁的房间,捧着一个脸盆来到了我的跟前,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口中高呼:“道长,这海金沙我送给你,求你救救我家英子吧。”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怕未到伤心时,看着这个痛哭流涕的王麻子,我心中有一丝的酸楚,父爱无疆几个字瞬间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此刻我忽然想起了父亲,想起了那个撑起了整个家的男人,如今他正背井离乡,饱受伤痛的折磨和心灵的煎熬。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那李建设。

  一想到李建设,我伸手将装有海金沙的脸盆接了过来,直接吩咐道:“二斤二两的两只公鸡,一红一白,斤两不能多,也不能少。”说到这里,我看了一眼王麻子,道:“另外给我找一只龙凤边的大碗,若是没有的话,蓝边大碗也成,年代无所谓。”

  “公鸡?大碗?”王麻子一脸茫然,道:“道长,你这是……?”

  对于王麻子的询问,我也懒得解释,跟一个丝毫不懂道的人解释这些问题,比跟乞丐谈情调,跟婊子论高尚还不靠谱。当下,我挥挥手,道:“跟你说了也不懂,你照办就是了,要快,尽量在亥时之前完成。”

  说到亥时我怕王麻子听不懂,连忙补充了一句:“九点之前,将我要的东西准备好。”

  王麻子见我表情严肃,也不敢多问,带着女儿转身离去。他这一走,林珑深深的望了我一眼,道:“想不到柳道兄手段如此高明,我本以为道兄会算六爻或者是燃香起卦,却没想到道兄你竟然用的金鸡寻地煞之法。”

  A更9,新7¤最◇b快~上z酷%匠/网O

  金鸡寻地煞是小道门的一种法术,以雄鸡,龙凤边大碗,使用三山诀,再以特殊的手法,来寻出被镇破的阴宅。而我这个法术,同样也是使用雄鸡,龙凤边大碗,三山诀,乍一看,的确和金鸡寻地煞有些相似,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这个法术是旁门的东西。

  所谓旁门是泛指那些不明道之正理,未得修真、修法之真诀,而仅凭真言、符号完成特异功能表现的术士而言,而且其中往往夹杂着大量药功,魔术等方法技术,眩人耳目。

  比如说,人们常见的请神附体法,师父给你一碗敕过符的水喝,马上产生功夫,自言某神,语调皆变,动作亦不自主,而掌握某些功能。一旦附体,就依附体之神的个体特异性而掌握某种拳术或器械套路,并且力气大异平常,收功后一切恢复正常。

  就拿我自己来说吧,我就曾遇到一关公神授者,他进入功态时,耍弄一百多斤重的大刀,举重若轻,如同耍木刀一般,而且刀法严谨,有规有矩,但收功后再拿其刀,则与常人无异。

  由于旁门之人所习炼的法术,六道中层次并不很高,大多数并未超出幽冥道范围,其在空间之师,大都是神祗这一层次,其驱策的神灵大都是鬼神之类,其法术长期与阴类信息为伍,例如,五鬼搬运术、阴魂报之类。

  再加上他们并未修成纯阳之体,浑身散发出一种阴气森森,所以在业类,旁门左道为人所不齿。但我却并不这么认为,在我看来,法术并无正邪之分,在乎的是施术者的那颗心。

  就像现下这个崇尚科学的当今,风水,命理,道术,被有文化的人一致认为是封建迷信的东西。但,老百姓却不管这些,能治病,救人,捉鬼驱邪便是高人。

  我见林珑错误的将旁门的法术,当做小道门的金鸡寻地煞,我也懒得解释,毕竟旁门之法也非正途,说出来于事无益。林珑也是聪明的姑娘,她见我避而不谈法术之事,当下也不勉强,连忙岔开话题。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王麻子回来了,跟在他身后的英子,两人一个提着鸡,一个捧着一只龙凤边大碗。

  对于王麻子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我吩咐的东西,我很意外。且不说两只斤两比较苛刻的公鸡十分难寻,就是那个龙凤边的大碗,我跟本就不认为他能找到,要知道这大碗是清朝光绪年间的东西,属于古董,很值钱的玩意。

  王麻子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他咧嘴一笑,道:“嘿嘿,今天运气真好,在王三家,不但找了道长您需要的两只公鸡,而且还找到这只碗……”

  他这一开口,便如唐僧一般滔滔不绝的介绍了起来,从王三靠卖家禽为生说起,再到他每天能赚多少钱开始,我越听越是无语,而王麻子好像并未看到我无奈的表情,他依旧吐沫横飞的介绍着他去买鸡,借碗的经历。

  我见王麻子越说越离谱,连忙挥手,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将碗和鸡放下,去给我弄只筷子来。”

  筷子,大碗,公鸡是为了寻找地穴的墓穴之用。其实,早在罗盘测出投针之时,我就做好了将阴宅迁走的打算,但,王麻子的家很大,想要找出地下的坟墓,不可能真的挖地三尺,更不可能一间一间房子去挖,那样不现实,即老命伤财,又耗费时间。

  而时间,对我来说,尤为宝贵,若是今夜不能开坛作法,杀死李建设,那么明日鸿宇法师一出手,想杀他则是难比登天。

  这也是我为什么想连夜将王麻子家中的阴宅迁走的原因,只有迁走阴宅,我才能得到海金沙,了却这场因果,才能心无旁骛的开坛作法。

  王麻子来的很快,仅仅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便拿着筷子跑了进来。看着满头大汗的他,我也懒得说话,随手接过筷子,左手三山诀叼着大碗,口中念着三清诀,右手拿着筷子,轻击碗边。

  三山诀是剑诀,三清诀指是凝神护身道诀,而筷子敲击大碗的作用是在于探测地穴的大概位置。

  我拿着那只价值不菲的龙凤边大碗,在英子的房间转悠了起来。一圈,二圈,三圈……直到第五圈的时候,我发现一丝端倪,不但我发现了,就连王麻子,英子,都发现这个问题。那就是我每一圈走到这个大概有房间三分之二的位置,那个碗就会发出如同摔在地那种破碎的声音,很脆,很响。

  王麻子和英子两人发现了这个问题,但他们是普通人,虽说好奇,却不知道原因所在。林珑则是不同,她本就是道门弟子,一听到这个声音,立即意识到事情到了最为关键性的一步,她冲王麻子叫道:“去拿个东西来,在地上做个记号。”

  我冲林珑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然后看了一下这个范围,从东到西约莫二十几个平方。在这个面积里,分别摆放着衣柜,床,桌子。

  考虑到这些东西有可能阻碍我接下来的探测,我让王麻子找几个小伙子前来将其搬走。王麻子一听,二话没说,转身走了出去。不一会功夫,他身后跟了六七个小伙子走了进来。

  这些小伙子一到现场,便朝我投来质疑的目光,其中一个带着眼镜,看起来颇有几分书卷气的小伙子,不由的嘟噜了一句:“叔,这都什么年代了,您老还相信这个,鬼片看多了是吧。”说着,他走到了我的跟前,围着我转了一圈,连连咂嘴道:“吆喝,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忽然间,他的话锋一转,指着门外,当即喝道:“出去,立马给我出去,否则我马上打电话报警了。”

  “住口!”王麻子脸色骤变,冲我连连拱手道:“道长,孩子不懂事,您老莫要跟要跟他一般见识。”说话间,他转头瞪了小伙子一眼,低声喝道:“还不给道长赔礼。”

  面对王麻子的训斥,戴眼镜的小伙子固执的摇摇头,道:“叔,这人八成是骗子,您还是小心为妙。”

  我这个人,性子随和,一般很少与人结怨,但并不代表谁都可以欺负我。这小伙子开口闭口就是骗子,让我十分恼火。莫要说,我跟本不是骗子,没有问王麻子要过一分钱的报酬。就算是行骗,他挡了我的财路,我也要好好的惩罚他一番。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耻笑道:“无知小儿,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其实你这种读过几年书的绿帽男所里理解的。”

  “你说什么?”小伙子大叫一声,冲到了我的面前。我斜了他一眼,道:“我说你是你被带了绿帽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