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步步为营

  此念一生,耳边再次传来了林珑酥软的声音:“海金沙,红绳,黄表纸……”

  青阴砖,瓦罐,槐木,海金沙,红绳,黄表纸,这些东西是昨天在路上时,我告诉林珑的。有了这些东西则意味着我可以抢在鸿宇法师之前,将李建设杀死。

  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对于李建设这条疯狗,我是恨之入骨,巴不得他立马身亡。

  但,此时,我却没有丝毫大仇即报的快感。

  我甚至隐隐的感觉到,自己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

  漂亮,有手段的女人最可怕,这是师傅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此刻,我才真正的体会到这句话含义。

  从林珑出现在李建设家阴宅开始,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问题出在那里,现在回头想想,她的出现的太过巧合。

  这个巧合包括时间和地点。

  我虽不知道她的用意所在,但至少不像她说的那样是来帮我。首先,地点太过巧合,我在村子里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而且逗留时间之长,连方圆数十里的人都能赶来凑热闹,我不信她林珑不知详情。倘若她是诚心帮我,定会第一时间带着王先生前往李家,而并非李家阴宅,要知道王先生为李家点过点穴,堪过阳宅,由他配合我手到擒来。

  这是疑点之一。

  其次,时间上的巧合。王先生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我即将得手之时,他来了,而且来恰到好处,不但让我对林珑心存感激,同时也破坏了我整个计划。我不相信林珑既然来帮我,会找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这不符合逻辑,也不是她的风格。

  这是疑点之二。

  倘若仅仅如此,还可以用巧合来解释。可到了雾柳镇,林珑却以害怕作为由头,主动要求跟我同处一室,这里明显就值得推敲了。

  且不说道门弟子平日里捉鬼驱邪,无惧邪祟,就是她以一个黄花大闺女的身份跟我睡一个房间就有很大的问题。首先,我跟她跟我仅仅是一面之缘,我的为人如何?秉性如何?她都丝毫不知。其次,我的法力比她强,倘若我夜半兽性大发,她岂不是毫无反抗之力?

  常言道,没有三两三,哪敢上梁山。她林珑若是没有依仗,怎敢与一个不知底细的男人同处一室,共度良宵。说母猪上树我信,说林珑傻,我压根不信。

  这是疑点三。

  如果说以上三个疑点是我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那么进入张华家,林珑已是彻底露出了破绽。当张华取出那柄七星剑时,她神色异常,随即对我使出了美人计,跟我玩了一把小暧昧,企图迷惑我的心智。

  这是疑点四。

  “☆看正}◇版章节{$上-c酷匠~网JG

  正所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林珑见我识穿了她的把戏之后,未加掩饰的表露出自己的心计——七星剑。

  同时也将我绑上了她的战车!

  不过,我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十分有手段的女人。虽说,我识破了她的险恶用心,但,现下我却无法与其翻脸,更做不到拂袖而去。

  因为她抓住了我的弱点——李建设。

  对于李建设此人,我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但在这个人地生疏的小镇,短时间内,我想找齐阴鬼棺这个法术所需要的东西,跟本不可能。而她则不同,以寻找茅山高人作为借口,张华敢不尽力?

  这就是阳谋!让你明知是陷阱,依旧毫不犹豫的踏了下去。

  漂亮,有心计,有手段,这是我对林珑的直观评价!

  约莫半个小时左右,张华一脸郁闷的回来了,且额头上一片红肿,一看就知道此行并不顺利。林珑一见,脸色微变,连忙问道:“张大哥,你怎么了?东西没找到吗?”

  “不是!”张华摇了摇头,一屁股坐到凳子上,拿起凉茶猛的灌了一口,伸手擦去嘴角的水渍,道:“其它东西都齐了,唯独缺少海金沙。”

  海金沙是道术中的专业术语,其实就是沙滩上的沙土。我听张华说找不到沙土,立时意识到这家伙没有尽力,或者说是另有所图,因为在来的路上,我分明是看到小镇上有一座沙站。

  林珑似乎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她淡淡的扫了张华一眼,道:“张大哥,我来的时候,分明看到镇上有座沙站,你怎么说弄不到海金沙呢?”

  张华摇头苦笑:“要是普通的海金沙还好,可你们要的海金沙要求也太高了吧,不但要用清水泡,还要在烈日暴晒12个时辰……”

  “难道整个镇上都找不到经过处理的海金沙么?”林珑有些不死心的追问了一句。

  “有!”

  张华似乎就是等着林珑这句话,林珑声音一落,他便从凳子上站了起来,遥指对面的一户人家,道:“他家就有。”说着,他再次解释,道:“前天王麻子为了养鱼,特意弄了一些沙子洗干净了,暴晒了两天,我是亲眼看到的。”

  他的这番话,无疑令我看到了一线曙光,但我并没有喜出望外,我知道其中一定另有隐情,否则的话,张华早已将海金沙取了过来。

  事实证明,我猜测的非常准确。张华说出海金沙的消息后,补充了一句:“我跟王麻子有仇,刚刚上门求了半天,甚至都磕头下跪了,他都没答应。”

  张华的一番话无异于一瓢凉水从头浇灌而下,没有了海金沙则意味着阴鬼棺的法术无法进行,而我杀死李建设的打算也将落空。当然,我还可以拿普通的沙子来制作海金沙,但时间上却来不及,若是错过今晚,鸿宇法师出手相助,我想杀他则是难比登天。

  佛门中人,我从不敢小视,九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思前想后,我决定亲自去会一会这个王麻子。至于成功与否,我并不担心,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我不相信,花钱去买,王麻子会拒绝,毕竟谁也不会和钱过不去。

  在张华的指引下,我和林珑来到了王麻子的家,这是一个位于街道右侧的商铺,一共四间,上下两层,虽说房子很新,可却是砖墙瓦顶,一看就知道家里条件不是很好。

  看到这个情形,我更加坚定用钱购买的信心。

  林珑走了上去,敲了敲门,片刻之后,一阵啪嗒啪嗒的拖鞋声传了过来,紧接着是一个慵懒,且有些刺耳的咆哮声划破晴朗的夜空:“狗日的张华,老子操你大爷,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叫骂声中,门咯吱一声轻响,一个约莫四十岁,长相极为凶恶,满脸麻子,且有些秃顶的男人走了出来。

  不用说,这就是张华口中的王麻子。

  愤怒异常的王麻子探头一看,发现门口站立的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而并非是他口中那个狗日的张华,连忙解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是对面那家伙……”说到这里,声音嘎然而至,如同被捏住嗓子的公鹅一般,瞪大了眼睛看着林珑身后的我,再打量了林珑一眼,试探性的问道:“你们是张华家请的那个道士吧?”

  我见王麻子识破了我的身份,当下也不隐瞒,直接道明来意,并将事先准备好的二千块钱递了过去。王麻子淡淡的看了一眼,道:“就这点钱?”

  嫌少?我和林珑当场目瞪口呆,莫要说一点点沙土,就是一车沙子,这二千块钱也足够了。

  这王麻子是乘火打劫,还是贪得无厌?这是我第一反应。

  不过,眨眼间功夫,我就发现自己错误的理解了王麻子的意思,他不是嫌少,而是彻底不要。

  “你们回去告诉张华,让他乘早死了这条心,莫要说这点钱,就是拿个十万八万老子也不会给他一点什么海金沙。”这是王麻子的原话,态度很不好,语气也很强硬,话里话外只有一个意思,想要海金沙没门。

  我虽不知道他和张华之间有什么矛盾,但我非常清楚想从他这里取到海金沙除非我们动强,否则难比登天。

  “回去吧!”看着紧闭的大门,我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这样的结局,明显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林珑似乎并不死心,她站在门口,胸前起伏不定,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腾然间,她冲了上去,用力的砸着大门:“开门,开门!”

  回答她的是阵阵的狗叫声,以及王麻子的叫骂声。

  林珑依旧没有放弃,就这样约莫又砸了五分钟左右,王麻子怒气冲冲的将门打开了,于此同时,他的叫骂声也随之而来:“他娘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睡觉?”林珑冷冷的望了他一眼,沉声道:“你是想像张天佑一样,一觉不醒么?”

  软的不行,来硬的!这是典型的江湖手段。

  可惜,她遇到的是王麻子。从面相上看,王麻子年上、寿上位有骨凸出,在男命代表其人勇猛,好争斗,性格较为冲动。

  威胁这一套,明显不智,极有可能激怒王麻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