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珑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将话题引到了欲购买七星剑的老人身上:“大哥,那个老人怎么知道你家有七星剑呢?”

  “唉!都怪我,都怪我!”张华长懊恼的揪住头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事情还得从寻宝栏目说起,自从中央电视台艺术品收藏活动节目开始,很多人一夜暴富。张华看在眼里,急在心理,他翻遍了家中所有的角落,最终在老宅墙壁的夹层里发现了这个锦盒。

  当他满怀希望的抱着这柄七星剑赶到鉴宝现场,专家却告诉他,这东西并不值钱,没有什么收藏价值。

  专家的话如一瓢冷水,从头浇灌而下,浇灭了他发财的梦想!

  破剑不值钱,这是专家团给出的评价。

  #酷}匠V网唯j一@正版,其`z他都是‘盗版

  无独有偶,半个后,也就是一周前,一个年近五旬的老人找上门来,开价十万购买那柄被专家认定为毫无价值的长剑。

  张华一听大为吃惊,他实在没有想到被专家鉴定为废物的长剑,居然能卖这么多钱。在喜出望外的同时,他又起了疑心,这位老人一开口就出十万块钱的高价,很有可能只说明了一件事——长剑的真正价值远远不止十万!

  人的欲念是没有止境的,张华想都没想直接给予拒绝,老人呵呵一笑,也不勉强,转身离去。

  第二天一早,他又来了,这次不但人来了,而且带了十五万现金。

  一夜之间,又涨了五万!

  张华见老人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又加了五万,自然会猜疑此物绝对更值钱、甚至是稀世奇珍。这样一来,他更加舍不得卖了。老人走后,他翻来覆去得一宿都没睡好,还打电话给好几个“懂行”的朋友咨询这件事。

  结果就有朋友告诉他,这柄剑很有可能是战国时期的东西,价值好几百万,否则的话买家为什么主动开口就报那么高的价,连讨价还价的过程都省略了呢?

  怀揣发财梦想的他,丝毫没有怀疑朋友所说的真实性。

  次日上午,老人再次登门拜访,张华将朋友的鉴定结果作了详细的介绍,并说少了二百万,这剑不卖。老人一听,当场拂袖而去,不过,在临走的时候,他断言张天佑活不过三日,同时提出了解决办法,那就是他出手救人,报酬是那柄长剑。

  张华那里肯信,当场抄起一个扫帚将老人赶了出去。结果三日后,他的儿子张天佑果然死于非命。

  这也是他找来算卦老者的原因所在。

  神秘老人,茅山高人,算卦老者,一个小小的雾柳镇竟然引来了三位术士,一个是为了七星剑,一个志在至阴至阳的极品精魄,另一个算卦老者又为了什么呢?

  一柄普通的七星剑,林珑为何表现异常,她又隐瞒了什么?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然是扑朔迷离。

  我转头扫了林珑一眼,她脸色微变,下意识的将锦盒紧紧的攥在怀中,表现出一副异常珍惜的样子。站在一旁的张华见林珑如此重视盒中之物,立时拜倒在地,哀求道:“姑娘,我儿死的冤,求您为他主持公道啊。”话一出口,似乎觉得不妥,连忙改口,道:“只要姑娘帮我找到这个人,这柄七星剑双手奉上。”

  七星剑!张华知道这柄剑的名字?我和林珑相视一眼,面面相觑,顿觉掉入了一个巨大的圈套之中。

  张华似乎也发现说漏了嘴,他尴尬的笑了笑,道:“七星剑是那个算卦的师傅告诉我的。”

  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又露出一个马脚,算卦的老者也看过这柄七星剑。

  套用我们老家的一句土话,咬人的狗不叫,叫的狗不咬人。其实,张华的心思我早已看透,他有一石三鸟的打算。

  其一,神秘老人对这柄七星剑曾有窥视之心,张天佑的死已是一个警告。虽不敢说这事与他有关,但至少说明一点,他有嫌疑。

  常言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神秘老人既然想要得到这柄剑,凭他张华的能力,保不保的住,还是两说。这也是他急于将剑送出的原因之一——明哲保身。

  其二,以七星剑作为要挟,逼迫林珑和我出手相助,其三,将七星剑送与我和林珑,祸水东引。

  好手段,好心计!这是我对张华的直观印象。

  我颇为意外的望了一眼这个看似忠厚老实的张华,但见此人额头较高,额之中间较为饱满,额之下部即眉骨之处较为凸出。在面相学中,额之上端代表分析能力,两边额角的高度越高,则表明分析能力越强。额之中间代表记忆力,饱满则意味着记忆力强。额之下部代表观察力,凸出与否决定了观察力的强弱。

  张华额头较高,额之中间较为饱满,额之下部较为凸出,则表明此人记忆力很强,观察力很强,分析能力同样很强。

  事实上的确如此,从我和林珑现身开始,张华就步步为营,先是邀请我二人去家中做客,再抛出有事相询的诱饵,勾起我和林珑的好奇心。到了家中,以鉴定七星剑作为由头,让我和林珑二人观剑,当我和林珑认出宝剑的来历,他再趁机奉上宝剑,为子报仇。

  这样一来,只要我和林珑收下七星剑,那么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我和林珑。其用心之险,用计之深,令人叹为观止。

  这样一个人,倘若生在乱世,绝对是军师一级的人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可惜,他遇到的是我,注定翻不起多大的浪花。师傅曾经说过,衡量一个人的好坏不在与他做了多少好事,而是要看他做了多少坏事。

  这句话我一直铭记于心!

  每每做事,我都拿这个标准去衡量对方。现下,我见张华设计陷害我跟林珑二人,且双方无冤无仇,立即意识到这个人不行。

  我指的不行,是人品问题。

  面相学中有句口诀,鼻似鷹嘴,啄人心髓,张华的鼻子就是人们常说的鹰钩鼻,这样的人为人奸诈,喜欢处处算计别人。

  对于这样的人,我是不屑一顾,更不用说出手相助。

  就在我即将准备起身告辞之时,林珑开口说话了,而且一开口就让我目瞪口呆:“大哥,剑我收下了,人我一定帮你找到。”张华闻言大喜过望,似乎怕林珑反悔一般,连忙俯身三磕,口中道:“姑娘大恩此生难忘。”

  “你……”我刚欲阻止,却见林珑冲要隐晦的投来一个眼神,由于一时间不知道林珑作何打算,只得拿起桌上的凉茶猛的灌了一口。

  凉水一下肚,我整个人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事出反常必有妖,像林珑如此冰雪聪明的女人,居然看不穿张华的小把戏,明显不符合常理。说母猪上树我信,说林珑不清楚张华的用意所在,我压根不信。

  通过李富贵一事来看,她并非是什么善男信女。这样人,去做傻事,而且主动钻入别人设下的陷阱,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我为了这柄七星剑。

  “难道这柄七星剑另有玄机?”想到这里,我目光炯炯的盯着林珑手中的锦盒。而此时的林珑似乎没有看到我炙热的眼神,她将锦盒往桌上轻轻一放,伸手将张华从地上扶了起来,道:“大哥,快快请起,就算没有这柄七星剑作为报酬,面对如此丧心病狂的术士,我和师傅断然不会袖手旁观。”

  “姑娘高义,在下佩服!”张华一开口,便让我刮目相看,此时的他表情虽略显忧伤,可眼神中流露出的喜意却掩盖不了他那份伪装。

  林珑打了一个哈哈,道:“那里,那里……大哥过奖了!”

  看着演戏的两人,我不禁想起一句话:人生如戏,大家都是一个好戏子,就看谁能戏演的更为真实。

  也不知道是林珑露出了破绽,还是其他原因,一番假意客套之后,张华开口说话了:“家中正在办丧事,不便留宿,道长您看……!”他一脸为难的看着我,虽未明说,可言语间业已下了逐客令。

  我对张华本就没有好感,再加上他这种翻脸不认人的行径,顿时令我有些厌恶。我正准备拂袖而去,忽感手腕一紧,转头一看,只见林珑柔若无骨的小手已是搭了上来,她冲我使了一个眼色,转头间已然换了一副迷人的笑容。

  她本就是极为美丽的女子,一身打扮早已将她琳珑有致的娇躯尽显无疑,再加上这令人心醉的笑容,则显得更为动人,更有诱惑力。

  张华一个凡夫俗子,那里经受的了这样的诱惑,顷刻间羞愧难当。林珑微微一笑,吐气如兰:“没事的张大哥,我们就住在隔壁的天龙旅社,不过……”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她这一顿,张华却有些急了,林珑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我需要一些东西,只要你将这些东西凑齐,我有把握帮你找到杀你儿子的凶手。”

  张华一听事关仇人的下落,急忙问道:“什么东西,您说,我马上给你办!”

  林珑满意的点点头,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了起来,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张华,仿佛要彻底将这个人看透一般。

  张华静静的站在那里,目光毫不避让的与林珑对视,就这样持续了大约二三秒钟,林珑伸手拢了拢秀发,轻声道:“青阴砖,瓦罐,槐木……”

  听到青阴砖,瓦罐,槐木,我心头一震,猛的抬头看了林珑一眼,暗道:“青阴砖,瓦罐,槐木,这不是阴鬼棺法术中所需要的东西么?难道她在变形的帮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