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疑云重重

  林珑虽未明说,但她的意思我懂,无非是想让我出手相助。我这个人吧,虽不是什么正派人士,但怎么说也有些侠义心肠,倘若是在古代,肯定是:“好一个牲口,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的拔刀侠客。

  可现下,我却无暇管这些闲事,且不说父母背饱受井离乡的凄苦,就是那个什么鸿宇法师也足以令我头疼不已。

  佛门以慈悲为怀,我要想杀李建设,他定然会住手阻止,这一点我丝毫未加怀疑。

  林珑见我沉默不语,再次叫了一声:“柳道兄……”

  我摇摇头,一抬手打断了林珑的话,轻叹一声,道:“仙子,不是我不想出手,而是我有要事在身,无暇顾及其他,希望你能理解。”

  “无暇顾及其它?”林珑颇为失望的望了我一眼,道:“柳道兄,你……”

  看着林珑失望的表情,我知道她想差了,认为我是怕了,当下也懒得解释,沉声道:“今夜我将开坛做法。”

  先下手为强,这是我的一贯作风。其实在山上听到李建设的父亲说明天去找鸿宇法师,我就做好了这个打算,他李建设一日不死,我一日寝食难安,这也是我来雾柳镇落脚的原因。

  “柳道兄,可是……”林珑似乎并不死心,再次出言企图劝说与我。就在这当口,一阵不合时宜的叫声打断了她的话:“我说道长,你们在说什么呢,我怎么一句听不懂?”

  我和林珑猛的转过头去,只见妇人一脸好奇的盯着我们,露出颇为怪异的神色。这时,我才意识到刚才我和林珑讨论问题时,旁边还站立了一个人,而这个人,还是极为八卦的妇人。

  为了避免妇人喋喋不休的追问,我笑了笑,道:“大姐,我们刚刚在说笑呢!”说罢,我握住林珑柔弱无骨的小手,丢下满脸狐疑的妇人,走出了旅馆。

  室外!

  两帮人依旧是这么对视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彼此的脸上均挂着一丝愤怒的表情。

  约莫一分钟左右,为首的那位警察,指着围观的众人,道:“散了,散了,大家都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

  俗话说,穷山恶水,出刁民。在雾柳镇这个穷地方,警察的话并不好使,众人不但并未散去,反而冷嘲热讽了起来:“吆喝!不让呆了,要买票还是咋地?”

  1●酷')匠/网首/{发

  “买个毛线,又不是看马戏,还要买票。”

  “嘘!小声点,莫要叫他们听到。”

  “听到又能咋地?我又没犯法,难不成敢打我?”

  “他们连老人都打,揍你一顿自然不在话下。”

  ……

  “住口!”为首的那位警察见形势对己方越来越为不利,连忙出言训斥。但,起哄的人群岂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缄口莫言。跟在他身后的四位年轻警察见场面逐渐失控,连忙走上前去,将一个叫的最欢,嚷的最凶,且一头黄发的小伙子按到在地。

  杀鸡儆猴!

  不过,这招十分有效。随着小伙子被抓,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的清清楚楚。为首的那位警察,冷冷的望着众人,遥指被押上警车的小伙子,道:“从现在开始谁敢聚众闹事,妨碍公务,这就是榜样!”

  妨碍公务,这顶帽子一扣下来,现场众人顿时缄口莫言,萌生退意。

  “你……”人群中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刚一张嘴,就被旁边一个大叔捂住口鼻,拖离了现场。

  他这一走,仿佛起到了先锋模范的作用,原先七八十人现场,顷刻间只剩下办丧事的这家亲属,以及警察等数十人。

  众人一走,为首的警察将目光锁定在张华的身上,张华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转头看了一眼儿子的灵堂,原本有些惧意的脸色,此刻变的刚毅无比,他慢慢的走到了警察的面前,哑着嗓子,道:“我儿子死的冤,就算你把我抓去,我也不相信他是自杀。”

  “不是自杀?难道就凭那个算卦的几句话?”为首的那位警察,不屑的扫了他一眼,撇嘴道:“经过我们审讯,那个算卦的主动承认自己是个骗子,为的就是骗你的钱财!”

  “可是……”张华狐疑的望着为首的那位警察,刚欲辩解几句,就被他粗鲁的打断:“可是什么?我可警告你,不许再散播谣言,否则我们将依法处置。”话一说完,他似乎怕张华一家纠缠不清,连忙带着几个警察离开了现场。

  张华见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叫道:“警官,我儿子真的是被人杀害的,你要相信我。”

  回答他的是绝尘而去的汽车!

  看着消失在夜幕中的警车,张华软软的瘫倒在地,喃喃,道:“为什么没人相信我,为什么,为什么?”

  “我信!”林珑抓住我的胳膊,将我从黑暗中拖了出来。

  张华见我一身道士的打扮,微微一愣,警惕的望了我和林珑一眼,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林珑笑而不语,一把将我推到了前面,介绍道:“这是我师傅云龙子,他早已看出你儿子死于茅山派高人之手。”

  “呃……”我微微一愣,耳边却传来了张华的一声惊呼:“你怎么知道的?”

  林珑微微一笑,道:“分魄针、锁魂红衣、坠魂砣、这是正统的茅山专属法术,想必那位算卦的高人早已告诉你了吧!”

  张华一脸骇然的望着林珑,一连退了三步,很显然,他早已知道儿子死亡的真相。

  在短暂的愣神之后,张华深吸一口气,冲我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口中道:“道长,家里坐会,我有事想请教您!”

  我正欲拒绝,可一想到今晚开坛作法所需要的东西尚未准备,便跟着他走了进去。

  分宾主坐下后,张华拿出一个样式极为古朴的锦盒,捧到我的面前,道:“道长,能帮我看一下这是什么东西么?”

  我随手打开盒子,只见其中躺着一个长约两尺,宽有两指的宝剑,剑身两面,各镶有青铜制的北斗七星图样,靠近剑柄处有龙、符的图案。

  坐在旁边的林珑探过脑袋一看,顿时脸色骤变,惊呼一声:“啊……!”

  我颇为怪异的望了她一眼,心道:“一柄普通的七星剑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难道逍遥门连柄像样的法器都没有?”

  林珑见我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连忙冲我使了一个眼色,转头对张华说道:“大哥,你这柄长剑卖不卖?”

  “你们也想买这把剑?”张华微微一愣,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一个也字顿时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柄七星剑虽说极为普通,可在术士的眼里它是降妖诛魔的强力法器。

  林珑似乎也注意到了这点,她拿起桌上的茶水,轻轻的抿了一口,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还有人想买这把剑啊?”

  张华不知是计,点点头,道:“是啊!前几天,来了一个老人……”说到这里,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叫道:“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害了我的儿子。”

  俗话说,人吓人,吓死人。在灵堂这个本就阴森的地方,张华毫无征兆的叫喊将林珑吓了一跳,她哇的一声大叫,扑入了我的怀中。

  投怀送抱,这个词顿时浮现我的脑海中。

  此时的林珑整个身躯几乎埋入我的怀中,胸前那双高耸入云的双峰正紧紧地顶着我的胳膊,由于快速的心跳而发出阵阵过电般的摩擦,一条裹住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正好压在我的大腿之上,最为致命的还是她那双洁白性感的小手,居然按在了我重要部位。

  “美女,你抓住我的把柄了。”

  “什么?”

  林珑颇为不解的望了我一眼,当他看到我的目光看向下身,连忙低头望去。这一望,堪比女高音的尖叫声立时从她口中传了出来:“去死吧,你这流氓!”叫骂声中,她提起右脚,狠狠的朝我下身踢了过来。

  我连忙闪身一让,只听咔嚓一声,我刚刚坐的那条长凳断为数截。

  也不知道是巨大的响声,令林珑清醒了过来,还是觉得办正事要紧。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转身朝张华抬手一礼,道:“大哥对不起,踢坏了你家的板凳。”

  面对林珑的道歉,张华表情木然。腾然间,他抓起桌上的锦盒,噗通一声跪倒,将锦盒举过头顶,递到了我的面前,口中道:“道长,这柄剑送给您,求您为我儿子报仇!”

  “送给我?”我颇为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去接那柄七星剑。常言道: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面对法器,说不动心是假,但他送剑的目的是为儿子报仇,我若收下这柄七星剑,则意味着要和不知根底,不明底细的人拼命。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且不说,这个筹码过低,就算他出再高的价格,我也不会出手。

  我刚想谢绝他的好意,林珑却一把将锦盒接了过来,笑道:“大哥,你放心吧,就算你不送这柄宝剑给我师傅,他也会管这件事情的。”说着,她转过头,对我妩媚一笑,道:“师傅,你说是吧?”

  林珑本就很美,她刻意一笑,更是美艳不可方物。倘若要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我想是:来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她虽美,但影响不了我的心境。

  我瞪了她一眼,道:“你收下七星剑,此事你自己搞定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