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同处一室

  “你认识这个鸿宇法师?”我颇为诧异的望了林珑一眼,问道。

  林珑点点头,道:“有缘见过一次。”说着她似乎怕我打破沙锅问到底,随即话锋一转,轻声道:“柳兄,此事你准备打算怎么办?”

  Z看正U版章!y节*~上5e酷匠(网Zc

  “还能怎么办?”我抬头看了一眼有些暗淡的天色,无奈的摇摇头,道:“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再说吧。”

  林珑嫣然一笑,伸手指着山下的一个小镇,道:“柳兄,咱们今晚就在那个小镇上落脚吧。”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东南方一座小镇立时跃入眼帘。这是一个极为普通、且有些破落的小镇,在街道两旁零星的耸立着一排排房屋,唯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宽阔的马路上,没有一个行人,甚至连条狗都没有。

  诡异!这个小镇给人一种极为诡异的感觉。

  若是常人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会绕道而行,但我和林珑并没有这么做,对我二人来说,光怪陆离的事情遇到过太多。莫要说一个略显诡异的乡镇,就是夜宿乱坟岗也无所畏惧。

  晚上七点,我和林珑终于赶到了这个略显残破的小镇——雾柳镇。

  此时的雾柳镇恰如其名,整个街道笼罩在茫茫大雾之中,被昏暗的路灯一照,显得格外的阴森,恐怖。

  常言道:人吓人,吓死人。就在如此令人恐怖的气氛中,却隐隐的传来阵阵妇人的哭泣声,那声音如鬼哭,似狼吼。林珑一听,俏脸顿时为之一变,连忙抓住我的胳膊,颤声道:“柳道兄,我……我有些害怕。”

  “害怕?”我有些诧异的望了林珑一眼,心道:“堂堂逍遥门弟子竟然为场景所惧,看来也是徒有虚名。”

  林珑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一个女孩子家,害怕也是正常的嘛。”

  我笑了笑,正欲调侃几句,忽见林珑脸色一下子变的苍白了起来,指着左前方的位置连声尖叫,于此同时,她整个身子紧紧地往我靠了过来,火爆且性感的娇躯发出阵阵诱人的颤抖。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户人家大门四开,门口挂着白番,正中一匹巨大的白布将里外隔开,白布上书写着斗大的“奠”字,两边挂着挽联,下面是一处香案,供了一些瓜果祭品,香案前是一个大铜盆,是用来给吊唁的宾客烧纸之用。

  看到这个情形,我颇为无语的望了林珑一眼,摇头苦笑。林珑俏脸一红,连忙转移话题:“柳道兄,我们还是先找住的地方吧。”

  “不用找了,那里就有一个。”我伸手指了指旁边那个挂有天龙旅社的三层小楼,林珑一看是那家正在办丧事的隔壁,连连摇头,道:“算了,柳兄,咱们还是另找一家吧。”

  我点点头,正欲转身离去,从黑暗中忽然走来一妇人,这妇人年纪约莫四十岁上下,她一到现场,便扯起喉咙叫道:“你们不用找了,我们雾柳镇,就我一家旅社。”

  “呃……”

  我和林珑相视一眼,心中泛起一丝狐疑。那妇人似乎看出了我和林珑心中的疑惑,她长叹一声,指着隔壁办丧事的那家,道:“这家正在办丧事,很多客人怕沾惹晦气,不敢前来住宿,所以我才出门揽客,两位客人不要认为我有什么不良企图……”一番解释之后,似乎怕我和林珑二人不信,她又补充了一句:“你们若是不信,可以去镇上看看,打听一下我的为人再来。”

  俗话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妇人虽说的天花乱坠,但我压根不信,林珑亦是如此,我们两人一合计,决定去看看有没有别的地方可以住宿。

  那妇人见我二人离开,也不相劝,只是微微一笑,转身回到了店里。

  事实的确如那妇人所说,我和林珑二人在街道上溜达了一圈,莫要说旅社,就是连个人影都没见着。

  “两位客人回来了,来来来,里边请。”妇人见我和林珑走进了旅馆,连忙迎了上来。

  “两个标间。”

  “一个双人间。”

  我和林珑几乎是同时喊了出来,那妇人目瞪口呆的望着我二人,随即问道:“到底是一个房间?还是两个房间?”

  “一个双人间。”林珑俏脸一红,极为尴尬的看了我一眼,轻声,道:“柳道兄,我有些害怕。”

  我微微一笑,肆无忌惮的扫了一眼林珑妙曼的身躯,调侃道:“仙子不怕我吃了你么?”

  林珑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道:“你敢!”

  那妇人似乎看不惯我和林珑当面打情骂俏,冷冷道:“双人间一百,押金二百,过了明天中午十二点,按一天收费……”

  听着妇人唠叨个不停,我从口袋中掏出两百块钱放在桌上,一把拿过钥匙朝楼上走去。刚走过拐角,就听得妇人自言自语:“现在的姑娘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竟然跟一个老道士开房,真没天理。”

  听着妇人的言语,我心中暗自好笑,而林珑却是俏脸通红,低着脑袋沉默不语。

  203这是我们房间,室内布置十分简单,却很干净,床单被罩一尘不染,给人一种极为清爽的感觉。

  一进房间,林珑便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道:“晚上你不准动歪心思,否则我阉了你。”

  “阉了我?”我肆无忌惮的看着林珑曼妙的身躯,摇摇头道:“我对你没兴趣。”说罢,我不在理会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随手脱下道袍,林珑一看,脸色顿时为之一变,颤声道:“你……你想干什么?别过来!”

  从声音,到表情,再到动作,无一不像电视剧中女人遭遇色魔时的场景。我颇为无语的扫了一眼缩在床边,一脸惊恐的林珑,怒道:“你想的美,老子是去洗澡!”说着,我耸耸肩膀,朝卫生间走去。

  “你去死吧!”

  听着身后传来林珑的叫骂声,我微微一笑,转过头去看了她一眼,道:“你不许偷看哦!”

  “偷看你?”林珑微微一愣,随即恼羞成怒:“你去死吧,你这变态。”

  听着林珑的叫骂声,我顿时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当我洗完澡后,林珑已经躺在了另一张床上,她见我裹着个浴巾走了出来,顿时羞的满脸通红,再次骂了一声变态。

  俗话说,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我一个大男人,面对林珑的屡次辱骂,我有些恼火,劈手将浴巾一扯,林珑吓的连忙用被子将头捂住,叫道:“我大老远的跑来,还带着王先生来帮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帮我?你害我还差不多。”她不提帮我还好,一提帮我,我顿时恼火万分,要不是她带着那个王先生前来从中作梗,说不定我早已将事情早已办妥。

  林珑见我发怒,藏在被子里的身子微微一颤,轻声道:“柳道兄,王先生临时反水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此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我见林珑主动认错,也不好意思刁难,虽说她坏了我的大事,但本意是来帮我,只不过是好心办了错事罢了。

  我走到林珑的床前,拍了拍她盖着脑袋的被子,道:“仙子,不用害怕,我穿着衣服呢,刚刚是逗你玩的。”

  林珑轻轻的揭开被子,偷偷的看了我一眼,当她看到我衣衫整齐的站在床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白了我一眼,道:“柳道兄,从面相上看,你绝非浪子,为何装作如此放荡不羁的样子?”话一出口,她猛的一拍脑袋,懊恼的道:“我真笨,你一路上欲言又止,明显有话要问我。到了房间你故意装作放荡不羁的样子,就是故意激我说出事情真相对吧?”

  我见林珑识破我的计谋,当下也不分辩,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你猜的没错,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你跟王先生会突然到来。”

  林珑叹了一口气,道:“事情这是样的……”

  原来在我父亲出事之后,她就想帮我,无奈没有我的联系方式,所以被迫无奈之下,只有想到一个方法,那就是破除李家的阴宅,令其家道中落。可破除风水是个技术活,抛开传承法术不说,就是要取得李家的信任难度也很大。在经过多方打探之后,他终于找到了当初为李家点穴的地师王阳王师傅。

  说起这王师傅,在业类也算是小有名气之人,他不但精通堪舆之术,而且法力极为高强,据说还是茅山弟子,至于是台湾的传承,还是大陆的传承,谁也无法得知。

  起先,王先生听说要破除李家风水,死活不答应,但后来架不住林珑的软磨硬泡,再加上逍遥门这块金字招牌,这才勉为其难答应了下来。

  林珑讲述完事情的经过,歉意的望了我一眼,道:“柳道兄,真不对起。”

  “此事不怪你。”我摇了摇头,暗叹一声,道:“时也命也,想必是李家命不该绝吧!”

  林珑见我表情落寞,正欲安慰几句,忽然从窗外传来一阵厉吼:“你们这些警察到底要做什么?老子跟你们拼了。”

  声音一落,另一个陡然响起:“不能让他们带走灵儿的尸体。”

  随着两人的叫喊声一起,妇人们哭闹的声音立时传了过来:“灵儿你死的好惨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