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微微一笑,正准备就坡下驴答应下来,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转头望去,只见李建设的父亲再次狠狠的瞪了自己老伴一眼,随即歉意的冲我笑了笑,将目光转移到王先生的身上。

  我眉头微微一皱,暗道:“看样子,这老头是准备找这个王先生帮忙了,难道是他看出什么破绽了?”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却见他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王先生的面前。他老伴见状,虽不知自家老头打的是什么主意,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古训,还是让她跟着跪了下来。

  两人什么话也不说,就那么直挺挺的跪在地上,给王先生一连磕了三个响头。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我有些意外,同样也令王先生有些措手不及。在短暂的停顿之后,王先生微微一笑,道:“老哥,这年头不流行下跪了,你还是起来说话吧。”说着,他往前跨了一步,强拉硬拽的将李建设的父母从地上扶了起来。

  李建设的父亲拍了拍粘在裤子上的泥土,哑着嗓子,道:“王先生您既然看出阴宅不妥,想必有办法破解吧?”话说到这个份上,意思不明而语,很明显他是对我起了疑心,想让王先生出手化解。

  不过,想想也很正常,虽然王先生和林珑配合我玩了一把双簧,确定了我临时杜撰的身份,但,之前,王先生的行为和言语,均是透露出一丝端倪,只要不是傻子,稍微一想,便能发现其中另有玄机。

  更何况,李建设的父亲并不是傻子。

  他不傻,王先生同样不傻。套用我们老家的一句俗话,镇上一个瞎子,抵上乡里一个辣子。大致的意思就是说,镇上就算是个瞎子,也比农村那些头脑灵活的人强的多。

  这句话虽说有些贬低农村人的意思,但话糙,理不糙,就像冯巩小品中说的一样,城里人都属蜂窝煤的,心眼多。

  王先生一个跑江湖的神棍,岂会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当下,摇头苦笑,面露愧疚之色,道:“老哥,我道行尚浅,这事真帮不上忙,你还是找道长吧。”

  “道长?”李建设的父亲看了我一眼,露出难以抉择的神情。我心中暗自窃喜,但表面上却未露分毫,更没有一口答应下来。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同样的道理,我若表现出极为热心的样子,必定会惹人怀疑。

  要知道王先生的到来,业已打乱了我的所有部署,虽说,他和林珑演配合我演了一场戏,但我知道李建设的父亲已经有所怀疑,否则的话,他不会绝口不提找我帮忙之事。

  站在一侧的林珑似乎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她诱人的红唇微微一抿,美目中泛起潋滟波光,转头望了我一眼,轻声道:“师兄,一事不烦二主,这地穴既然是王先生所点,理当让由他出手化解。”说到这里,她迈开修长的双腿,走至我的身边,挽住我的胳膊,笑道:“你还是跟我回山吧,几年不见,师傅挺想你的。”

  以退为进,这是跑江湖惯用的伎俩。

  林珑一说离开,王先生立即就知道她打的是什么算盘。当下也不多说,双手一拱,冲李建设的父亲微微一礼,道:“老哥,保重,我先行告辞了。”言罢,迈开大步,转身便走,且一边跑一边大叫:“仙子,道友,等等我。”

  我和林珑相继离去,王先生再来这么一下釜底抽薪,撒手不管,原来有些犹豫不决的李建设的父亲,顿时慌了神。

  他这一慌却是坏了,不但将先前我和王先生针锋相对的事情忘了,甚至连那份仅有的小心,也被他抛掷九霄云外。

  我在悍马车的倒车镜中,看到这一幕,心道:“这老家伙终于忍不住了。”

  果然未出我所料,王先生刚坐上悍马车,李建设的父亲便大叫了一声:“等等。”

  听到老人那略显慌张的声音,我微微一笑,转头望去,只见这位年过六旬的老人,扭动着发福的身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一闪即至。

  追到跟前的他,弯着腰,双手扶住膝盖,大口的喘息着。也许是多年未从事体力劳动,短短的二十米距离,他足足喘息了三五分钟时间,依旧是没有直起身子。

  对于他的到来,我们三个人心知肚明,无非是想请我出手相救。不过,我们谁也没有点破,即便知道他的目的所在,我依旧是装模作样的问了一句:“不知施主叫主我等,所谓何事啊?”

  李建设的父亲见我明知故问,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不过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转而换上一副堆满笑容的面孔,道:“王先生,咱们十年未见,您急着走做啥,留下来迟过饭再走吧。”

  “靠,不是找我的!”我暗自叫骂了一声,转头望了王先生一眼,王先生笑了笑,道:“老哥,我还有事,下次吧。”

  老人见王先生执意要走,脸色顿时为之一变,沉声道:“不知道王先生昔日许下的诺言至今是否有效?”

  诺言?我和林珑身子一僵,齐齐将目光锁定在王先生的身上。王先生双目一凝,随即点点头,道:“我的承诺永远有效。”他顿了顿,深吸一口气,继而说道:“十年前你救了我一命,当时我答应了帮你三次,第一是你提出来帮你父亲选阴宅,第二次是为你布置阳宅风水,这第三次,你想让我做什么?”他的这番话,看似在询问李建设的父亲,暗地里却给我们交了个底。

  我和林珑相视一眼,心中陡然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李建设的父亲闻言哈哈大笑,道:“既然王先生说话算话,那么我想请你帮我解决阴宅的风水问题。”

  “你确定?”王先生眉头紧锁,沉声问道。

  李建设的父亲重重的点点头,再次重申了一遍:“请先生帮忙解决阴宅问题。”

  王先生见他态度坚决,当下也不相劝,话锋一转,沉声道:“好,我答应你。但是……”说到这里,他目光似刀般的掠过老人的脸颊,落在坟头之上,一字一顿,道:“阴宅的问题解决之后,你李家跟我再无半点瓜葛懂么?”

  “我懂!”李建设的父亲紧捏双拳,咬咬牙,深吸一口气,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重重的点点头,道:“请先生实践诺言吧。”

  “不好!”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听到耳边传来王先生那低沉,且痛苦的声音:“你家阴宅其实没有什么问题。”

  我猛的抬头望去,只见林珑一脸震惊的望着王先生,眼中流露出一线杀机,而王先生却视若无睹,依旧是侃侃而谈:“挖井是耗尽灵气,栽树是让你家阴宅不见天日,这个道长是想害你……”

  “什么?”

  “闭嘴!”

  他的话尚未说完,便被两声厉喝所打断,而声音的来源分别是李建设的父亲和林珑。两人虽是同时呵斥而出,所表达的意思却各不相同,李建设的父亲是震惊,他实在想不通我为什么要害他。而林珑则是愤怒,她也没有想到这个王先生却在最为关键的时刻,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王先生面对暴跳如雷的两人,无奈的摇摇头,长叹一声,道:“李施主,承诺我已兑现了,告辞!”说罢,他拉开车门,跳了下去,转身朝林珑抱拳为礼,口中道:“仙子,此事我有苦衷,万望见谅,他日必定登门谢罪。”

  言罢,头也不回,转身便走,眨眼间功夫消失在下面的密林之中。

  王先生一走,李建设的父亲便指着我的鼻子,质问了起来:“你这道士,我李家跟你无冤无仇,为何要下此毒手?”

  “无冤无仇?”我冷冷的望了他一眼,事情到了这般田地,想忽悠他明显是没有那个可能。当下,我也懒得跟他啰嗦,沉声道:“你问问你的好儿子李建设吧。”

  “建设?”李建设的父亲脸色骤变,一连退了三步,惊呼道:“你……你,就是那个害我大儿子富贵的凶手,柳……如……风?”

  我见他识破我的身份,也懒得跟他纠缠,冲林珑一挥手,道:“走吧!”

  林珑点点头,立时发动车辆,李建设的母亲见状,连忙从旁边摸起一个石头,用力的砸在车窗玻璃上,只听“咣当”一声脆响,玻璃瞬间被砸碎。但,她似乎并不解气,再次搬起一个石头,而这时,林珑的车子却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嗖的一声窜了出去。

  李建设的母亲狠狠的将石头扔在一边,两手叉腰,骂道:“这天杀的狗道士……”她的话尚未说完,便被老伴一声训斥所打断:“骂人有什么用,明天跟我去趟西九华,找一下鸿宇法师……”

  。看W正√版章(#节(~上酷“G匠a网}

  听着风声中隐隐传来的对话声,我眉头微微一皱,西九华位于皖南中部,位于芜湖和巢湖交接处。传闻此处曾是地藏菩萨选择道场的第一站,据说当年地藏王菩萨来到此山,决定在此建设庙宇,无奈此山地基太软,在菩萨降临之时,一不小心将山峰踩踏,无奈之下,菩萨这才选择九华山作为道场。而此地后人为了纪念菩萨,在这座山峰山建立了一座庙宇,俗称西九华。

  林珑似乎也知道西九华的传说,她轻轻的拍打着方向盘,道:“柳兄,这鸿宇法师不好对付,你我还是尽早做好准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