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由远至近,如雷霆滚滚而来,眨眼间功夫从远处走来一人,但见此人年过五旬,步伐矫健,手拿罗盘,着一身大红色唐装。

  这人一到现场,李建设的父母便迎了上去,叫道:“王先生,您怎么来了,也不事先打个电话。”

  “刚到了你家,听村里人说,你来这了。”被称作王先生的唐装老人,三两步走到老人的跟前,一把握住他肥大且粗糙的双手抖了两下,道:“老哥,咱们快有十年没见面了吧。”

  李建设的父亲点点头,咧嘴一笑:“是啊,时间过的真快,这都十年了!想当初您替我父亲找了这个风水宝地……”风水宝地四个字一出口,他的脸色陡然一变,转头望了一眼祖坟的位置,道:“王先生,这位道长说,当初您选择下葬的时间不对,您怎么看?”

  看到这个情形,我暗叫一声不好,敢情这个老头就是当初点穴的那个地师。常言道:同行是亲家,同行是冤家。地师本就是混饭吃的行当,我在他点的地穴上评头论足已是犯了大忌,更何况我还是胡说八道一番。

  功归于溃!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事实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个王先生并没有当场揭穿我的谎言,而是淡淡的望了我一眼,问道:“道友是那派弟子?师承何人?在何处清修?”

  不问对错,只问师承来历,很明显这个王先生也是胆小怕事之人,生怕得罪了大派弟子,惹下祸端。

  我笑了笑,抬手施了一个道教的礼节,口中道:“无量天尊,贫道师出逍遥门。”逍遥门,这是林珑的门派,虽然我可以冒充茅山派,天师教的人,但面对一个不知根底的人,我不敢随意说出这些众所周知的门派,即便我怀中揣着龙虎山的皈依证,我也不敢自认是天师教的人,万一他一问我师傅,顿时便露出了破绽。而逍遥门则不同,它是仙门的支派,知道的人并不多,只要他问,我可以随便捏造一个名字。

  “逍遥门?”王先生怪异的望了我一眼,疑惑的问道:“逍遥门的人,大多数我都认识,怎么没见过你?你师傅是谁?”

  投石问路,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不过,我也不敢确定他是否真的就认识逍遥门的人,毕竟巧合这东西属于狗屎的玩意。为了避免露出破绽,我微微一笑,道:“贫道一直云游在外,你不认识也正常……”说到这里,我见王先生面色一冷,已然出现暴走的迹象,连忙抢在他前头,道:“既然王先生对我逍遥门比较熟悉,想必认识我的师妹林珑吧!”

  林珑之名一出,王先生顿时为之愕然,眨眼间功夫他哈哈大笑,道:“你若说别人也就罢了,可林珑仙子我却是再熟悉不过了,没听说她有什么师兄弟。”言罢,他冲李建设的父亲,叫道:“老哥,这人是个骗子,你莫要相信他的话。”

  “骗子?”李建设的父母面面相觑,转头望了我一眼,露出难以抉择的表情。想想也正常,一个是昔日为他父亲选择佳穴,提供风水庇佑的地师,一个是表露出匪夷所思手段的我,他一个普通山民那里能够分辨的了其中真假。

  我见王先生坏我好事,决定倒打一耙,就在此时,忽然传来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只见一辆悍马,风驰电掣般的驶了过来,稳稳的停在了旁边的山路上。

  当我看到这辆轿车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正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一位王先生已让我焦头烂额,倘若再来一位,岂不是我的计划完全要落空。

  车门开了,最先看到的是一双鞋跟七厘米高的靴子和那修长的双腿。

  这双腿很细,很漂亮,包裹在黑色的丝袜中,显得极为诱惑,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被这双美腿所吸引,就连身为女人的李建设母亲也不例外。

  紧接着,拥有那双美腿和长靴的主人出现了,她穿着一身黑色的修身套装,超短的小裙,无比的彰显着女人内在的魅力和外在的狂野,饱满挺拔的酥胸,纤细的柳腰,圆翘的丰臀,构成一幅优美绝伦的曲线。

  当然,她除了脸蛋精致美艳之外,最吸引人的还是那双腿,修长,骨感,优美……堪称完美无瑕。只要是个男人,我相信都会醉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甘愿做她裙下之臣。

  “林珑!”

  看到这个美女的一瞬间,我无奈的摇头苦笑,暗叹一声这个世界太小,来人正是与我联手破除李富贵家风水的林珑。对于她的突然到来,我十分好奇,可现下有外人在场,也不便多问,只得待立一旁静观其变。

  “林珑仙子,你来晚了啊!”王先生从惊艳沉迷中缓过神来,笑着迎了上去,道:“仙子今天可真漂亮。”

  “怎么?你说我今天很漂亮,难道以往很丑么?”林珑伸出芊芊玉手,轻轻的整理了一下因开车而变的有些褶皱的衣襟,一出口便颠覆了她在我心中的印象。

  看i|正n,版章节9上√酷匠k网

  “不是,不是,仙子你每天都很漂亮,不,不,你一天比一天更漂亮。”先前嚣张跋扈的王先生,在强势的林珑面前,明显矮了一截。

  当然,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位王先生是忌惮她身后的实力。

  林珑不可置否的笑了笑,没有理会王先生的恭维,而是直接朝我走了过来,。站在一旁的王先生,连忙站了出来,道:“仙子,这人说是你的师兄。”

  “师兄?”林珑微微一笑,一对修长且迷人的媚眼略带疑惑的盯着我看了一眼。我无奈的摇摇头,道:“柳叶如风,独自飘零,师妹,这才多久不见你就认不出来我了?”

  “是你?”林珑双眉一挑,那双明媚如秋水般的大眼,满是惊讶的神色。我点点头,再次重申了一遍:“是我。”

  林珑也是聪明人,他见我没有说出姓名,立即意识到有所不便,微微一笑,便顺着我的话茬,说道:“师兄,多年未见,一时间没有认出来,还请见谅。”

  假,实在太假!

  但,假话在适当的时候说出来,永远比真话要有效。就拿现下这种情况来说,我急需要一个合理的身份,来证明我先前所言非虚,以便打消李建设父母的顾虑和疑惑。

  我见林珑认可了我的身份,随即装模作样的摆摆手,道:“无妨!”

  对于林珑此人,我没有过分的想法,我承认,她年轻,漂亮,有钱,按照现下的网络术语来说,是典型的白富美,也是众多男人心中的女神。但,我却提不起兴趣,一来,她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二来,师傅的警告如利剑一般悬在我的头顶。

  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有今日的下场,跟她有一定的关系,当日里,要不是她决意要至李富贵与死地,我父亲、弟弟也不会受伤,更不会背井离乡,以此来躲避李建设的报复。

  不过,对于她能够配合我演好这场戏,我还是由衷的感谢。

  常言道:人嘴两张皮,咋说咋有理。这王先生一听林珑认下了我这个“师兄”,微微一愣,心知是假,可依旧是拱手为礼,一脸愧疚之色,道:“道兄对不起,先前我不知道你是仙子的师兄,还望见谅。”说罢,一揖到地,我连忙上前架住他下拜的身子,口中连称不敢。

  就在我二人假意客套之时,站在一旁的李建设父亲开口说话了,而且一开口就抛出一个难题:“王先生,道长说下葬的时辰不对,你说道长是骗子,我到底相信你们那个?”

  这个问题的确有些犀利,说我是错的,肯定不行,破不了风水,即便报了仇,若干年后,同样会再次上演李建设找我报仇的场景,这不是我想要的,也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说王先生错了的话,同样也不行,作为地师来将,寻龙点穴本就是混饭吃的行当,这要传出去,损了颜面不说,丢了饭碗都有可能。

  就在我苦苦思索怎样应对之时,王先生叹了一口气,面露愧疚之色,三两步走到李建设父亲跟前,道:“老哥,你昔日对我的救命之恩,我感激万分……”说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道:“这个穴位我的确是算错了下葬的时辰。”

  李建设的父亲张着巨口,一脸震惊的望着王先生,很显然对他前后的反应感到十分意外,且有些疑惑。王先生似乎明白他心中所想,摇摇头,道:“老哥,我先前说他是骗子,是因为怕丢了颜面,丢了饭碗,还请你见谅。”

  话说到这个份上,即便李建设的父亲心中有些怨恨,也没有任何办法,他对王先生有救命之恩不假,可人家给他点了阴阳宅院的风水,让他李家从一个穷的叮当响的家庭,一跃为方圆百里的首富,已然是还清了这份恩情。

  更何况,他现不顾颜面主动的说出了事情的真相。是以,他的话一说完,李建设的父亲连连摆手道:“王先生,你也不用自责,这事不怪你,我们能够理解。”

  李建设的母亲刚想说几句,便被自家老头子狠狠的瞪了一眼,吓的她缩了缩脖子,连忙转移话题:“道长,那现在怎么办?你帮忙给弄一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