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李建设父亲的询问,我笑了笑,解释道:“青阴砖,就是青砖。”

  “原来是青砖啊!”李建设的父亲摸摸脑袋,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随即拱手为礼,口中道:“道长,您接着说。”

  我点点头,再次将所需要的东西说了出来:“四块青阴砖,瓦罐,三块槐木,海金沙,红绳,黄表纸……”

  四块青阴砖,瓦罐,三块槐木,海金沙,红绳,黄表纸,生辰八字,这是阴鬼棺这个法术所需要准备的东西,也是我准备用来对付李建设一种害人法门。

  交代完所需要的物品之后,我怕李建设的父母一时间记不下这么多东西,于是提出去他家一趟,李建设的父亲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下来。

  在他的带领下,我来到了李建设的老宅,这是一个位于村子西头的两层小洋楼,占地面积约一亩地左右,有花园,车库,还有一个不大的小池塘,完全符合阳宅的风水,一看就知道这是出自地师的手笔。

  不过,唯一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一条道路笔直地向房子冲来,在堪舆中这叫箭煞,不吉。如果是寻常人家有箭煞,也许我不会在意,但,这个宅子明显是请了地师回来看过风水,出现这样的状况,实属不该。

  可转念一想,我随即释然,在当今社会,很多挂着某某头衔的大师实在太多,指不定这个阳宅的风水就是那个棒槌大师所为。

  站在我旁边的李父,见我盯着宅子对面的一条马路愣神,似乎明白我心中所想,笑了笑,道:“道长也看出来这箭煞了?”

  “呃……”我颇为诧异的望了李建设的父亲一眼,奇道:“你也懂堪舆之道?”

  李建设的父亲连连摆手道:“道长你说笑了,这个箭煞是前些年为我家看风水的师傅说的。”说到这里,他似乎为了证实自己并未说谎,伸手指着门头上的一块匾额,道:“那个师傅放了一道什么符在那个后面,说是可以挡煞的。”

  酷h匠v网唯x一l正版,;其他}都是◇盗版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门头上方挂着一块匾额,上书两个鎏金大字,李宅。看到匾额的一瞬间,我忽然油生一种不祥的预感。从风水布局,到化煞之法,无一不昭显了李家曾受过高人的指点,换一句话说,李家今日的富贵与那位地师也有一定的关系。

  阳宅如此,阴宅可见一斑。

  不过,我并没有因此放弃杀死李建设的念头,反而更加坚定了信心,他李建设一日不死,我一日寝食难安。

  至于那个地师,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无论他是谁,是何背景,与李建设家有何关系,都无法阻止我复仇的念头。

  不过,他的出现让我有了一个新的决定:先破除李家的风水,再作法杀死李建设。

  破风水,这是我刚刚想到的一个问题。

  李家财大气粗,还有后人,倘若我一旦杀死了李建设,短则五年长则十年,他的后人长大成人,定会找我寻仇,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因此破除风水,令其家道中落,沦为穷人志在必行。

  破风水在外人的眼里,也许难度性很大,但,对我来说,没有丝毫的难度,在我接受的传承中,镇破之法多过禳解术。通俗一点,就是害人的法门,远比救人的东西要多。

  随后,我随便找了一个由头,进入了李家的阴宅。

  这是一个依山伴水的好去处,在江西喝形中称之为:没泥龟形地。

  “模样不现没泥龟,落在平阳田内奇。穴向两边肩内取,儿孙富贵佩金鱼。”这是对于没泥龟形地的解释,意思就是说葬在这块风水宝地上,子孙后代会大富大贵,并且还有当官的。

  看着李家的阴宅葬在如此风水宝地上,我不禁暗暗的皱起了眉头,这样一个风水宝地,点穴的地师不可能没有告诉李家诸人,我想重新给他点个地穴明显不行,整不好,还会弄巧成拙,引起诸多猜忌,不利于后面的开坛做法。

  “道长,怎么了?”李建设的父亲看我盯着坟头沉默不语,连忙出言询问。我摇了摇头,随便敷衍了一句:“等等,我再看看。”口中虽是如此答复,可我心里却在苦苦的思索着破解之法。

  在我接受的传承中,镇破阴宅的法门很多,比如说,五鬼拍棺,白虎血煞食,黑龙过膝等等,但无一不是极其残忍的法门。就拿五鬼拍棺来说,它是以特殊手法祭炼四十九日,按其家震巽离坎艮兑长男长女中男中女少男少女,各人在坟地的排列位置,埋藏加咒语施法,效验在二十一日后显效,其家接二连三惨死重丧,按五五之数,二十五天死一人,直到死绝为止。

  再有就是白虎血煞食,同样也是断子绝孙的法术。

  这种极其残忍的法术,我不想用,也不敢用。

  想了半天,我决定运用一门叫追魂手的法术,它是以特殊的手法加以祭炼,然后将风水庇护嫁接与他人。可一想到这个法术需要一个活人的手掌,我不禁有些气馁,莫要说现下是法制社会,砍人手掌属于违法行为。就是抛开法律这条不说,随便砍下一个手掌也没有任何效果。

  这里边的禁忌太多,仓促间根本找不到符合条件的手掌,再者来说,就算我找到一个整日里想改变命运的懒汉,告诉他我可以令他的子孙后代享受富贵荣华,他也未必会信,毕竟在崇尚科学的如今,风水一说大多数人不信。

  思前想后,我决定使用温和一点的方法,在坟墓的后方打上一口土井。井为耗尽龙脉,贵气外露,这么做的目的是耗尽宝地的灵气,让其无法提供风水庇护。

  打定主意后,我故作神秘的叹了一口气,连连摇头,直到李富贵的父母脸色不停变幻,大汗淋漓,这才指着坟头,道:“如此佳穴,可惜下葬的时辰不对,否则你家也不会出现如此局面。”

  不说风水宝地有问题,只说下葬时辰不对,这是我玩的一个小手段,也算是抛砖引玉,目的就是为了混淆视听。

  一切果然未出我所料,李建设的母亲听我这么一说,当场急了:“时辰不对?那现在怎么办?”

  相对于她的表现,李建设的父亲则冷静了许多,他疑惑的望了我一眼,道:“这还有讲究的?”

  “当然!”

  我点点头,当场我给他讲述了一个我亲身经历的事情。那是03年的时候,我刚跟师傅学道,他一朋友父亲死了,于是选择子山午向之地葬父亲,选用癸未年农历八月十二日申时进葬。我师傅知道后,连忙劝阻,可是这人仗着自己也是地师,结果未听我师傅的劝告。

  葬后到甲申年二月,己未年命之子(老二)因替朋友打架,打死人而当天投案犯官。

  从择地到选时来看,子山透癸壬,为干犯羊刃,壬在时干儿子宫,壬为坎水为老二,老二有灾,灾从何来,地支辛酉申申连成一片,围克甲木,太极转换以时柱来看,日柱便是兄弟宫,因申酉生壬水故替朋友打甲木,将甲木处于死地,甲申年为应期。

  所以说,下葬的时辰也十分重要,稍不注意就会引起祸端。

  李建设的父亲一听地师都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再一联想起家中发生的诸多事情,脸色陡然剧变,瞬间将昔日那位地师的叮嘱抛掷有脑后,急切的问道:“道长,那现在怎么办?有没有什么补救的方法?”

  “好办!”我指着坟头后放,道:“在这个位置挖上一口土井,再在两侧栽上一排樟树即可。”

  井为耗尽龙脉,贵气外露,挖井是为了耗尽宝地的灵气。而栽树的目的是为了遮住坟墓,按照堪舆中的说法,坟墓常年在阴暗角落里,被树木或高大建筑罩住,容易出憨傻之人。

  耗尽灵气,让其出呆傻之人,目的只有一个,避免李家后人找我寻仇。

  当然,我还可以采用更为狠毒一点的办法,那就是将井往坟后挪动一点,在堪舆中这叫踏破化石脑,伤成年人。意思就是说,如果有小路从井跟前经过,会出现二十至三十岁连续死亡的青年人。

  不过,我并没有这么做,否则的话,无需镇破之法,只要改变坟前的水水形,则会令李家后人红杏出墙,更甚者会出现妻杀夫的现象。

  杀人之法千百种,无论是顶心砂,还是踏破化石脑,又或者是卷廉水,均可以令李家焦头烂额,无心找我寻仇。但,我不想这么做,我不是李建设,连累妻儿老小,祸及子孙后代的事情,我做不出来。

  李建设的父亲听说补救之法是栽树,挖井,心中虽有疑惑,但也不敢明言,随即问道:“道长,挖了井,栽上树就可以救我儿子了是吧?”

  “嗯!”我点点头,有些心虚的望了老人一眼。凭心而论,骗一个年纪比自己父亲还要大的老人,我有一种罪恶感。但,一想到李建设的所作所为,些许的愧疚和不安,顷刻间化作无边的愤怒。我冷冷的扫了一眼站立一旁,略显慌张两位老人,沉声道:“阴宅的风水化解之后,我再帮你儿子做一场法事即可。”

  “多谢道长。”李建设的父母听说儿子有救,当即大喜,连声称谢。就在此时,忽然从旁传来一声厉喝:“哪来的野道士,竟然跑到此处撒野,莫非是当我好欺不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