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指的有问题,并不是指这个房子的风水有问题,而是这个房子很可能在建造的过程中被人动了手脚。在我们老家那个偏僻的小山村,流传着一个古老的规矩,但凡是请木匠、瓦匠动土兴建房屋时,必须要好酒好菜盛情款待。如若不然,万一遇见那种存心不良且小肚鸡肠的工匠,便会暗中在房子上做手脚,引鬼祟入屋,轻则主家遭遇官事缠身,重则家道败落,怪病缠身,家破人亡,命丧黄泉。

  或许在现下这个崇尚科学文明的时代,这样的迷信说法几乎没人相信,但事实它却是真实存在的。它起源于古代巫术,元代以后传播的更为广泛,在业内这种法术被称之为“木工厌胜”,也有“下算”一说。相传这些害人的伎俩一般都是手艺精湛的工匠所掌握,而这种厌胜术的传承只能通过师徒或父子传承沿袭至今。

  就像《鲁班经》中的黑符咒一样,都是害人的法门。就拿我在南京玄武区遇到的一件事情来说,就是典型的“木工厌胜”之法,而且还是《鲁班经》中的黑符咒。

  那是去年夏天的时候,当时我在一个朋友家中做客,其中一个姓王的老板讲了一个极为有趣的事情,说他的卧室,不管任何人只要住进去,半夜的时候就会尿床。起初的时候他也不信这个邪,可是后来家中男女老少,外来的亲戚朋友只要住进去,无一幸免,最后那个屋子就再没人敢去住了。王老板说完,叹了口气,惋惜道:“别的倒无所谓,只是可惜了我花重金收来的那张古床。”

  听了王老板的讲述,我好奇心大起,顿时萌生了一探究竟的想法。随后,我提出要在房子里过夜的请求,王老板二话没说,便答应了下来。

  进了他家这才发现,原来这王老板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钱人,住着300多平米的复式楼房,装修成欧式风格,高端,大气,上档次。他带着我来到他的卧室门口,推门进去,屋子并未有什么异常。

  最显眼的便是他所说的花重金得来那张古床,完全与屋子里的欧式风格格格不入。那是一张极为古老的楠木架子床,做工考究,一看便知是古物,看样貌差不多是清代的东西,流传上百年,却保存完好。

  据他讲,这个床是他费了好多功夫才从一个山村农家收购而来,当时那位主人说什么也不卖,最后迫于他的实力,无奈忍痛割爱。

  当夜我便睡在了这间屋子,说来也怪,到了子时,睡梦中的我,忽然听到一阵嘘嘘声,那声音如梦如幻,给人一种儿时被母亲把尿的感觉。我猛的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腾然间却发现床前站着两个黑影。睡眼朦胧的我,顿时惊起了一身冷汗,我揉了揉酸涩的眼睛,仔细一瞅,这才发现站在床前的黑影是两个手持粪瓢,且长相十分丑陋的木偶。

  看到这个情形,我微微一愣,连忙自面前画出一道护身结界,大声喝道:“何方妖孽,竟敢在此装神弄鬼,莫非当我好欺不成?”那木偶见我醒来,转身钻入了床底,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从床上跳了下来,找了半天,最终在床板的夹层内发现了两个手持粪瓢,似人似鬼,且刻了咒语的木偶。最后找到这个床的主人一问,这才得知其中缘由。原来这床的主人不想割爱,又迫于无奈,于是便找了一个懂黑符咒的木匠刻了两个手持粪瓢的木偶藏于床下的夹层中。到了晚上,这些木偶便出来作祟,让人在睡眠中尿床。

  !更F新9u最"¤快|#上s酷匠2◇网

  诸如此类的害人法门还有很多,有的木偶会发出像人上楼梯一样的咚咚声,或是风拍打窗户的声音。有胆大的,听到声响,起身探究时,外面无声无息,一回到床上刚睡下,便又听到声音。总之,让屋主不得安宁,久而久之,便会产生幻觉,幻听,疑神疑鬼,甚至成为精神病人。

  正所谓,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凡是遇到这种情况的人,先要反思自己,自己没有鬼,引不来外边那个魔,四平八稳,心平气和,一身正气,天上地下都不怕,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做事,神鬼都会敬重你。

  这就是人世间因果大律,强买是因,报应是果。

  就拿妇人儿子,媳妇相继死亡一事来说,我认为不会没有原因的。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一个身怀异术的高手,闲着蛋疼去谋害一家普通百姓。就像我对李建设的恨,若不是他先伤了我父亲和弟弟,再拿我的母亲作为要挟,我绝对不会处心积虑的来到他的家乡。

  看着一脸担忧之色的老妇人,以及充满好奇心而尾随而来的众人。我重重的清了清嗓子,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我。我抬头看了看房梁,吩咐道:“去取个梯子过来!”

  “拿梯子?”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疑惑的望着我,探究的问道:“道长,要梯子做什么?”

  随着小伙子的发问,现场众人无一不漏出疑惑的神色。我笑而不语,故作神秘的指了指房顶,众人顺着我所指方向望去,只见房顶横梁之上,有一块红布系着一把筷子和几根早已干枯许久的柏枝。

  用红布系筷子和柏枝是农村建房子封顶时的一种习俗,图个吉利。老妇人见我指着梁上的东西,不解的问道:“道长,难道这筷子有问题?”

  她的话音一落,唏嘘声,质疑声一浪高过一浪,都叫嚷着:“这也太扯了,筷子能有什么问题,又是糊弄人的!”

  “我家屋顶也有这些东西,怎么没见出什么问题?”

  “就是,就是!”

  ……

  听着众人的质疑,我并没有出言辩解,依旧指着房顶,道:“有没有问题,拿个梯子过来,取下来一看便知。”

  众人见我心有成竹,言辞凿凿,都想一探究竟。在老人们的吩咐下,几个小伙子很快搬来了一个很长的梯子,有两个小伙子自告奋勇的爬上了屋顶,取下了那红布包裹。

  很快,那系着筷子和柏枝的红布包裹便在众目睽睽之下送到了一位老者身前。这位老者,年近花甲,满头白发,表情威严,一看便知是村中举足轻重的人物。老者将包裹拿在手中翻看了一下,未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便把包裹放在石桌上,问道:“道长,现在要怎么办?

  我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道:“打开!”

  众人早已迫不及待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一下子把石桌围个水泄不通。老者拿起剪刀,剪开系着的红布,哗啦一声轻响,数十根筷子一下子散落下来,与此同时,围观的人群中,突然一声惊呼:“宝剑?”

  “这筷子里怎么会夹有一柄木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众人疑惑嘘唏的表情,我暗暗点头。所有的人都喜欢看热闹,若不出我所料,不消半刻,房梁上发现木剑的事便会传遍整个村子,甚至十里八村。知道的人肯定都会过来看热闹,我相信李建设的父母必然也在其中之列。

  到时候,我略施小计,便可以得到村民的信任,相信想取得李建设的生辰八字不会太难。

  就在我思量着如何能从李建设父母口中套出他的生辰八字之时,一直站在旁边的老妇人打断了我的思绪,拽着我的胳膊,问道:“道长,您快告诉我,这木剑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老妇人的提醒后,我才想起还没仔细看那木剑到底有什么玄机。这木剑比平常用的筷子略短,宽约二指,通体呈暗红色,上面刻有铭文,一看便知是颇为邪恶的东西。不用多想,老妇人的儿子和媳妇之死,肯定与它有关。

  老妇人见我盯着木剑看了半天,并未说话,再次叫了一声:“道长!”

  我抬头看了一眼她焦急的模样,拿起那柄木剑摇了摇,道:“这东西就是害你家儿子、儿媳枉死的罪魁祸首!”老妇人不可置否的盯着我手中的木剑,陷入了沉思。先前那个颇有威望的老者开口询问:“道长,您说这柄木剑害的老张家家破人亡,可他家平时为人和善,从未与人结怨,建房的木匠为何要用这等手段害人呢?”

  老者的这句话也正是老妇人想问的话,在场的所有村民也迫切的想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老妇人坐在凳子上,喃喃自语:“不可能,他为什么要害我家呢?”

  “为什么?”我淡淡的看了老妇人一眼,道:“这就要您自己好好想想,有没有做过得罪他的事。”

  老妇人好像陷入了深思中,想了想,又摇了摇头,道:“真的没有啊,从他到我家干活开始,都是好酒好菜的供着,也没少给他一分工钱。”说话间,她本是疑惑的表情,突然为之一变,再次念道:“好酒好菜,好酒好菜······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两句之后,她蹭的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看着一惊一乍的老妇人,我不禁有些疑惑,而这时,她忽然大哭着叫骂起来:“这个挨千刀的,老娘我今天跟你拼了,还我儿命来!”

  哭骂间便冲进了厨房,抄起案板上的菜刀,连在一旁吓哭的孙子也不管不顾,便向门外跑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