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阳宅风水

  看着热情高涨,以及陆续前来凑热闹的众人,我暗暗的皱起了眉头,人多并不是好事,至少到目前为止我没有发现李建设父母的身影。

  一想起接下来就要为这么多人算卦,我顿时觉得有些头疼。

  “莫非李科长给我的信息不准确?”我暗自腹语了一句,再次打量了一番围观的人群,可结果却令人十分沮丧,我依旧没有发现李建设的父母。

  而这时,围观的人群越聚越多,那些闻讯赶来的妇人,隔着老远就叫喊了起来:“道长,我男人出去一年了,电话也打不通,人也没回来,帮我算一下他是不是跟人跑了。”

  “道长,我家母猪每次下小猪没几天就死了,你帮我算一下,看看是咋回事。”

  ……

  妇人们求测的问题,可谓是五花八门,上至购买彩票,下至鸡毛蒜皮的小事,我顿时觉得有些头疼。

  不算吧,已是骑虎难下,不太现实。算吧,人数过多,耗时太久,再加上不着调的问题太多。我想了想,最后决定玩一个手段,那就是一日三卦,只算两天。这样一来,我既可以在山坳村多逗留一天,又可以摆脱村民们的纠缠。

  谁知,我将一日三卦的规矩说了出来,现场立时炸开了锅,有人说:“道长,帮我算吧,我出一百块。”

  “我出两百。”

  “我出三百。”

  有了第一个人出价,很快第二个,第三个,甚至第四个人都效仿了起来。于此同时价格也越来越高,眨眼间功夫,竟然被炒到一千块的高价,而且这个价格还在持续上升。

  很显然,今日仅有的一卦,谁也不愿错过。因为在此之前,我看过一次相,算了一次卦。

  就在这当口,一个年纪约莫五十岁上下的妇人,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孩童走了过来。她一到现场,便噗通一声跪倒在我的面前,大声哀求着:“道长救命啊,求求您救救我的孙子吧!求您了!”

  面对突然其来的一幕,我不禁有些茫然,连忙伸手将妇人扶了起来,疑惑的问道:“大妹子,你这是……?”

  妇人尚未搭话,围观的众人便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可怜哦,一家子就剩这么两个人了。”

  “谁说不是呢?张大娘一家为人和善,落得如此下场,真是老天瞎了眼。”

  “真是作孽哦,这么小的孩子就没了爹娘,可怜哦!”

  ……

  听着众人的议论,被称作张大娘的妇人,睁开暗淡无光的双眼,环顾了一下围观的众人,恳求道:“各位叔叔婶婶,大哥大姐,能不能将算卦的机会让给我?”

  她的话一出口,原先争论不休的众人,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她见众人答应下来,连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破旧的手绢,打开后,露出两张皱巴巴,且布满汗水的百元大钞,捧到了我的面前,一脸担忧的说道:“我只有两百块钱,你能不能救救我的孙子?”说着,她又跪了下来,我急忙将她扶了起来,问道:“你的孙子到底是怎么了?”

  妇人见我不要钱,以为是嫌少,正欲诉苦一番,突然听到我问起她孙子的事情,于是主动交代了事情的始末。

  这事还得从三年前说起,三年前,她在城里打工的儿子,挣了些钱,然后回老家盖了栋新房子,结果房子盖好没多久,儿子便无故死亡,到了第二年,媳妇也死了。

  两人无病无灾,死的十分离奇,且死亡时间相隔十个月,一天不多,一天不少,显得十分诡异。但,妇人并没有往心里去,她一个普通村妇,一不识字,二没有太多的心眼,唯一的念头就是将孩子拉扯大。

  不止是他,就是整个村子,谁也没有在意两人的死亡另有玄机。无独有偶,两个月前,一个过路的地师道出其中缘由,他说,妇人家中的风水被破,儿子,媳妇是被害死的,就连这个孙子也不例外,撑死也不过是活到年底。

  妇人一听,以为是个骗子,便没有搭理他。那个地师见状,也不勉强,丢下一句,得遇高人便求救的偈语,当即离去。她人这时,才反应过来这个地师不是骗子,等她追了上去,这才发现一切为时已晚,哪里还能找到地师的踪迹。

  人是走了,可得遇高人便求救这句话她一直铭记于心,每每村子里来了算命的,看相的,她都跑过去求救,可结果无一不是高兴而去,失望而归。

  就在不久前,村里来了一个和尚,她又跑去求救,结果被骗了家中仅有的一万块钱。

  妇人说到这里,已是泣不成声,而我则是眉头紧锁。在她的叙述中,我得到一个信息,那就是山民们十分淳朴,很好骗。

  和尚是个骗子这一点无需置疑,从小伙子提到和尚,村民们愤怒的表情可见一斑。至于那个地师是不是骗子,我没有看过妇人阴阳宅院的风水,不敢随意乱下结论。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她的儿子,媳妇死亡的确另有蹊跷。

  无病无灾死去,这还好说,可时间如此有规律,明显不是巧合。在我接受的传承中,也有类似的法术,它同样令一家死绝,而死亡时间相隔为二十五天。

  “难道有朱前辈这样的高人,再现皖南?”我环顾了一眼村子的方位,暗自嘀咕了一句。我口中的朱前辈是民国事情牛叉到极致的人物,本名朱破头,传说此人八岁修道,二十岁行走江湖,一生算无遗策,被当地百姓成为活神仙。

  他本可成为受人敬仰的一代宗师,可惜被怪异体质所累,那就是一天不破坏风水,不做坏事,便头流脓脚生疮。为此他竭尽全力的破坏天下风水,至今皖南还保留着他的手笔:燕子地,雁鹅地,牯牛地,蛇蝎洼,鲢鱼地。

  鲢鱼地距离太远,我没有去实地看过,但燕子地,雁鹅地,牯牛地,蛇蝎洼,我去了不止一次,每每看到前辈高人的手笔,我不禁叹为观止。

  据说燕子地是一个风水宝地,属于一个陈姓的大户,当时朱破头前往这家讨口水喝的时候,遭到这户人家的驱赶,于是便用石头堆砌成一个蟒蛇,名曰蛇吞燕雀,自从这个风水宝地便彻底毁了。

  而雁鹅地更是风水宝地中的极品,传闻雁鹅翅膀一挥,便有一个人走出穷山沟。事实上的确如此,在雁鹅地所在的村子,历代以来出过不少人,有当官的,经商的,搞科研的,赴美留学的。直到现在隔壁村的村民们在说到孩子读书方面,还会说,不能跟他们村里比,他们是雁鹅地,出人才。

  就这样一个出人才的宝地,被朱破头挖了一个池塘,池塘是弓,塘口是箭,挖开塘口,便是拉弓放箭,短短数载,雁鹅地报废了。

  要说燕子地,雁鹅地被毁十分可惜,那么牯牛地就更令人发指,听这个村的老人们讲,在牯牛地未被破坏以前,这个村子威慑一方,无论男女均是孔武有力,可赤手与猛虎搏斗,就连土匪们也不敢光顾这个村落,由此可见民风彪悍到何种程度。

  说起打虎很多人肯定想起了武松,李逵,但那毕竟是小说,真实性有待考证。而牯牛地这个村子却真实上演了一副打虎亲兄弟的场景,据一位百龄老人讲,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哥哥徐文进山打猎,天快黑了还没回家,弟弟徐武拿着钢叉便去找他,结果发现哥哥被一只老虎扑倒在地,于是徐武便抓住老虎的尾巴,轮了几圈,砸死在旁边的一颗大树上。

  就这样一个出猛人的牯牛地,被朱破头挖走了两个卵蛋,破了风水。

  最令人不可思议的还是蛇蝎洼,这是一个最有可能化为龙穴的宝地。按照堪舆中的说法,宝地有灵,一个地穴形成需要百年,千年,甚至万年的时间,毁之不祥,有伤天和。但,依旧是被朱破头弄了三个土堆,俗称七寸长钉,钉死在地面,即便到了如今,每到阴天的时候,蛇蝎洼腾起阵阵浓烟,那是蛇蝎在挣扎,在反抗。

  妇人见我沉默不语,连忙制住哭泣,担忧的问道:“道长,是不是我的孙子没救了?”我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事实上,在没有看到她家阴阳宅院的风水之前,我的确不知道问题是出在那里。

  Xk酷#匠网@!唯o一R《正Y版,!*其S他h…都是盗~版m*

  但,又见妇人一脸失望的样子,我叹了一口气,道:“这样吧,你先带我到你家里看看再说。”

  妇人点点头,将我带到了她的家中。这是一个位于村子北边小土坡,两间楼房、一个院落,占地面积约一亩地左右。

  刚到屋子不久,尾随而来的人群中便有一个老人出言询问:“道长,看出什么问题没有?”

  “没有!”我随口答了一句。抬头打量了房子的风水格局,暗道:“从房子外表看来,造成果然不超过三年,风水格局并未相冲,没理由伤主啊!莫非是阴鬼作祟?”想到这里,我将手机关闭后从怀中摸出罗盘,测了一下,这一测顿时得出了一个转针。

  按照《罗盘奇针八法》中的解释,转针是指针转而不止,恶阴介入,怨恨之气徘徊不停,居住必有伤害。

  恶阴和怨恨之气,也许夸大其词,但煞气我却清晰的感受到了,特别是我抬头看着房顶的时候,那种感觉越来越过浓郁。

  这个宅子有问题,而且是很大的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