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陈师傅的叙述,我和杨林两人相视一眼,顿时为之愕然。李建设的出逃,对我来说无疑是个坏消息,原本我还打算今夜对付陈师傅的同时,顺便将他一并了结,然后接回父母,弟弟,可现下却失去了他的踪迹,这令我事先准备的诸多后手一一落空。

  这个结果,并不是我想要的。

  他李建设就是一条疯狗,一日不死,我便一日寝食难安。可要想杀他实属不易,抛开法律这条不说,就是想找到他本人也几乎没有这个可能。

  当然,我还可以去找那个算卦的人,问一下。不过,这个机会十分渺茫,且不说我是否能够找到此人,就算找到了,他也未必知道李建设的下落。

  最后我想了想,觉得有必要去一趟李建设的老家山坳村。因为在我接受的传承中,有一门害人的法术叫做阴鬼棺,它是以四块青阴砖,再加上命的属性,槐木,海金沙,红绳等物,根据对方生辰八字,加以施法,可以令对方顷刻间命丧黄泉。

  问八字,才是我此行的目的。

  由于平常人只知道自己的出生年月,至于时辰却是无法知晓那么清楚,所以我决定去一趟他的老家,找到他的父母,诓出他的生辰八字。

  随后,我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杨林,他听了之后,略作沉吟,道:“柳兄,实在抱歉,我还有别的事情,不能陪你同前往,还请见谅!”我笑了笑,道:“没事,你忙你的吧。”对于他的拒绝我没有丝毫的在意,因为我知道他表妹中了降头,再加上要超度血鬼,他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陪我一同前往山坳村。

  再者来说,糊弄一些山民,耍点跑江湖的手段,我一人足矣胜任。

  辞别杨林之后,我一身道袍,一个竹竿,再加上苍老的面容,踏上了前往山坳村的行程。道袍和竹竿,外加苍老的面容,这是杨林的手段,他虽说是鬼山派的弟子,可旁门这套玩意,他运用的十分娴熟,就连我看到镜子里的摸样都惊呆了,更不用说那些相信封建迷信的山民们。

  当我手提上书算命,卜卦的竹竿来到山坳村时,那些围在村头槐树下闲聊的老人们立即围了上来。其中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见我身着道破,一副仙风道骨的摸样,直接开口问道:“道长算个命多少钱?”

  我微微一笑,淡然道:“卦金随意,不灵不要钱。”

  老人见我口气颇大,立即露出意动的神色。就在这时,从旁忽然传来一个质疑的声音:“这年头林子大了果然什么鸟都有,前些天来了一个假和尚,今天怎么又来了一个道士。”话音未了,在我面前出现一个身材高大,带着眼睛,长相文质彬彬的小伙子。

  这小伙子约莫二十来岁,双手白皙,书卷气很浓,一看就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

  这小伙子一说话,现场众人的脸色为之一变,就连先前有些意动的老人,也萌生退意。我虽然不知道那个假和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眼见众人有散去的迹象,连忙从怀中掏出一本皈依证,一本傅度证递了过去,道:“小伙子,我可不是什么假道士,这是我的证件。”

  酷^匠网s首%A发

  “中国龙虎山天师道?”看着封面上的一行字迹,小伙子微微一愣,翻开证件,诧异的望了我一眼,道:“云龙子?你是龙虎山的?”

  “无量天尊!贫道正是云龙子,师出龙虎山。”看着小伙子的表情,我不露声色的行了一个道家礼节,心中却是暗暗窃喜。这两本证书是杨林特意为我准备的,上面有度师,戒师,公章啥的,外行人根本分辨不出真假。

  小伙子看了几眼之后,将证件往我手中一丢,道:“就算你是真道士又能怎么样?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年代了,算命,卜卦那套东西谁信啊?”我刚欲分辨几句,小伙子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训斥道:“中国正是有你们这些道士,和尚,才弄的老百姓有事没事,去求神问卜。”

  说到这里,他的表情一下子变的激愤了起来,甚至连言语都有些过激:“要我说,算命,卜卦统统都是封建迷信,你们这种人,都应该拉出去枪毙才是。”

  听着小伙子的言论,我有些无语。我承认的确有些一些半吊子术士,为了钱财糊弄老百姓,以至于人们对这个行当有了错误的理解,但大多数高人行事还是颇为正派的。

  不过,我没有和这个小伙子辩论。套用一句俗话,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我一个跑江湖的术士,跟他一个知识分子辩论这东西明显不靠谱。再者来说,我来此的目的是为了李建设的生辰八字,所以我必须要拿出一点真本事,来证明我自己并不是骗子。

  小伙子见我沉默不语,再次叫道:“被我揭穿了是吧?没话说了是吧?”

  “无知者无畏,年轻人你没有接触过的事情,不要乱说。”我长叹一声,淡淡的看了一眼张嘴准备跟我分辨的小伙子,懒得跟他啰嗦,直接断言道:“从面相上看,你阳根短小,为人极为自卑。”

  “你怎么知道的?”小伙子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可话一出口,他的脸色为之一变,随即恼羞成怒的指着我大叫:“你……你,变态!”阳根短小一直令他很自卑,为了不被人嘲笑,他从不敢在公共浴室洗澡,更不敢将阳根暴露在他人面前,即便是上厕所的时候,他也不敢站在小便池的位置尿尿,生怕看到别人异样的目光。

  现下见我说出他阳根短小的秘密,羞愧、自卑、愤怒的感觉顿时充斥了整个胸膛。刚欲怒及当场,腾然间想起自己根本没有在我面前展示过阳根,再一回想我先前的言语,立时目瞪口呆。

  半响之后,清醒过来的他,一脸惊恐的望着我,伸出略显粗大的手指着我,颤声道:“你从面相上看出来的?”从面相上看出生理特征,在他看来绝对是匪夷所思,比神鬼传说还要令人惊恐。

  但,事实的确如此,按照面相学上来说,男形中,鼻为阳根,可直接观察阳根的形状,如鼻长者,阳根则长,鼻短者阳根则短。鼻头是阳根的前半部位,鼻头大则代表前半部位粗大,鼻头细小则表明前半部位细小。鼻梁是阳根后半部分,鼻翼是阴囊,鼻上生痣则代表阴部亦有痣相应。

  他的声音一落,现场传来一阵哄笑声,小伙子羞得满脸通红,撇开人群,飞一般的逃了出去。

  小伙子一走,众人看向我的目光由先前的质疑,变成了钦佩,特别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显得更加虔诚。

  我本以为,糊弄一下这些老人,然后旁敲侧击的问出李建设的老家,再上门危言耸听一番。谁知就在这时,又一个大学生摸样的小伙子站了出来:“道长,我以前曾听人们说过周易预测很准现我有一事您给我测一下吧!”

  又是找茬的!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看着他挑战的眼神,我点点头答应了下来。他笑了笑说道:“我舅舅以前得过一场重病,做手术差点死去,您能测出他得的是什么病何时最危险吗?”

  小伙子的话一说完,现场的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聚集到了我的身上,有好奇,有不屑,有嘲讽。看着众人的表情,我知道这事另有隐情,甚至可以说,这些人都知道结果是什么。

  不过,我也没去猜想,也没有运用跑江湖的手段。六爻卜算对我来说是轻车熟路,一卦算全身,这小伙子的问题难度性不大。

  我取出铜钱,平入掌心,掷于地面,一连六次,得风火家人卦化风天小畜卦。

  从卦象中看,午月火旺父母亥水休囚已极,又不是月建之生说明其舅身体很差虚弱得很。卦中财爻丑土得月建之生旺相而动克制,用神父母亥水五行中水代表肾,用神休囚遭旺相之财爻克,说明其舅病在肾脏。

  用神父母亥水休囚于月建病在日建又不得动爻之生,说明其舅舅病得十分厉害,病情很危险。因用神之原神空亡无根测卦时为戊寅日,为甲戌旬空申酉而申酉乃用神父母亥水之原神,断卦时空亡一方指目前空亡,意思就是说其舅病危险的时间应为去年七八月份。

  用神父母亥水,虽然休囚遭动爻丑土旺克病很危险,但克制父母亥水的财爻丑土遭日建之克,又动化寅木回头克,说明其舅舅病在相当危险之际尚在有一线生机。

  我将卦象的内容跟大学生摸样的小伙子一说,他当场目瞪口呆,半响之后竖起大拇指,叫道:“道长您真是神了,我舅舅确实得的是肾病,而且很厉害,去年七八月份病危去医院做了换肾手术,差一点死了,但后来被救活了。”

  小伙子话音一落,先前那个有些意动的老人站了出来,咧嘴笑道:“道长,您算的太准了,我就是他舅舅。”

  一老一少,再加上先前被我断言阳根短小,逃走的那个小伙子,先后证实了我的言论,众人看像我的目光,由钦佩变为恐惧,腾然间,现场爆发出堪比菜市的喧哗:“道长,麻烦你帮我算一下我儿子今年能不能考上大学!”

  “道长,你帮我算一下,我儿子什么时候结婚啊?”

  “道长,你……”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