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声音后,我猛的抬头望去,只见门口的台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立了一个身穿黑色唐装的老人,这老人我认识,正是李建设请来的那位降头师,陈师傅。

  俗话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看着台阶上陡然出现的陈师傅,我怒意盎然,当即喝道:“我与阁下无冤无仇,为何要害我?莫非当我好欺不成?”说话间,我冲杨林使了一个眼色,他会意的点点头,猛的向右跨了一步,切断了陈师傅的退路。

  陈师傅淡然的看了我和杨林两人一眼,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般露出惊慌,恐惧的表情,而是微微一笑,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杨林一听顿时火冒三丈,直接冲我吼道:“柳兄,少跟他废话,动手……”手字刚一出口,便见陈师傅右手一挥,一道阴风顿时朝我袭来,顷刻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很明显,这个家伙早已做好了先下手为强的准备。

  我侧身一闪,躲过袭来的阴风,正欲出手还击,这时从旁传来了杨林的声音:“柳兄小心,这是降头中的血鬼降。”血鬼降是降头术中最厉害,也是最为狠毒的养鬼法门,它是以活的婴儿放干血液,再加以特殊的手法凝炼而成,因此这个小鬼怨气很重,实力也十分彪悍。

  我一听杨林说陈师傅放出最为厉害的血鬼,心知未开天眼,根本无法与之抗衡,于是冲杨林大叫一声:“杨兄,替我先缠住这家伙,我开天眼。”说罢,我右手自面前虚空画出一道灵符,口中念咒:“一重山,二重山,三重山,三山当九九重山,凶神恶煞归在九重山外,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这叫结界护身,旨在于隔邪。杨林见我将小鬼隔绝在身外,心中大定,屈指一弹,一张捉鬼驱邪刀剑符朝血鬼直射而去。血鬼乃是陈师傅的最大依仗,他岂会眼睁睁的看着它被杨林灭杀,只听得他大吼一声,抬手便将灵符打落在地。

  杨林也不甘示弱,再次弹出一道灵符,眨眼间功夫,两人、一鬼斗在一起。

  我见杨林缠住陈师傅和小鬼,立即取出天眼符,脚踏罡步,手中结印,口中念道:“天清地明,阴浊阳清,五六阴尊,出幽入冥,永镇中位,护之仙成,脚踏七星,灵光永在,灯在魂在,灯灭魂消,无畏无惧,随我号令,乾坤正气,杂缚流行,金石为开,精诚所之,急急如律令!太上老君分三清,大日如来定三魂,天地三合三把火,赐我法眼观阴阳!”

  天眼符、咒语、罡步、道印,这四样是开启天眼不可的组成部分。当我将咒语念完,阴阳法眼瞬间被开启,在我面前出现一个全身血红色,满脸戾气的婴儿,只见他双目血红,长相颇为丑陋,只能勉强算是一个婴儿。迎上他那双充满恨意的眼睛,我不由的退了两步,感觉就像掉入血池一般,口鼻间满是血腥味。

  恐怖,极度的恐怖!这是血鬼给我的第一感觉。

  我虽然见过鬼,而且不止一只,但如此邪恶,充满巨大恨意的小鬼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他的强大是无需置疑的,就在我开天眼的瞬间,杨林在血鬼和陈师傅的夹击之下,已逐渐呈现落败的迹象。

  在我接受的传承中,对付血鬼降的方法有,且不止一种。就拿摄灵网来说,它需要用“三黑血”,黑狗血,黑猫血,黑鸡血,三种血液侵泡而成。再有就是使用羊胎膜,在道术中来讲,羊在十二地支中属未,未时是暑气消散之时,再加上血鬼降是婴儿炼成,离开母体时间不长,有的甚至直接在母体中被取出,所以羊胎膜对血鬼降有克制作用。

  但,在现下这种情况下,无论是摄灵网,还是羊胎膜都无法弄到,所以我决定使用落地铜钱将其先打伤,然后再用柳枝对付它。

  铜钱经过的人手最多,阳气十足,再加上被师傅加持过法力,因此可落邪祟,治百鬼。

  看着来去如风,凶狠无比的血鬼,我自腰间摸出落地铜钱,屈指弹了过去。只听嗡的一声轻响,铜钱化作一道黄光,瞬间打在小鬼的身上,小鬼哇的一声怪叫,掉落了下来。

  小鬼一落地,我连忙从旁边的柳树上扯过一根枝条,朝小鬼打了过去。杨柳有驱邪避鬼之能,用柳条打鬼,每打一下,鬼就矮三寸。

  陈师傅见我挥动柳条抽打小鬼,顿时为之脸色一变,连忙叫道:“小子,住手!否则你死定了。”我没有理会他白痴般的威胁,继续挥动着手中的柳条,一下,两下,小鬼越来越小,气势也越来越弱。陈师傅顿时急了,只见他大吼一声,冲我直扑而来。

  杨林微微一笑,沉声道:“你的对手是我。”言语中,他足踏东方甲乙木,双手指诀交替,运足太乙五雷掌的功力朝陈师傅当头拍下。

  杨林这一招使的有些阴损,略带一丝偷袭的味道,只要陈师傅一味的阻拦我对付小鬼,那么太乙五雷掌的力量便会令他丧命。招式虽有些卑鄙,不过效果却是十分明显,陈师傅听的脑后风声有异,立即停下脚步,猛的转过身去,双拳骤然击出。

  但闻呼呼两声破空轻响,一阵腥臭味随之而来,这味道如同咸鱼,死尸一般,极其浓郁,即便相隔几米,依旧扑鼻而来,我连忙提醒了杨林一句:“杨兄小心,这掌中有毒。”

  “多谢柳兄提醒。”杨林应了一声,将原本双掌中七成功力骤然提至十成,运起天罡正气平平推出。陈师傅见此,当下也不敢托大,歹毒的拳风在一瞬间被他发挥到了极致,只见本是洁白无瑕的双手,顷刻间变的黝黑无比。

  一个是歹毒的拳法,含有毒素,具有一定的破坏力。一个是道门太乙五雷掌,蕴含天雷的威力,可破万物,诛妖邪。

  拳掌相交,只听啪啪两声脆响,两人的身体一触既离,一掌过后,杨林面色酡红,双目布满血丝,一连退了三步,喷出一口鲜血。而陈师傅则是脸色阴沉如水,向后退了一步,双手抖动不停。

  `更新_√最快e上b)酷'匠网tT

  初次交战,胜负已分,以陈师傅略占上风。但,杨林并未打算就此罢手,在短暂的停顿之后,再次大叫一声扑了上去。陈师傅见杨林纠缠不清,当即大怒,阴森道:“天堂有路你不入,地狱无门你偏闯,小子你既然找死,那么我就成全你。”话音未了,他整个人腾空而起,放在身体两侧的拳头,陡然击出,直取杨林两侧太阳穴。

  陈师傅打算一击必杀,但杨林能够被师门放出来历练,岂是易于之辈。在目睹蕴含腥臭味的双拳袭来之时,他冷哼一声,藏在袖中的两只飞镖,嗖的一声飞了出去,直取陈师傅的咽喉。于此同时,他双手一错,猛的拍出两掌。

  飞镖,双掌齐齐使出,陈师傅脸色微变,侧身想让,可仓促间,他虽然躲过了两只飞镖,可依旧是被杨林一掌击中胸口。

  俗话说,乘他病,要他命。我见陈师傅被杨林击伤,急忙从怀中掏出一张定邪符贴在小鬼的身上,随即猛的扑了过去,扬起双掌狠狠的朝他背后打去。杨林似乎抱着跟我同样的想法,在我起身攻击之时,他同样挥出右手,重重的朝陈师傅的胸腹间印去。

  杨师傅虽说法力比我跟杨林两人强上不少,但失去小鬼的他功力本就打了折扣,再加上被杨林击中要害。现下,面对我和杨林两人,一前,一后的携怒而击,根本来不及反抗,便被打倒在地。

  陈师傅以手捂胸,阴冷的望了我跟杨林一眼,喋喋怪笑两声,道:“好,好,你们成功激怒我了。”声音一落,他的脸色骤然一变,操起颤抖的手,指着杨林叫道:“你……你,废了我的功力?”

  杨林点点头,傲然道:“不错!”陈师傅闻言面如死灰,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以头触地,大声哀求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求你们不要杀我。”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我和杨林两人当场目瞪口呆,我实在无法想象先前那个十分彪悍的降头师竟然会是如此一个贪生怕死之辈。

  不但我没有想到,杨林亦是如此,在短暂的愣神之后,他一把将陈师傅从地上拖了起来。我见他表情凶狠,充满戾气,生怕他一时冲动将人杀了,连忙提醒了一句:“杨兄,切莫冲动,救你表妹要紧。”

  杨林点点头道:“放心吧柳兄,杀人是违法的事情,咱从来不干。”他说的是大义凌然,但我压根不信,这家伙看似人畜无害,可眉宇间杀意盎然,手底下绝对沾有人命。至于他为什么不杀陈师傅,我相信跟我想法一样,这个降头师平日里作恶多端,寿命已被他自己折腾的所剩无几,再加上他法力尽失,杀于不杀已是毫无分别。

  陈师傅见我和杨林对他没有杀心,顿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即主动的交代了李建设的行踪。原来早在四个小时之前,李建设在天桥上遇到一个算卦的,也不知道那个人跟他说了些什么,李建设吃完晚饭,便匆匆的离去,既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也没有说去什么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