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的?”杨林颇为诧异的望了我一眼,再看了一眼地上凌乱的脚印,皱着眉头,道:“难不成是遭贼了?”

  “遭贼?”我摇了摇头,笑道:“我家没钱,就怕贼笑着进来,哭着出去。”话虽如此,可我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检查了一下家中的物品,从卧室到客厅,一切都保持着我临走时的样子,没有丝毫的翻动,甚至连抽屉都没有撬动的痕迹。

  很显然,这个贼并不是为了财物!

  杨林见我沉默不语,关心得问道:“怎么了?家里丢了什么?”我摇了摇头,正欲作答,腾然间却发现晾晒在阳台上的短裤不见了。

  看到这个情形,我微微一愣,听说过贼偷钱,偷贵重物品,没听说过偷内裤的啊。可转念一想,随即释然,在我们老家这里流传一个说法,那就是贼入室行窃,不能空手而回,那怕偷不到贵重物品和钱财,也要拿个锅碗瓢盆啥的带走图个吉利。

  所以我很自然的认为贼偷走内裤,是为了图吉利。可一想起被偷的东西是内裤,我不由的觉得一阵恶心,当即骂道:“他娘的,这贼可真变态,将老子的内裤偷走了!”

  “内裤被偷了?”杨林一脸愕然的望着我,随即哈哈大笑。声音中充满了猥琐,调侃之意,我瞪了他一眼,正欲骂上一句,却见杨林表情为之一凛,转头望了一眼晾晒衣服的阳台,沉声道:“柳兄,这事不对劲啊!”

  “不对劲?”我有些不解的望着杨林,问道:“有什么不对劲啊?”

  杨林眉头紧锁,略作沉吟,道:“李建设前头从昆明请来一个降头师,你的内裤就丢了,柳兄,你不觉得这事太过凑巧了么?”

  巧合这东西跟错认人一样,是十分狗屎的玩意。听得杨林的提醒,我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同时也想起了一个害人的法门,取衣裤。

  取衣裤是一种偏邪的法门,以衣裤作为媒介,从而达到害人的目的,这一点和降头师下降有些相似,都是以精神力量为主。

  为了进一步确定内裤被偷,是否是李建设派人所为,我决定动用算术。在我接受的传承中,算术有两种,一是六爻预测,一是六壬预测。

  六爻是通过三枚铜钱摇卦,将求测意念外显为卦象,再通过六爻占卜解卦的程序,将相关的信息解读出来,而六壬是通过时间来预测。

  考虑到此事关系身家性命,我还是决定使用六壬,因为六壬在“正时”起课,准确率可以高达百分百。

  看过《三国演义》的朋友应该发现诸葛妖人足不出户,在家中掐指一算,便能洞悉军机,我使用的六壬亦是如此。

  看似神奇,可说穿了却不值一提,在六壬中来讲,食指的下节叫大安,代表最大的吉利。食指上节叫留连,代表运气平平。中指上节叫速喜,代表喜事就在眼前,算各种事情都是上吉的好卦。中指的下节叫空亡,这是最凶的卦,所占事宜均很大的不利。无名指的上节叫赤口,代表多争执有官讼,事态不和。无名指下节叫小吉,代表将要有好结果,所算的事情值得等待和坚持。

  这六个手指节刚好在手指上绕成一个圆,在占卜时就是绕这个圆圈数过去。分别是大安,留连,速喜,赤口,小吉,空亡。

  而预测的方法,也无非是提取当时的月、日、时信息,用左拇指在六个掌诀位上按顺时针方向依次掐算即知结果。

  就拿几个月前,一个男人找我算姻缘来说吧。这男的三十来岁,长的也不咋地,家境也不好,朋友帮他介绍了一个对象,让他去相亲。我问了一下时间,是上午九点半,农历是六月初五,那么从大安起卦,大安为一月,留连为二月,速喜为三月,赤口为四月,小吉为五月,空亡为六月;下面再算日子,月份算到空亡了,接着日子从空亡开始,空亡是初一,大安是初二,留连初三,速喜初四,赤口初五。同理接着时辰算,赤口是子时,小吉是丑时,空亡是寅时,大安是卯时,留连是辰时,速喜是巳时,所以最终得了个速喜卦。是好事,可能一见钟情。

  事实证明,我算的很准,第二天一早,他和那个女的就登门答谢。

  杨林见我在算六壬,微微有些吃惊,但他并非打扰我,直到我算完,这才出言询问:“怎么样?”

  我无奈的摇摇头,目光悠远的望着窗外。就在刚才的预测中,我竟然得知一个惊人的消息,我的内裤的确是李建设派人偷的,而且指使的那个人还是降头师陈师傅。

  杨林见我沉默不语,知道所测之事不吉,转而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先下手为强!”

  说这话时,我扫了一眼放在茶几上的纸盒,盒中装的是我从杨林那里买到的曼陀罗,毒花物等。杨林见此,愕然道:“你准备动用五谷断魂香?”

  五谷断魂香是我师门的一种迷香,它是以曼陀罗,毒花物,磷粉等物制成,可以起到令人昏迷不醒的效果。当初我冲杨林购买这些东西时,就打算夤夜潜入李建设的家中,将陈师傅赶走,只不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陈师傅竟然抢先一步对我下手。

  我见杨林识破了我的用意,当下也不分辩,直接说出预测的结果,并主动坦白了夜晚要去李建设家中一趟的想法。

  杨林一听,当即叫嚷了起来:“柳兄,咱们合力宰了这狗日的如何?”

  对于他的表现,我并没有感动意外,因为有他表妹宁无双一事在先,就算这陈师傅不对我下手,我相信杨林也不会轻易的放过这个家伙。

  看着杨林一脸戾气,满眼杀意的样子,我点点头,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好!”

  晚上六点,夜幕降临,整个城市灯火通明。湖边别墅富人区,显得格外的宁静,当我和杨林来到这里,已然是晚上九点。

  4酷¤匠网永¤久免6费%看1A小G说kG

  在这个时间段,别墅区的富人们一般都是流连与娱乐场所,而李建设的家却是灯火通明。透过沉重的铁门,我发现院落中有七八个小伙子和三只长相颇为凶恶的狼狗。

  七八个小伙子,我并没有放在眼里,我有五谷断魂香,只要将这东西使出,顷刻间就能让他们昏迷倒地。我唯一担心的是狗,狗这玩意警惕性十分高,而迷香由是近距离使用的东西,能不能对它起到作用,我心中没底。

  杨林见我脸色有些不对,顺着我的目光望去,当他看到几只呲牙咧嘴的狼狗,顿时一阵无语,随即颇为诧异的望了我一眼,问道:“你怕狗?”我点点头,道:“小时候被它咬过。”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杨林见我说起小时候被狗咬的经历,略作沉吟之后,从腰间摸出几张灵符扣在手中,轻声道:“狗交给我,你对付那几个人。”

  我点点头,冲杨林打了一个手势,随即顺着院墙翻了进去。我的声音虽然小,可狗的警惕性却十分高,我刚落到地面,一只游荡在别墅区的狼狗立即发现了我的存在。杨林见此,脸色骤变,屈指一弹,灵符如利箭一般直射那只凶神恶煞的狼狗。

  只听啪的一声轻响,狼狗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杨林的动作虽快,可依旧没有逃过院落中其它两条狼狗的眼睛,只见它们大叫一声,疯了一般的冲了过来。杨林屈指连弹,又是两道灵符直射而出,两只冲到面前的狼狗,啪的一声跌落在地。

  狗是解决了,可它发出来的叫声,却引起了院落中小伙子们的警觉。只见其中一个看似头目的小伙子冲我们这边看了一眼,我和杨林吓的连忙俯下身子,躲在花坛的下面。于此同时,他的声音立即传了过来:“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三哥,你紧张个啥,狗不是不叫了么?”一个穿格子衬衫的小伙子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随即叫道。

  另一个小伙子连忙接过话茬,道:“是啊,三哥,也不知道你担心个啥。”

  两人的声音刚落,就听的那个被称为三哥的小伙子骂道:“都他娘的少扯淡,给我机灵点,老板说了,今天晚上任何人都不得进入屋子。”说话间,他带头朝我和杨林的方向走了过来。

  我冲杨林使了一个眼色,随即从腰间摸出五谷断魂香,静静的等待这群人的到来。

  一秒,二秒,三秒……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这些人距离我跟杨林越来越近,腾然间,我从地面跳了起来,拔出密封的五谷断魂香,猛的朝走在最前面的几人一挥,含有磷粉的五谷断魂香,遇到空气瞬间被点燃。

  顿时,一股浓烈的白烟腾空而起,走在最前面的几个小伙子立即倒了下来。剩下的两人看到这一幕,吓的脸色煞白,张口便叫,就在这时,杨林猛的向前跨了一步,双掌骤然击出,瞬间打在两人的脖颈处。

  但闻啪啪两声轻响,两个小伙子连叫都没来的及叫出声来,便重重的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八个小伙子,三只狗,在最短的时间内,被我和杨林两人制服。

  就在我和杨林两人认为万事大吉,可以进入屋子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鼓掌声,紧接着是一个颇为阴历的声音:“好手段,好本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