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再闻噩耗

  听到弟弟出事的消息后,我脑子一嗡,只觉一阵头晕目眩。先有父亲受伤,再有弟弟出事,两件事情相继发生,而且时间相隔不远,明显不是偶然。要么是李建设的报复,要么是阳宅和阴宅出了问题。

  由于心中挂念弟弟的安危,当下来不及细想,连忙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云要不要紧?”电话那头的母亲一直在哭,她的声音断断续续,说起话来也颠三倒四,即便如此,我依旧知道了一个大概。

  原来在晚上下晚自习的时候,弟弟在出学校门口过马路的瞬间,被一辆从小巷中直插而过的无牌小轿车撞到在地。

  学校门口,夜晚,无牌轿车,撞人后仓皇逃窜,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场有预谋、有计划的伤人事件。我仔细的想了想,觉得这事跟弟弟本身无关,他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典型的书呆子一个,不泡妞,不玩游戏,不与人结怨,可谓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绝对不会有人闲得蛋疼对他下手。

  那么唯一的解释,这一切都是冲我来的,父亲的腿,弟弟的车祸,都是因我而起。

  我认真的回想了一下出道几年来所有经历,算卦,看相,相宅,点穴,装神棍……一圈下来,我觉得没有做过什么违背良心,得罪人的事情,除了李富贵以外,其他的也就是装神棍时骗些百儿八十的小钱。

  被骗的债主不知道我的身份,更不可能为了百儿八十的小钱前来报复。思前想后,我觉得是李建设捣的鬼,毕竟父亲的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还有就是他对我的态度。

  对于李建设的报复我并不怕,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有些臭钱而已,最多也就玩些上不了台面的下三滥手段,我要想整他,杀他,比碾死一只蚂蚁还简单。我怕就怕在他请了高人,这年头虽说真正有道行的人不多,但有钱,大把的钱砸下去,照样会有人替你卖命。

  也许有人会说,高人不是不问世事,视金钱如粪土,潜心修炼,有那么容易找到么?倘若你这么说,那就是大错特错,现下时代不同了,学道之人,并非一定要在山中苦修,大多数隐匿于红尘、闹市,从事着各行各业。

  就像我师傅当年一样,谁也无法想到天桥上算命、卜卦的江湖术士,竟然是真正的高人。

  至于说视金钱如粪土,更是无稽之谈,在这个金钱至上的年代,佛堂,道场,千年古刹,都开始了圈钱运动,更不用说那些顶着高人头衔,跑江湖的术士。就拿我自己来说,刚下山那会为人办事,从来不收取任何费用,但时间一久,就发现在城市里,没钱根本没法生活下去,吃个饭,坐个车,住个店都要钱。

  于是,我也开始收费,虽然我知道泄露天机,收取钱财,等于为别人承担后果,但,为了生活,我只能咬牙坚持,就像朋友说过的那样,生活如同被强奸,既然无力反抗,不如闭目享受。

  我成为神棍,跑江湖的术士,也是被迫无奈。

  为了确定李建设是否找了一个跟我一样跑江湖的术士作为后盾,我决定打个电话,投石问路。李建设的号码很好记,尾数1688,取谐音一路发发,自从上次拨打过一次后,我已铭记于心。电话接通后,李建设的声音立即传了过来:“柳师傅,听说你弟弟出了车祸啊,要不要我帮忙啊?”声音中充满了幸灾乐祸和些许的喜意,我虽看不见他此刻的表情,但我知道他一定很得意,很高兴。

  我强忍住扔掉电话的冲动,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李老板,事情有些过了,我弟弟他还是个孩子,你不该对他下黑手。”李建设见我指认他是凶手,当下也不解释,阴森一笑后,寒声道:“孩子?孩子怎么了?您柳师傅当初对我大哥下手时,明知他上有老下有小,也未见你起怜悯之心啊!”

  酷匠网#}唯一正版b,r其k他y都J:是盗、版

  听着李建设直指本心的话,我暗叹一声:“报应来了!”因果报应是中国的传统文化,道家讲今生,佛家讲来世,站在李建设的角度来说,他找我寻仇无可厚非,但,累及家人这是江湖大忌,也是我最不愿看到的,且不说这事与我父亲,弟弟无关,就算是有牵连,他李建设一个普通人,接二连三的伤我家人,无异于是自掘坟墓。

  我强压住内心的愤怒,对李建设说道:“李老板,杀人不过头点地,事情到此为止吧,你莫要逼我对你下手!”

  “对我下手?”李建设怒极反笑,沉声道:“柳师傅,听说你跟你母亲感情很好……”我一听他提及母亲,心头一突,连忙喝道:“你敢,倘若你对我母亲下手,我让你李氏一门统统死绝。”此时此刻,我才真正的动了杀机,五鬼拍棺,白虎血煞食,七星断命等屠人满门的法术从我脑中一闪而过。

  电话那头的李建设听了我的威胁之言,微微一愣,随即恼羞成怒的吼道:“柳如风你等着吧……”话到这里,嘎然而止。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忙音,我有些担心父母和弟弟的安危,想了想,觉得很有必要让家人暂避风头,以防不测。

  随后,我拨通了陈大壮的号码,在电话里,我简单的叙述了一下情况,并告知他父亲受伤,弟弟出车祸的详情,最后提出让他帮我护送父母,弟弟,去北京投靠我表叔。陈大壮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我知道,他想问的是什么,但我不能告诉他。一来,我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李建设买凶伤人,就算有证据,也没用,衙门八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我一个升斗小民,如何斗的过财大气粗的李建设。

  二来,陈大壮虽说是刑警队长,可官并不大,就算我说出来,他也帮不了什么忙。

  更何况,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已经准备对李建设下手,所以更不能让他知道我跟李建设有仇,免得他夹在中间难做。

  交代完所有的问题之后,我挂掉电话,朝门外走去,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九哥的声音:“李建设对你弟弟下手了?”

  我停下脚步,缓缓的转过身去,由于一时间莫不清楚九哥的用意所在,我只得老老实实的点点头。九哥见我点头确认,眉头微微一皱,再次问道:“你动了杀机?”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反问道:“怎么?你想阻止我?”

  “阻止你?怎么会呢!”九哥摇摇头,轻叹一声道:“兄弟,作法害人的后果很严重,你要三思!”他顿了顿,转头望了我一眼,道:“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我帮你一把吧!”

  “帮我?”我颇为意外的望了九哥一眼,九哥点点头,轻声道:“我有几个跑江湖的朋友,让他们去警告一下李建设想必没有问题。”

  江湖事,江湖了!他的意思我懂,无非是让那些亡命之徒,去威胁一下李建设让他就此罢手。方法虽是可行,但我志不在此,现下我要的不是息事宁人,而是李建设的命。在父亲受伤,弟弟生死未卜的情况下,我要和李建设握手言和,岂不是愧为人子,羞为长兄。

  有仇不报,不是我的性格!

  不过,九哥既然出于一片好心,我也不便恶语相加。当下,抱拳为礼,轻声道:“谢了九哥,我的事,自己会想办法。”九哥见我不领情,摇了摇头,走出了院落。站在一旁的李科长听着我和九哥的对话,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忍住:“柳师傅,我有一个同学在省公安厅工作,要不我帮你打个电话,让他出个面!”

  “省公安厅?”我摇了摇头,直接否定了李科长的建议,他的同学在江苏省公安厅,而我的老家是安徽的,两者相隔甚远,能不能帮上忙,还两说。就算能帮上忙,也不知道要花多少钱,而我又是一个穷人,这个提议明显不靠谱。

  更何况,报仇这种事,我不愿意假手他人,不要说他一个普通人,就是九哥,我也不想他参入其中。

  考虑到现下时间已晚,又身处郊区,打车明显不便,我决定让李科长送我去火车站。不曾想,我这个请求刚刚提出,站在院外的九哥便发话了:“还是我送你去车站吧,我刚好回家顺道捎你一程。”送我是由头,有话对我说是真,这一点我心理非常清楚。

  不过,我也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坐上车后,一切如我所料,九哥开始说话了:“我知道劝不住你,你我兄弟一场,我不希望你沦为邪道,承受作法带来的后果。”

  听到邪道二字,我眉头微微一皱,九哥见此,连忙转移话题:“劝慰的话我就不说了,你也听不进去。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报仇我不阻拦你。但……”他顿了顿,脸色陡然一变,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只能诛杀首恶,不得连累无辜,否则的话……”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嘎然而至。

  话虽未说完,但意思我懂,无非是想说,倘若我一意孤行,滥杀无辜,必定会被正义之士剿灭。我点点头,道:“我记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