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良心话,我对警察这个职业,毫无喜感。不止是我如此,就连我师傅对六扇门也颇有微词。看着面前的这几位警察,我也逐渐失去了套近乎,耍心机,玩手段的兴趣,开门见山的问道:“警察同志,我们花钱先看没问题,可按照司法程序,这张耀祖是不是要先关到看守所内啊?”我虽未当过警察,可有一个在刑警队工作的哥们,对于故意伤害案件,还是有所了解的。

  三名警察闻言相视一眼,脸色微变,为首的那位警察点点头,正色道:“你说的没错,人肯定要先关起来。”他顿了顿,指着我父亲对我说道:“这样吧,你先带着伤者去医院治疗,我们去张耀祖家里找他。”

  说罢,不等我们有所表示,随即冲站在身后的两名警察一挥手,道:“我们快点去张耀祖家,免得他跑了。”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充满了正义感。但我却不信他们的鬼话,抓张耀祖?糊弄傻子呢?

  事实与我猜测一般无二,张耀祖果然逃了。在我将父亲送往医院,安顿下来之后,便接到了来自派出所的电话。

  对于警方的说法,我也没有过多纠缠,因为我知道,吵闹没有任何用处,现下最要紧的是将张耀祖找出来。

  可茫茫人海,想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对于警方来说,想找张耀祖并不难,可以追踪电话,查询住宿登记,暂住人口,廉租屋等等。可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来说,我要想将张耀祖找出来,难比登天。

  虽然我也曾想过,找刑警队队长李大壮帮忙,但最终还是断了这个念头。且不说,他能不能答应我这个请求,就算答应了,以他的权限,恐怕也没有办法能够帮我将张耀祖找出来。

  俗话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我决定从张耀祖的老婆下手。在道术中,有一种法术叫做迷魂术,原理和现代的催眠术有些类似。不过,唯一不同的是这个法术,可以令受术者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中,说出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秘密。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我决定晚上7点去张耀祖家中。为什么选择7点这个时间段呢?这里是有讲究的,因为现下已是秋冬来临之际,在这个点老家小镇的街道上除了几只流浪狗,基本上没有行人,而且他老婆还没有睡觉,这个时候去他家拜访,最恰当不过了。

  张耀祖的家位于小镇的东南方向,占地面积大约有数十亩地,有花园,路灯,池塘,远远望去三上三下的别墅灯火通明,在黑夜中显得格外的显目。

  到了别墅门口,看着紧闭的铁门,以及在院子中来回乱窜的几条大狼狗。我决定翻墙而入,因为我知道倘若张耀祖在家的话,我按动门铃,道明来意,他肯定避而不见,或者是将我拒之门外。

  墙不高,大约3米左右,翻过去对我来说,没有任何难度。我唯一担心的就是狼狗,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在小时候我就曾被狗咬过,以致现在一看到狗,心里就有些发悚。

  为了找到张耀祖,我还是硬着头皮翻上墙头。值得庆幸是,一公一母两条狼狗,正在花坛边欲死欲仙,并没有发现我进入了别墅区。

  穿过一排鹅卵石的小径,来到了客厅,终于见到了张耀祖的老婆刘小月,可惜张耀祖并不在家。

  看到刘小月的第一眼,我感到十分惊艳。这个女人身高一米七,瓜子脸,一双靴子外加黑丝袜将她曼妙的身材承托的更加诱人。可惜的是她鼻梁塌陷,在面相学中来讲,这样的女人意志不坚,容易出轨。

  对于我的到来,她显得十分意外,也很慌张。作为一个魅力十足、且独自在家的女性来说,面对一个夜晚翻墙造访的陌生男人,她这个表现很正常。为了避免造成误会,我先作了一番自我介绍,然后说出来此的目的。

  刘小月一听我说是来找张耀祖的,也没有追究我翻墙入室的行为,更没有报警,而是拿出香烟,泡上香茗。甚至还拿出一万块钱,说是让我父亲先治疗,并且说,倘若钱不够,随时过来拿。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她的态度可谓是无可挑剔,可我来此的目的,并非是拿钱,而是查询张耀祖目前的落脚点,以便将他找到。

  我这个人吧,对钱财方面看得不是很重,钱对我来说,远远没有亲情重要。莫要说刘小月只拿出一万块钱,且这钱还是让我父亲治伤的,就算是她拿出十万,二十万,想了结这件事,我也不会答应。

  血债需用血来偿,他折了我父亲一条腿,找到他,我同样会打断他一条腿。

  刘小月是个聪明的女人,她见我即不拿钱,也不喝茶,抽烟。立即意识到事情并没有她想想的那么简单,于是收起先前那些假意的客套,开门见山的问道:“柳如风,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我摸摸下巴,眼神肆无忌惮的从她胸前扫过,刘小月脸色微变,以手捂胸,表露出一副惊恐的架势。我摇摇头,轻笑一声道:“放心吧,我对你没兴趣。”刘小月闻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松开环绕在胸前的双臂。

  我再次看了她一眼,沉声问道:“张耀祖在那里?”声音大而尖锐,不觉间,我用上了摄魂术中的音字诀。所谓摄魂术,说穿了不值一提,无非是运用眼神和声音来控制人的感官和视觉。与迷魂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受术者一个是清醒,一个是浑浑噩噩的状态。

  我使出摄魂术中的音字诀,目的就是为了震慑刘小月,为下面的迷魂术做铺垫。

  刘小月一个普通人,既无法力支撑,又是柔弱女子,在摄魂术的作用下,她脸色煞白,抖如晒糠。即便如此,她依旧没有吐露出张耀祖的藏身所在。

  酷‘匠=E网X正VQ版.首●A发

  但我并不着急,只要她怕了,产生恐惧,我就有办法让她陷入幻觉,或错觉,她一旦陷入其中,意志便会被瓦解,我问什么她自然就会答什么。这就如同心理医生了医生为病人看病一般,通常会采用安抚、转移、宣泄、强化刺激等手段治疗,然后再用催眠、暗示等手段进入病人的意识深处找到病因。

  只不过,我和心理医生不同,他们是治病,而我是要找到张耀祖的藏身之处。

  心理医生催眠,一般都要使用道具,或者要病人配合,而我则不需要,道术中的迷魂术,只需运用法力,让对方进入一种幻境即可,而且事后当事人根本记不起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

  换一句话说,就算我将刘小月肆意蹂躏一番,她也浑然不知。但,我并不会这么做,一来,我并非好色之徒。二来,师门戒律中就有不得淫邪这一条。

  更何况,祸不及妻儿老小这个江湖规矩,我还得遵守的。

  按照《千镇百镇桃花镇》中的说法,刘小月这个女人,命泛桃花,属于水性杨花的那种,可以算的上人尽可夫。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在我布置的幻境中,她对张耀祖却是十分痴情,很多话不用我问,她便自己说了出来。

  比如说,在幻境中,他看到了我化作张耀祖的摸样,出现在家中的场景,于是连忙问道:“老公,你不是去了苏州表妹家么?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啊?事情了结了?”

  “原来去了苏州啊?”我暗暗点点头,为了弄清楚张耀祖在苏州什么地方,伸手将刘小月揽入怀中,抚摸着她那如丝般的秀发,故作惊讶:“咦,你还记得我表妹啊?”她点点头,妩媚一笑,道:“那当然,表妹对我那么好,我怎么会不记得呢?”

  我见这女人上钩,于是连连发问,很快就得到了我所要的信息。不过这个信息却不完整,她只知道表妹叫罗芳,今年二十七岁,妹夫姓陈,住在一个叫天地豪庭的小区,具体是那个单元,门牌号多少,由于她只去了一次,记不清了。

  得到这样的结果,我很无语,也很无奈。只有一个模糊的姓名和年龄,就算我去找陈大壮,他也无法在公安部人口系统中帮我将这个人找出来。

  可父亲的仇不能不报,通过这点信息去苏州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将张耀祖找出来,却是十分困难。想了半天,我决定找九哥帮忙。

  九哥是我在网上认识的一个朋友,目前居住在苏州,人脉很广。我只知道他是修佛的,是某位佛门高人的弟子,至于姓什么,叫什么我没有去问,他也同样如此,只知道我叫问柳。因为我们属于同一种人,彼此都清楚一个道理,朋友可以做,师承来历,个人隐私不要谈。

  08年那会,手机并不能挂QQ,出了别墅区,我便找了一家网吧,给九哥发了个信息:“九哥在吗?电话号码给我,找你有事。”九哥那头很快就有了回应,不过并不是手机号码,而是问我有啥事。

  对于九哥此人,我不想隐瞒,也不敢隐瞒,他卦通,佛通,香通。就算现在我说谎,骗了他一时,等见了面,同样会被他看出。在QQ中,我详细的将父亲被打,张耀祖躲到苏州等情况逐一说了出来,最后提出让他帮忙找一个叫罗芳的人,并提供了罗芳的基本情况。

  九哥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而是问了我一句:“找到张耀祖后,你打算怎么处理?”我未加思索的答道:“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他折了我父亲一条腿,我同样断他一条腿。”说这话时,我心中忐忑不安,甚至做好了被拒绝的打算。在我想来,九哥是学佛的,佛门讲究慈悲为怀,我这么做他一定坚决反对。

  网络那头的九哥沉吟了半响,最终敲出一行字来:“你来趟苏州吧,正好我有事情找你帮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