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我八字?

  我颇为意外的扫了林珑一眼,倘若不是她身上散发出修道人独有的气势,以及那番堪舆之术,我甚至有些怀疑她是一个丝毫不懂道的骗子。作为修道之人,她和我都十分清楚生辰八字的重要性。因为我们属于同一种人,彼此都清楚一个道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在常人的眼里生辰八字算不得什么,经常看到有人将八字传到网上求卜算,但对于我们修道之人来说,那就是命,一旦八字落在对手,或者心怀卜测人的手中,生死将由不得自己。

  在道术中来讲,有了生辰八字,简单的一个小法术,便可以令对方命丧黄泉,就我所知的第鬼煞,阴鬼棺,五鬼拍棺等二十多种方法,均可以用生辰八字作法,令对方死于非命,且不留任何痕迹。

  所以听到林珑的询问后,我将脸色一沉,冷声道:“道不言寿的规矩莫非你忘了?”

  林珑闻言脸色微变,连忙解释道:“道兄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声音急切,言语中充满了懊恼和悔恨之意。甚至连表情都显得楚楚动人,令人油生一种怜爱之心。

  但,我却无动于衷,并不是我定力强,也不是我的性取向不正常。面对诱惑力极强的林珑说不动心是假,我承认林珑是我长这么大,见过的女人中,最美,最诱惑的一个,甚至我可以勾勒出她在床上疯狂的样子,可一想起师傅的忠告我还是退缩了。

  开车的小伙子也是个机灵人,他见坐在后座的我紧闭双眸,摆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架势。识趣的发动车辆,浑然不顾林珑的叫喊,车子如脱缰的野马,嗖的一下窜了出去。

  回到家中后,我慢慢的将这件事情抛掷脑后。李富贵也好,林珑也罢,他们注定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一个是女人,一个是普通的商贾,我认为此生不会再与他们有任何交集。

  直到李富贵的死讯传来,我依旧是这样认为的。

  没曾想,我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李富贵是死于自杀,在他死后的当天晚上,我便被请到公安局喝茶。到了那里我才知道李富贵的老婆将我告了,理由是我跟林珑联手破他风水,令其家道中落,导致李富贵自杀身亡。

  风水杀人,太过荒谬!莫要说警察,就是普通老百姓也不可能相信的。在公安局例行询问过后,我便被放回了家。

  刚到家门还没半个小时,门被敲开了,打开门后,七八个陌生的面孔出现在我的面前,为首的是一个大腹便便,长相颇为凶狠的中年人。在他身后,紧跟着几个彪形大汉,年龄均在二十来岁,身上雕龙画凤,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你们是……?”看着这些不速之客,我有些迷茫,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可话语刚落,那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便冷哼一声道:“你是柳如风是吧?我是李富贵的弟弟李建设。”说话间,他一把将我推开,径直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那几个大汉进门后,顺手便将门关了起来。

  关门打狗,瓮中捉鳖,这几次词顿时浮现在我的脑海。

  从中年人自报姓名,再到摆出的阵势,我就知道他是来报仇、找茬的。我转头扫了一眼几个虎视眈眈的彪形大汉,以及满脸仇恨和怒意的李建设,心道:“就凭你们几个人,也敢来我家闹事,真是不是死活。”

  H酷匠(网iR唯●W一88正m=版,其他$A都5e是盗版

  不是我自吹自擂,莫要说仅仅是几个小流氓,就是会些拳脚功夫的汉子多来几个,我也不在乎。抛开法术不提,就是光凭拳脚上的功夫我也不将这几个人放在眼里。

  更何况,家中还有小黑在。只要小黑一现身,估计这些人绝对吓的屁滚尿流。

  小黑是一条蛇,一条眼镜王蛇。从三年前,作为幼蛇的它,被朋友送给我后,就一直跟在我的身边,成了我的宠物,我的朋友。

  也许有人会说,你吹吧,养蛇,还眼镜王蛇,不怕它咬死你啊?倘若你这么说就错了,那是因为你不懂蛇,懂蛇的人是不会说出这句话的。

  我承认大多数蛇类极其愚昧,受制与本能,即便你养它多年,它照样咬你。而眼镜王蛇却有着人性,只要你善待它,它也会善待你,绝不会出现农夫与蛇的故事。

  在印度,经常会看到眼镜王蛇在人家中出没,却与这家人相安无事,甚至被不懂事的孩童捏在手中,也不会咬小孩,而是软下身子,等孩子玩够了,这才游走。

  我的小黑也是如此,三年来从没咬过我,也未给我惹过什么祸端,即便邻居家的小孩来串门,也没有出现过任何意外。

  但,对于这帮来势汹汹的一伙人,我不敢保证小黑会不会暴起伤人。眼镜王蛇是天下间最毒的蛇,能喷射毒液达六米,人的皮肤沾上一点,便性命不保。

  法制社会,出了命案那可是大事,为了避免不必要麻烦,我冲躲在沙发下面探出脑袋,蠢蠢欲动的小黑摇摇头以示警告。小黑看到我的动作后,俯下身子,缩回了脑袋。但,目光依旧阴冷的盯着几个不速之客。

  我和小黑的交流十分隐晦,李建设等人并不知晓。但,摇头这个动作,却让他产生了极大的误会,以为我不将他放在眼里。李建设干笑两声,道:“柳先生艺高人胆大,在下佩服不已。”言语中讽刺之意,不明而语。站在他身后的几个彪形大汉闻言,哈哈大笑。

  未待我作出任何反应,前一秒还笑容可掬的李建设话音一冷,阴森无比道:“柳先生既然看不起兄弟们,大家陪他练练。”话一说完,他便抓起烟灰缸,狠狠的砸在玻璃茶几上。

  咣当!一声巨响,茶几顿时碎裂开来。

  那些彪形大汉,如同受了刺激一般,一下子围了上来。由于客厅面积不大,再加上沙发和桌子,摆放的位置原因,显得就有些拥挤。七八个大汉分为两组,其中五个人将我围住,另外几个人抄起椅子开始打砸了起来。

  玻璃拉门,电视机,空调,冰箱,在一瞬间全部被打烂。

  东西打烂了,我不怕,有价格。现下是法制社会,只要我报警,李建设就必须得赔钱,这是硬道理。按照我们老家话的说法就是蛇有蛇路,鳖有憋路,就算他有钱有势,警察不管,我也有方法让李建设赔偿我的损失。

  江湖事,江湖了,这是我的一贯风格。

  面对这些狂砸一通的大汉,我没有阻止,也没有动怒,而是冷眼相观。李建设看我没有任何举动,以为我怂了、怕了。于是冲打砸的那几个大汉使了一个眼色,那些大汉心神领会的点点头,再次提着椅子朝里边的房间走去。

  我的房子一共一百一十个平米,三室一厅,一厨一卫。卧室有三个,一个主卧,一个侧卧,还有一个是我供奉神灵的房间。

  倘若不是房间里供奉了神灵,这些个彪形大汉去砸也好,打也好,那怕放把火烧了,我也不好去管,只需统计好损失,列出清单,找李建设索赔即可。

  但,房间内供有神灵,我便不能坐视不理。为了避免这些凡夫俗子亵渎神灵,我决定动用法术。

  在外人看来,法术一定是很牛叉的东西,可在懂行的人眼里却是不值一提。就拿我准备施展的法术来说,视觉效果十分震撼,说穿了却是不值一提,无非是障眼法而已。

  眼镜王蛇头骨,加咒语,手势,这便是整个施法的过程。

  看着那个手持椅子,一脸凶狠,径直朝供奉神灵房间走去的大汉。我伸手扯下挂在脖子上的红绳,将眼镜王蛇的头骨握在手中,轻轻一拍,那名大汉如遭重击,一下子瘫倒在地。

  突如其来的一幕,一下子将众人震慑当场。李建设也好,围着我的五名大汉也罢,或者是提着椅子准备打砸的几名大汉,无一不是呆立当场。

  片刻之后,有人大叫一声:“妖法?”不知道是受到玄幻小说的影响,还是这些人亏心事做的太多,妖法二字一入耳中,这些人瑟瑟发抖。我冷笑一声,道:“还不算。”说罢,扬手将蛇骨抛向空中。

  嗡的一声脆响,眼镜王蛇的头骨就此玄空而立,以扇面轨迹来回转动,似乎在寻找攻击目标。众人皆感室内扬起一条巨大的蛇身,上支着蛇头骨。

  于此同时,小黑缓缓的从沙发底部游了出来,竖起那令人恐惧的脑袋。

  一上,一下,一大,一小,两条眼镜王蛇顿时出现在室内。

  人是脆弱的,在生命遭受威胁之时,无论是穷人,还是富人,或者是混混,他们的表现都是一样:求饶。

  李建设啊的一声大叫,扑倒在我的面前,捣葱般磕起了头,口中高呼:“柳先生饶命啊,饶命啊柳先生。”

  俗话说,树倒猢狲散,他这叫,那些犹自强撑的大汉们双膝一软,立时拜倒在我的面前,连连忏悔,口中求饶。有更甚者,直接从兜里掏出钱,主动要赔偿我的损失。

  都说商人脑子活,这话一点不假。李建设看我瞅着那个主动提出赔偿的大汉沉默不语,连忙表示愿意赔偿损失,并开出了高于损失的三倍价格。

  李建设的想法我知道,破财免灾,息事宁人。但,我也不想把事情弄大,于是,笑道:“李老板,多余话咱也不说了,给你半天时间,帮我将房子恢复原样吧。”说罢,不容李建设拒绝,我自沙发上站起身来,空中悬着的蛇骨顿时失去了重力,啪的一声落地摔碎。我伸手揽起地上的小黑,大步而行,径直走出门外。

  地上蛇骨色如白粉,众人面面相觑。我回头看了李建设一眼,淡然道:“李老板,你走的时候,记得将门关上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