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堪舆的说法,五黄位宜静不宜动,静则无事,动则必出事端。轻则可令家运由兴转衰,破财伤人,重则性命不保。

  而五黄叠加,同临一宫,更是凶上加凶,必定会发生重大事件。

  林珑这一手不可谓不毒,表面上看作是帮助李富贵改变风水格局,以此来躲避凶煞。暗地里却隐藏着杀机,目的只有一个:要李富贵倾家荡产,一生心血付诸东流。

  倘若仅仅只是如此的话,我一定会出手帮助李富贵化解这场劫难。因为他有钱,很多的钱,而我又是穷人,同时也是以此为生的一个术士。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是我做人的原则,也是立足堪舆界的根本。但,三煞位,暗建位,令我犹豫了。

  所谓三煞就是太阳在十二地支中,辐射形成的三条黑线,每年在一方。08年,三煞位在南方。而暗建亦为煞,动土修建造犯之凶祸立现,其按年、月流转,并不固定。08年,暗建为五黄,五黄所到之位离宫,即南方为暗建之位。

  南方位08年是五黄位,又是三煞位,暗建位,在八月份(阴历)流月五黄也落在离宫,五黄重叠,凶上加凶。

  也许有人会说,你不是一个真正的术士,没有济世救人的慈悲之心。我承认我是一个俗人,一个彻头彻尾跑江湖的神棍,佛门讲究慈悲为怀,普度众生,以证轮回之道。道家讲今生,重缘法、求长生,而我作为道门弟子,摆弄风水,道术,是我讨生活的一种方式。

  虽然我爱钱,李富贵也很有钱,但我还是犹豫不决。因为李富贵并不信我,倘若盲目道破其中玄机,不但会引来诸多猜忌,还会跟不明底细,不知背景的林珑结下大仇。

  如此出力不讨好的事情,我岂会去做,这不是我的风格,也不符合跑江湖的规矩。

  不过,我却十分好奇林珑为何不怕作法害人带来的后果。因为在道术中来讲,作法祈福,功德无量,作法害人,会损阴德,折阳寿,严重的甚至会祸及子孙后代。否则道上请人摆阵杀人,一般人不会去接,即便要钱不要命的接了,最便宜的张口也是几十万。

  “为了一点点钱财,便出手伤人,她不怕报应么?”我不禁转头望了林珑一眼,不曾想刚好迎上她的美目,四目相对之下,顿觉双目一阵刺痛,心中毫无隐私可言。林珑却是微微一笑,轻声道:“学的一身杨公诀,不懂天道也枉然。”声音细如蚊音,弱不可闻,却如晴天霹雳般的轰在我的耳边。

  学的一身杨公诀,不懂天道也枉然。”这话师傅也曾说过,而且是当着祖师爷的画像前说的。直到今日,我还依稀记得师傅落寞的表情,低沉的语调:“如风啊,你天资卓越,一生桃花诸多,我本想用六塔镇命之法,破你毕生桃花,传你衣钵,随我修行。可惜你迷恋红尘,贪图男欢女爱……”说到这里,师傅长叹一声,缓缓的闭上眼睛,道:“下山后,莫要被金钱蒙蔽双眼,迷失本性。”

  莫要被金钱蒙蔽双眼,迷失本性。这是师傅将我逐出山门前第一个忠告,也是他老人家留给我的宝贵经验。

  对于师傅的话,我一直铭记于心。下山这一年多来,每每遇到求助的人,我总会先考察其德行,然后再决定出手与否。而这个李富贵却是例外,我本就对他不熟悉,出手相助一方面是看在老太太年事已高,耽搁不起。另一方面是买房子时,他给打了个折。

  现下一想起师傅的叮嘱,林珑的告诫,我不禁仔细的打量了李富贵一番,用奇门面相起卦法算了一卦。这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原来这个李富贵此人早已劣迹斑斑,包情人养二奶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暂且不提,就是他开发的那些小区,动用暴力、威胁等手段拆迁,已是造成民怨四起。

  更何况,在此期间,他还动用了非常规的手段,逼死了两条人命。

  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原本我还有些同情李富贵,正在犹豫是否冒着跟林珑结仇的危险,帮他一把。现在我改变注意了,决定袖手旁观,不在理会这个视人命为草芥的恶霸。

  我想置身事外,可这李富贵却是偏偏不想让我如愿。从兴奋劲中缓过神来的他,不知道是商人的警惕性作怪,还是对林珑有所怀疑,只见他望了我一眼,随即拱手笑道:“柳先生,我是一俗人,林师傅说的太过玄奥,也十分神奇,能否帮忙解释一二。”

  投石问路!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凭心而论,要是在此之前,他出言询问,说不定我会直言相告,可现下卜算后得知他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且惹得天怒人怨,哪里还会告诉他真相。于是摸摸下巴,大有深意的扫了他一眼,笑道:“李老板莫非忘记一事不烦二主的规矩了么?”

  一事不烦二主,这是业类的规矩,也是暗指他事先没有找上我的意思。李富贵是个明白人,我相信他听了定会明白我不会给他任何建议。可是没想到,他不但没有就此打住,反而恬着脸再次笑道:“柳先生,俗话说请先生,不如遇先生,既然您精通此道,不如说出来,让我涨点见识如何?”

  “涨见识?”我扫了一眼站在一旁虎视眈眈,且有些警告韵味的林珑。再将目光锁定在李富贵那笑容可掬的脸颊,淡然道:“陈老板莫非在怀疑林道友?”

  猜穿不如说穿,这是我一贯的作风。

  这话一出口,众人脸色骤变,表情各不相同。林珑是浑身一颤,目光如刀般掠过我的脸颊,显露出吃惊的表情,很显然他对我说出这句话来感到十分意外。李富贵是眉头紧锁,连连摆手,解释道:“柳先生说笑了,我哪里会怀疑林师傅呢,只不过心中一时好奇罢了。”说罢双手抱拳,冲林珑不停作揖,口中道:“林师傅莫要误会,我真没有那个意思。”

  面对李富贵此地无银的解释,林珑冷哼一声,不再言语。而我则是摸着下巴,眯着眼睛,饶有兴趣的望着如同小丑般上跳下串的李富贵。

  李富贵见我不说话,也不知是平日里行贿惯了,还是以为我索要钱财。他连忙从桌上拿了一沓百元大钞,捧在手中,走到我的面前,恭敬道:“柳先生,这点小意思,还望您笑纳。”

  钱是好东西,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头百姓,乃至沿路乞讨的乞丐,无一不喜欢钱。我也不例外,面对这一万块钱,说不心动是假。但不足以令我改变初衷,且不说这一万块钱,远远不够让我跟林珑反目成仇,就是十万,百万,我也不会出手相助。

  且不说因果循环,报应之道,就是师门的戒律,也让我望而却步。在下山前,师傅就曾说过,倘若我助纣为虐,危害一方,他日师门必定会派人追讨我一身所学。

  为了这样一个毫无价值的人,不值得我这么去做。但,考虑到李富贵已生疑心,为了配合林珑的动作,我还是伸手将这钱接了过来,笑道:“既然李老板,如此豪爽,钱我收下了。”

  李富贵见我未加推辞,便将钱收下,大喜过望,露出比逛窑子还开心的笑容。而林珑则是峨眉紧锁,脸上变换莫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微微一笑,拿起桌上放置的茶碗,轻轻的抿了一口,道:“李老板求知若渴的心态我能理解,不过风水之道,一言两语也说不清楚。至于林师傅嘛……”说到这里,我顿了顿,扫了一眼林珑那绝美的容颜,李富贵那坐立不安,忧心忡忡的表情,沉声道:“林师傅的风水之道在我之上,李老板尽管放心,按照她说的去做准没错。”

  三人成虎的道理,在任何时候都非常适用。李富贵见我赞同林珑的说法,且对她推崇备至,心头疑虑顿去,拿起电话走出门外,开始着手安排相关事宜。

  李富贵一走,偌大的客厅只剩下我和林珑两人。林珑深深的望了我一眼,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柔声道:“多谢柳道兄成全。”说罢,双手抱拳一礼。

  #酷匠b3网ez永久1◇免◎…费看.小说$y

  我是一俗人,最讨厌繁文缛节,见她行礼顿觉头大,连忙伸手将她架住,笑道:“林师傅不必多礼,人在做,天在看,此人气数已尽,我只不过是顺手推舟而已。”

  林珑点点头,长叹一声,道:“是啊,举头三尺有神明,我这么做,也不过是顺应天道罢了。”

  就在我们两人闲聊间,门咯吱一声响,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李富贵那略显兴奋的声音立时传了过来:“林师傅,你吩咐的事情我都安排妥当了,人员和东西稍后就送到。”声音一落,李富贵满脸喜色的走了进来,很显然在刚才的电话中,他已将事情安排妥当。

  我见木已成舟,林珑一人足矣胜任,在此逗留无益,于是提出辞行。李富贵挽留了一番,见我去意已决,便不在勉强。

  在李富贵和林珑的相送之下,我来到奔驰车前。刚坐上车子,便听得耳边传来一阵柔美的声音:“请问柳道兄尊姓大名?留个联系方式可好?”转头望去,只见林珑一脸娇羞的摸样,煞是动人。

  作为男人,对于美女发出的邀请,一般很难拒绝。特别是像林珑这样的美人,我也不例外,在短暂的愣神后,我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姓名:柳如风。

  可话一出口,我便后悔了,因为这时,我想起了师傅那句忠告:逢佟莫扰,遇林莫理。

  林珑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表情变化,在得知我的姓名之后,口中念叨了两句,喃喃道:“柳如风,柳叶如风,独自飘零……”说到这里,她的脸色骤然剧变,似乎想起了什么似得,急忙问道:“柳道兄今年贵庚?何时生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