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道门秘术

  这个起卦法,属于旁门的东西,一般情况下,很难上卦。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不让这个姓林的姑娘小瞧我,我决定还是放手一搏。

  由于我烟瘾不大,平日口袋中就很少装烟,在这种情况下,更是没有携带香烟。好在李富贵抽烟,他一听说我需要香烟,二话没说直接给我弄了一条软中华。

  有钱人就是牛叉,我要一根香烟,他竟然给了我一条。不过,我也懒得在这件事情上过多纠缠,直接撕开烟盒,从中取了一根香烟夹在手中。

  那个林姓姑娘看着我夹烟的手势,原本不屑的表情,逐渐凝重了起来。至于她想什么,我无从得知。

  香烟起卦和六爻中铜钱摇卦,方法相差无几,只不过香烟起卦需要相应的手势和咒语。

  由于我曾经答应过那位道友,这个起卦法,绝不外传,除非是我正式收徒他才不予追究,所以这里不一一表述,以免坏了规矩。

  当我抽到第六口的时候,烟灰掉在地上,我看了一下时间,凌晨1点10分。

  “这卦好正哦,乾坤卦,天地否!”站在对面的林姓姑娘叫了起来。她这一叫,我颇有些意外,没想到她竟然也懂卦象,通六爻。

  主卦天地否,证明求得这件事不是吉卦。不过,好在六爻未动,只得其形,破之不难。

  为了不耽误时间,我吩咐李富贵取来三个鸡蛋,米,黄表纸和一根普通的缝衣针。

  这是小道门的方法,取中指血做媒介,鸡蛋是有生命的,等于把晦气转到了三个鸡蛋上,也就是三只鸡的生命中去,这和六爻中的替身法有些相似。

  我在施法,林姓姑娘却在一旁偷窥,按照道上的规矩,她这么做,明显是犯了大忌。不过,我也没有点破,也没有惩罚她。一来,这并不是我师门秘术,就算她学去了,我也没有违反门规。二来,这其中还有些咒语,她未必知道。

  法术很简单,十分钟内,施法完毕。老太太虽未立即转醒,但脸色红润了很多,连呼吸也平稳了,一看就知道没有大碍了。

  解决完问题后,我便提出辞行,这李富贵说什么也不肯让我走,非要留我吃宵夜。在对方盛情难却的情况下,我不得不答应下来。

  餐厅在一楼,当我看到一大桌子的菜肴时,不禁有些发呆,有大虾,有鲍鱼,有羊腿,有野味。

  我承认我是吃货,由于小时候家里穷,没什么东西吃,以致现在对于美食的诱惑,我始终无法抵挡。

  林姓姑娘看着我垂涎欲滴的表情,掩口一笑。我本以为她会耻笑我,或者是讽刺我,甚至我心里都做好了被羞辱的准备。没曾想,她却是抬手一礼,轻声道:“道兄请。”

  面对这姑娘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我有些摸不清头脑,更不知道对方打着什么主意。这姑娘见我不说话,于是笑了笑,说道:“在下逍遥门林珑,不知道兄是那派弟子?”

  “逍遥门?”听得叫林珑的姑娘报出的门派,我不禁微微一愣,这逍遥二字应该是取自庄子的逍遥游中的逍遥,一听就是道门。但逍遥门我的确没有听说过,道教比较单一,一共就那么几个支派,所以我也不敢确定这是不是道家的分支。

  林珑好像看出了我的疑惑一般,淡然一笑,道:“道兄不要误会,我们逍遥门是仙门的支派。”

  “仙门?”我微微一愣,脱口而出:“仙门?世上有仙么?”话一出口,我便意识到自己说错了,抛开仙人不说,这是一个信仰的问题。这句话倘若传到仙门那些大佬们的耳中,必定引来无边的麻烦。

  果然未出所料,话音刚落,林珑脸色骤变。我连忙抱拳行礼,口中道歉。好在这个姑娘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她见我主动承认错误,也不在追究,转而询问我的门派。

  按理说,她主动的报出自己的门派,我应该同样说出师门。但,我并没有这么做,莫要说一个丝毫不知底细的人,就是关系不错的人,我也不会随便告诉别人师门。因为做我们这一行,容易得罪人,稍有不注意,自己惹祸上身不说,甚至连师门都会跟着遭殃,所以出师的那一天,师傅特意告诫了我一些事情,不得擅自泄露师门就是其中之一。

  面对林珑的一再追问,我笑了笑,道:“乡野小派,不提也罢。”

  这林珑姑娘也是个明白人,她见我绝口不提门派之事,也不在勉强。话锋一转,问及了卦象。

  从良心上讲,我不愿跟她谈论这些东西,破卦之法本就是小道,不值得吹嘘。

  天地否,这卦看起来正,其实天在上,地在下,天地无交集,上下不通,不是好卦。相反,旁通地天泰,坤上乾下,上面是地,下面是天,看起来阴阳颠倒,其实上下交融,是大吉。天地否旁通地天泰,转了就是好卦。

  其实在起卦的时候,我就知道偏门的东西出不了乾坤卦,多是风、泽,也就是也就是巽卦和兑卦。如果卦里有乾坤,并且是主卦,阳卦,那肯定是故人讨厌,请走便是。

  。酷匠~g网Fz首发m

  简单的来说,那就是将附身的故人请走,老太太自然就痊愈了。

  闲聊了几句之后,我便发现这个叫林珑的姑娘老是问东扯西的,对我表现出一副浓厚的兴趣,这令我颇为无语。

  我不是一个自恋的人,我知道自己没有让女人一见顷心的资本,更没有让女人非我莫嫁的本事,她感兴趣的无非是我的传承和师门。这时,我才明白师傅说的那句的意思:漂亮,有心计,有手段的女人是最可怕的。

  一想起师傅,我不禁想起离开山门时,他拉着我的手说:“如风啊,下山后,你要记住为师的一句话,逢佟莫扰,遇林莫理。”

  八个字的偈语,很好理解。意思就是说,遇到姓佟的莫要去打扰,遇到姓林宁的莫要去理会。

  我也曾问过师傅这是为什么,师傅却是沉默不语。最后在我的苦苦哀求之下,这才道出其中玄机。原来我这一生会栽在一个女人的手中,这个女人的阴历生日带四,要么姓林,要么姓佟。

  现下见这个林珑姓林,又旁敲侧击的刺探我的隐私,我不由的暗生警觉,同时也存了忌惮之心。于是面对她的询问,我佯作不知,反而装作一副猪哥的摸样,死死盯着她的胸部和某些隐私部位。

  林珑大怒,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低骂了一句,拿起桌上的酒杯猛的灌了一口。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富贵从口袋中掏出两个红包,分别推到我和林珑的面前,笑道:“这点小意思,还望柳先生和林师傅笑纳。”

  办事拿钱,这是规矩,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红包摆在桌面上,我简单的扫了一眼,发现我的那个红包明显的要比那个林姓姑娘的要厚了很多。

  厚则表明钱多些。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来说,办成事的,跟没办成事,获得的报酬不同。可在我们这个行当里,只要出手了,即便事情没有办好,至少要给点香火钱。

  这个钱的多少,并无定数。有钱的,大方点的,可以多给点。没钱的,吝啬的,可以少给些。

  但,李富贵却是给的太少了。我的信封里装了二千块,林珑的红包里装了六百块。

  二千六!他老娘的命也太廉价了。

  二千六百块在富人的眼里,也就是吃顿饭,玩个妞的钱。可对穷人来说,特别是工薪阶层,二千六少说也顶上一个月工资了。

  特别是在08年金融危机那会,钱更是显得难挣,我一个无职业的闲人,又要供房,又要吃饭,钱对我来说显得尤为重要。

  看着红包中的二千块钱,我的心中微微涌起一丝怒意,但表面上未表露分毫,心下却暗暗打定主意,倘若这个李富贵下次有事求到我,一定要狠狠的宰他一刀。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那个林珑,她看着红包中的六百块钱,并没有表现出不悦的神色,反而笑了笑,将信封收了起来,口中道:“李老板太客气了,这事情没办成,你还给钱,我受之有愧啊。”话虽说的诚恳无比,可我总感觉其中隐含着一丝说清,道不明的韵味,特别是她说话时眼中的狡黠之色,更令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李富贵要倒霉了!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当李富贵假意客套之时,林珑却是连连摇头,口中长叹不已。

  神棍最大的优点是什么?故弄玄虚。

  她这一顿长吁短叹,李富贵顿时慌了手脚,连忙问道:“林师傅,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我母亲的病没好?”林珑看了他一眼,轻声道:“老太太的病好了。”李富贵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可这口气刚刚舒到嗓子眼,林珑再次说道:“李老板,你家的风水不大好,二月之内必定有事发生啊。”

  富人怕什么?怕死。富人信什么?信风水,信鬼神。

  李富贵一听家中风水有问题,连忙从椅子上爬了起来,叫道:“你说什么?你说我家的风水不好?”称呼由林师傅变成你了,由此可见他内心慌张到何种程度。

  不过想想也很正常,由于他老娘之事在先,这李富贵早已也认定我跟这位林姓姑娘是高人。莫要说现下林珑只是说风水有问题,就是说天上有头猪在飞,我怀疑这李富贵也深信不已。

  林珑望着李富贵满脸惊骇的模样,点点头。大步的走到院子中,指着别墅说道:“坐子山午向兼癸丁,但是为空亡线大凶格局,加上正门和侧门又开了五鬼门为大凶,还有更不好的是大门正前方几米之处,有一大的劈刀煞……”一番专业术言论,楞是将李富贵说的晕头转向,特别是大凶格局,五鬼门,劈刀煞,这几个词更是令他冷汗淋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