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游魂附体

  我从二十岁开始接触玄学,继而修道,做了五年的神棍。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放弃神棍这个职业。

  但我想说的是,这五年改变了我的人生,也颠覆了我的一些认知。

  在这五年内,我遇到太多太多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至今想起来,依旧是觉得匪夷所思。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神棍这个行当中的内幕,我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先从第一个事件说起吧,那是我二十五岁的时候。

  2008年的夏天,我在打坐中,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夜里十一点,一般人早已入睡,被手机吵醒,多少会有些怒意。但我并没有,因为我的交友圈子很窄,知道我号码的人并不多,这个点打电话给我的人一定有要事,否则不会轻易打扰我打坐。

  出乎意料的是号码很陌生,甚至说连见都没过。

  不过,我还是接通了电话,很快那头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您好,请问是柳先生么?我是南阳房地产公司的李富贵。”似乎怕我想不起来李富贵是谁,他再次提醒了一句:“柳先生现在住的天地豪庭小区就是我开发的,当时您买房子时,陈队长介绍我们认识的,不知道您还记得我么?”

  陈队长原名陈大壮,是刑警队大队长,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他一提起陈大壮,我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李富贵的样貌,方面大耳,满肚肥肠,为数不多的头发耷拉在硕大的脑袋上,尽显富贵本色。

  考虑到当初买房子时,他给打了折,虽然那个是看在陈大壮的面子上。但,我也不好意思动怒,只得随意的敷衍了一句:“李老板你好啊,不知道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么?”口中虽是这么说,心中却是盘算着这位李老板半夜打电话的用意。

  好在这位李老板也比较识趣,他听电话里我的声音有些不悦,立时明白打扰了我休息,于是直奔主题,三言两语道出目的。

  原来,他的母亲晚上忽然间昏迷不醒,送去医院也没有任何效果,于是便想到了撞邪,这才找上了我。

  像这种事,一般情况下,我不愿出手,一来,给价太低。二来,我讨厌房地产商。但考虑到老太太年事已高,再加上道家讲因果,买房是因,救治是果,最后考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后,我便下了楼,隔着老远就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停在小区门口,一个身着西装革履的小伙子站在车旁,一脸焦急的等待着。

  那小伙子一见我走了过来,连忙问道:“请问是柳先生吗?”我点点头,那小伙子如数重负的长舒了一口气,伸手将车门打开,冲我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恭敬的说道:“柳先生请。”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坐到车上。

  座位很软,空间很宽敞,这是我第一次坐上奔驰车的感觉。

  西郊湖边是富人区,那里的别墅很豪华,也很贵,贵到了离谱的境界,李富贵就住在这里。

  一个小时候后,当我来到李富贵的别墅,看着紧闭的大门时,不禁微微一愣,就连站在我身后的小伙子,也不禁停下了脚步。

  按理说,这李富贵有求于我,一定会在大门口迎接,可现下这个状况,却是截然相反。

  闭门羹!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就在这时,门咯吱一声轻响,一个倩丽的身影顿时吸引了我的目光。

  那是一个二十左右岁的姑娘,一身简约的休闲装,衬托着她均匀苗条的身材,如梦幻般清纯的大眼睛,只看一眼,就让人怦然心动,长发披肩,就如瑶池仙女一般。

  唯一格格不入的就是她手中拿着黄表纸。

  看到黄表纸,再看看她走路的姿态,我立即意识到她跟我是同一类人。

  在外行人的眼里,也许不知道这个黄表纸的作用,但我一看,就知道这是清屋子。在道术中讲,倘若房间不干净,可以拿黄表纸围着屋子扫,嘴里念咒开门请出去,然后将黄纸在院子外面烧了。

  事实与我猜测的一般无二,这姑娘一到院子中,便将黄表纸点燃,放在地上。

  在色狼的眼里,女人美不美看大腿,浪不浪看走向。但,我习惯看脸,因为从面相上可以得到很多东西,甚至连生理上的某些特征也能看出个大概。

  当然,这个不是我故意去看,而是出于人的一种本能。

  在灯光下,简单的扫了面前这个姑娘几眼,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却吓一跳,没想到这个看似纯洁,恍若仙女的姑娘,竟然是一个重欲的女子。

  按照面相学的说法,上唇代表情,下唇代表欲,倘若上唇较厚则表示此人重感情,对爱情抱有美丽的欢喜,下唇较厚的则重欲望,表示此人较为重视从肉体得到的快乐。上下唇平均,则表示此人对情和欲是平等的,而这个姑娘刚好是下嘴唇较厚。

  有了这个发现之后,我不禁多看了这个姑娘一眼。

  不知道是女人的本能反应,还是我猥琐的眼神引起了她的注意,又或者是修道之人的警惕性在作怪。当我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脸色时,这姑娘狠狠得瞪了我一眼,骂道:“看什么看?脑子里再想乱七八糟的东西,小心我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声音大而尖锐,骂完之后,便转身往房间里走去。

  我无奈的摇摇头,正欲跟上去解释两句,忽见李富贵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隔着老远,便伸出一双肥胖的双手迎了上来,口中道:“柳先生,终于把你盼来了,请进,请进。”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面对殷勤款款的李富贵,即便明知道对方请了一个师傅过来,摆出一副明显不信我的架势,我也只得按捺住心中的不悦,点点头走了进去。

  穿过几个房间,到了楼上我终于看到了李富贵的母亲。

  这是一个年过七旬的老太太,满头银发,面容清瘦。她躺在床上双目紧闭,一动不动,唯有鼻息间若有若无的气息,证明她是活着。

  那个年轻的姑娘,坐在老太太的身边,她见我们走了进来,先是扫了我一眼,随即站了起来,轻声道:“李老板,你的母亲状况不太好,看来这个附身很厉害啊。”

  “附身?”

  听到附身二字,我的眉头微微一皱,附身的种类很多,也很复杂,有魂魄,有妖物。按照科学的解释是磁场被破坏,可在玄学中的说法是阳气的散去或者减弱,造成体质发生变化,这样鬼魂就能冲破原本人自带的防御然后上身。

  对付附身的方法很多,但前提无一不是需要知道到底是什么附身。然而知道附身的方法,在我的印象中唯有天眼,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阴阳眼。

  天眼有天生的,有后天修成的,无论是道家,还是佛家,均有开天眼的方法。我接受的传承中也有开天眼的方法,只不过我法力不够,即便勉强开启天眼,也会导致一个星期的虚弱,通俗一点就是一周卧病在床。

  为了一个毫无关系的老太太,让我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不可能。

  站在一旁的李富贵一听说这个什么附身十分厉害,当场脸色就变了,甚至连声音都有些急促:“林师傅,那现在怎么办?”

  被称为林师傅的姑娘摇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屋子我也清了,灌顶也做了,老太太还是没醒我也没办法。”言语中,她见李富贵露出一副面如死灰的表情,连忙出言安慰了一句:“李老板不用担心,明天请我师傅来看看吧,他老人家一定有办法的。”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李富贵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我却十分清楚,灌顶和清屋子都无效,只能说明一点,这个姑娘的法力不够,或者说清屋子的步骤错了。

  不过,我没有明说,而是看了那姑娘一眼,露出淡淡笑容。不曾想,就这一眼,却惹上了麻烦,不但李富贵转过头来求我,就连那姑娘也冷笑一声,出言嘲讽:“一个跑江湖的下流胚子,满脑子肮脏的东西,有什么资格耻笑我,倘若你有本事,大可出手一试,将老太太救醒啊。”很显然,她对我刚才看她面相之事,一直耿耿于怀。

  我这个人吧,性子随和,一向就没有认为自己是好人,骂我下流胚子,色狼,无所谓,比这更难听的,我也见过。但骂我是跑江湖的,我就不乐意了,莫要说,我不是一个江湖神棍,就算是,行有行规,她也不能断了我的财路。

  于是我决定出手。

  虽然我没开天眼,无法得知老太太是什么附身。但这难不倒我,除了天眼,我还会六爻。

  六爻中的起卦方法很多,有铜钱摇卦,时间起卦,报数起卦,文字起卦,号码起卦,来人方位起卦,根据问事人的形体动作起卦,以衣服颜色起卦,人事物特征整合起卦等。

  更-。新5"最快!:上p酷`匠xU网

  而我最常用的还是铜钱起卦,可一想到铜钱,我不禁有些无语,来的时候,慌忙中竟然忘了将起卦的铜钱带在身上。

  不过,这并难不到我,除了铜钱以外,还可以用硬币来代替。比如说三枚一元的硬币,或者是一角的也可以。

  随后,我将需要铜钱或者硬币算卦,跟李富贵一说,他当时就傻眼了。对于一个富的流油的房地产商来说,十万二十万,他立马就能拿出来,可铜钱和硬币却是没有。

  站在一旁的林姓姑娘见我索要铜钱和硬币,耻笑道:“你明知道李老板家中没有硬币和铜钱,故意提出这个要求。你若有本事,何不算紫薇,用梅花呢?”

  面对这个林姓姑娘的屡次挑衅,我恨不得将她按倒,就地正法。我承认自己不会紫薇和梅花,当初跟师傅学道的时候,我怕博而不精,所以只学了一样六爻。

  没有铜钱,硬币也难不倒我。方法我还有一个,那便是道门支派的起卦法。以香烟起卦,这是当初是一个道友找我帮忙时传我的小法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