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助一身伤的快速穿过热闹的街道,引来无数的指指点点,佐助却没有力气去生气了,只想赶快考完那个无聊的考试。

  考试教室

  一个穿着橙色衣服的金发蓝瞳的少年费力的的完成了一个份身术,可惜造出来的就只是一个软趴趴的未知生物。

  伊鲁卡眼角一抽直接宣布,少年不合格

  “伊鲁卡老师,鸣人的体力运动能力都不错加上他也算是完成了份身术,你也让他毕业吧”

  水木老师貌似祥和的劝导,给了鸣人一丝希望。

  但是,伊鲁卡依旧不允许,鸣人生气的看着伊鲁卡。

  “好啦,鸣人你下去吧,下一个”

  突然教室的窗户被打开,狼狈的佐助从窗户里跳了进来,伊鲁卡看见佐助眼角是一抽,感觉以前被佐助打的伤变得更疼了,但是一看到佐助身上的伤,伊鲁卡好爸爸的性格让他瞬间忘记,他被佐助揍过。

  伊鲁卡上前看着佐助急切的询问道“佐助,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受伤”

  佐助躲开了伊鲁卡的手

  曾经的小鸣人愣愣的看着佐助,他金发里的一团动了动。

  “不用管我,要考什么”佐助看着教室里的三人,眉头一皱。

  酷.匠~网唯Vp一=正$版j,其他都g是v盗F¤版a

  伊鲁卡和佐助相处了四年,完全了解佐助的实力和性格,这四年来佐助的实力以一种极其恐怖的速度成长着,同时她那奇怪的性格也跟着成长。

  其中最显著的就是不喜欢人多,也就是佐助口中的群聚。

  “鸣人!你赶紧离开”伊鲁卡担心佐助爆发把这里的人全部送进医院

  鸣人头发里的那一团也不断的催促鸣人离开,考试失败遇上佐助鸣人,心情无比纠结,云豆无论看见他遇见谁都会是看戏的心情,很少,不对是第一次这么不想让他和谁碰面。

  鸣人看着身上带伤的佐助“是因为她么,等等,伊鲁卡老师叫他佐助”

  伊鲁卡见鸣人离开,忍着对佐助伤口的疑问,认真的说明考试说明。

  不出伊鲁卡的意料,佐助完美的通过,看着虽然身上全部是伤,但是精神十足,也算是验证了佐助说她没事。

  伊鲁卡看着佐助嫌弃的拿着护额负伤的独自离开,看着学校外孩子们和家长们的高兴的笑容,更觉得佐助的背影是那么孤单(完全没有)那么的凄凉(那是孤傲)

  鸣人看着开心毕业的同去学生,耳朵敏锐的听到大人们对他的厌恶,鸣人只觉得心里更怨恨了,为什么只有他要受到这种待遇

  “云豆,为什么”

  鸣人那如太阳般耀眼的金发中钻出来一只肥麻雀,云豆左右看了看,然后啄了啄鸣人的金发

  “狐狸太弱了”

  鸣人早就放弃和云豆争论关于他的称呼

  “我太弱了......到底什么算是强大”

  “啾,狐狸太弱了,这么点挫折就打倒你了”它的主人可是从来不在意外来一切因素,违背她意愿的人都要被咬杀,身为它的窝怎么能这么懦弱“狐狸,你不是要当上火影么,为了你的愿望就绝对不能放弃”我家主人就以咬杀所有肉食动物作为愿望

  鸣人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说的也是呢”

  云豆看着鸣人,它没见过这么失落的狐狸,连他金发都失了往日的耀眼。云豆想想它那孤傲却比任何人都要温柔的主人。如果没有太阳的照耀怎么能承托云朵的洁白。

  “狐狸~狐狸~宝宝的主人是麻雀,她的名字叫做佐助”云豆有预感狐狸会和佐助纠缠很久。

  鸣人愣住了,小时候第一个请他吃饭的人,刚才那个满身伤痕却仍然高傲的站的笔直少年,他看着佐助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很强,凭他绝对打不赢。佐助是个负伤易怒的狮王,而他恐怕在她的眼里就是随时可以咬死的草食动物

  “为什么佐助会那么强”

  “佐助的愿望,只是变强,变得更强,佐助的心一直都是那么的坚定,从来也没变过”

  鸣人没有说话,只是若有所思

  突然云豆离开了鸣人的头,飞走了。不一会,之前考试的时候帮他求情无果的水木老师,来和他说话,并告诉他,封印卷轴的事。

  鸣人站到最高的火影岩上,看着村子,想到:只要拿到了卷轴他就可以毕业了,他也可以变强,可以得到村子里的人认同。

  另一边

  换好衣服的,看不出一点受伤样子的佐助,眉头一挑的看着眼前卖萌的云豆“也就是说,你看上的那只狐狸就是那个金发小子。那个小子有麻烦了,让我去看这点,云豆,你是不是想被我咬杀”

  “佐助~~~答应人家嘛”云豆站到佐助肩膀,蹭着佐助的脸

  “不要”虽然大部分记不清了,但是她还记得第一次出场有三个人,再多一个就是群聚了。

  “佐助~~~~求你啦,佐助最疼云豆啦,一定会答应云豆吧,宝宝保证只是看着,只是等着狐狸有生命威胁的时候帮一下,只是帮一下。每天宝宝给佐助唱歌”接着蹭,它使劲蹭

  “.......”佐助沉默

  “就知道佐助最好,gogogo”云豆率先飞走

  她怎么不知道云豆会英文,一定又是六道骸。佐助冷哼的起身

  佐助坐在茂盛的树枝上,看着下面的闹剧,佐助只觉得无聊到极点,也吵闹到极点。

  天空由黑幕渐渐被太阳的光芒驱逐,阳光一缕缕从树叶的缝隙中穿过,照到树下刚刚拿到护额解开心结的少年和那个笑的温和的老师。

  离开森林的鸣人,像是突然感觉到什么回头看,只见一个穿着黑色高领衬衫,背后映着红白团扇的背影,那个人的肩膀上顶着陪他四年之久的云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