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看@V正\版、章g|节|M上。酷@A匠网:%

  当我话一完整个学校安安静静空无一声,很多奇怪的眼神望着我,过了一会一段挣扎的声音冒了出来

  “秋逸你敢对我这样!”

  声音很挣扎,我却看都没看他一眼,冷冷的说了一声

  “保安送人”

  说完我便往班上走,路上一堆一堆的人把路让开,虽然我今天特别风光,但是我身价什么时候才能提升到十个奇异币,我趴在桌子上,班上同学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一开始我觉得没什么,后来我才发现他们不是在看我,而是我背后一身女仆装的凉子,顿了顿我站起来推着凉子的背往外面走,一边走一边说道

  “你干嘛跟到这里来了”

  “阿勒女仆不是一直要跟着主人保护主人嘛”

  “就你这小身板还保护我,你先把你自己照顾好吧,别让我那么担心”

  “那~~这个意思就是说主人在担心我咯”

  “额……”

  刚出去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郑雨颜往这边走了两步头抵着看着我说道

  “对不起,他说只要我答应这样,就放过我所以……”

  “好了,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以后我们就当做不认识吧”

  说着我便推着凉子离开了,我一把将凉子推到校长的办公室,我像个小孩子似得直接推门进了校长室,便开了一口玩笑说道

  “哎真的是学校太危险了”

  “咦?我们的董事长同学怎么有心情来这里”

  “哦王子轩阿,我说你这人很奇怪哎,这么小在学校当校长”

  “什么叫这么小,我跟你们一个年级的,而且对于你来说我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吧”

  “嘿嘿,当初排行榜倒数的时候还受了你不少照顾”

  “没什么,我就是很好奇,你是用怎样的手段弄到学校的收购条件”

  王子轩一脸好奇的看着我,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秘密,对了帮我办下入学手续可以吧”

  “当然,你这董事长都发话我能不办呢,不过呢有个事情要拜托你做一下”

  “行吧你说,我能做就做”

  王子轩笑了笑说道“秋逸你知道象棋格局嘛?”

  “听说过,不过好像那种东西只出现在高档次人的身上”

  “嗯对,那你又知不知道基本规则呢?”

  “这个还真没听说过”

  “想知道嘛?”

  “怎么感觉有阴谋似得,你先说吧”

  “你走过象棋吧?”

  “当然,我父母经常教我”

  “那么象棋的棋子减半,两个兵,一炮一车一马一象一士一车,还有帅,八枚棋子,那么象棋格局内的一座建筑物等于一枚棋子,一枚棋子由自己信任并且愿意辅佐自己的人掌控,据我了解你有一家保镖公司,有很多大势力希望买下这个都没抢到手,就被你一个小屁孩随便抢到了哈哈”

  虽然王子轩笑得有些许嘲讽,但是我感觉到没有任何恶意也没太在意,我笑了笑回答道

  “七枚棋子,什么鬼那你说保镖公司等于什么棋子?”

  “当然这个是由你来定,保镖公司我个人觉得放在炮这个位置发挥的效果最大,因为保镖公司许多保镖都会保护一些其他的势力,如果有人要动这家保镖公司的话,那么其余的外势力肯定要介入,那么就发挥出了不一般的效果”

  “王子轩你这人果然不简单,那你说这么多希望我做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这个学校对我感情也特别重要,所以我希望你以后如果参加格局游戏,我希望你不要将学校放在兵的位置,因为所有的兵都没有一个有好结果的,我不希望学校被毁”

  “你放心,我是不会参加这种东西的,就算参加我也不会让学生去帮我承担压力”

  “哦呀,没想到挺有担当,那就谈谈入学的事情吧,其实已经帮你办好了,诺这个是她的学籍,叫凉子对吧是一个好名字,那么记得我们的约定哦”

  递给了我一袋学籍,便对我做了一个拜拜的手势,我笑了笑将学籍递给凉子说道

  “你赶紧给我去换校服去”

  “原来秋逸你是校服控阿”

  “你走,我还没那种恶趣味”

  王子轩对着凉子大声说道

  “对他就是校服控”

  说着凉子一只手摆弄着眼睛对我做了个鬼脸便向更衣室跑去,我叹了口气回了教室,回去的时候我特意去了一下以前班主任的办公室,班主任的东西已经没了,我叹了口气回了班,换好衣服的凉子刚回班就已经上课了,全班都期待着新的班主任“啪”门被打开了,进来的并不是班主任,而是毫无征兆的转学生

  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只是转学生,但是我愣是起了一身冷汗,这个人我认识,何止是认识可以说已经不能用简单的有仇来解释了,十年前的欺凌我很是深深的记得,还好她后来去美国了,但是她现在回国对于我来说相当于一个噩耗

  她在黑板上写了两个字“沫琪”并大声的说道

  “当初的离开并非我意,都是那群自以为是的大人的自作自受,今天我回来了,那么……”她一双眼睛盯着我,顺着视野全班的眼神都聚集在我身上,我被这一举动又弄出一身冷汗,顿了顿她继续说到

  “那么秋逸哥,我们继续来玩以前没有玩完的游戏吧”

  说着她眼角像冒着火似得,可能有人会问我为什么会怕她,因为格局游戏并不是别人告诉我的,当初就一直被她逼着玩格局游戏,不过那是纸牌游戏,当初的经历我深深的记得,我从来没有赢过她一次,可以说她的手法简直欺凌,我希望可以保护到所有棋子,但是她完全就是个反例子,她不惜一切代价都愿意将我的牌吃光,甚至不惜送我一座建筑

  每次都被将军的我,到后来也只有麻痹了,可以说上百局的格局游戏从来没有一次赢过她,所以从内心上就对她产生了畏惧,今天她再次回来无疑对我是一个噩耗,我内心像抗日般的战斗,说着她下了讲台慢慢走到我耳边说道

  “这次我们不玩卡牌,这次我们玩真正的格局游戏,输的人可是会输掉所以财产哦嘿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