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人群外面就能把里面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而且我身高还算可以,在外面也勉强能够看见里面的情况。

  只见不大的病房里放着三张床,靠近最里面的一张床周围围着不少人,为首的是一个留着板寸的男人,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貂皮,一看就是个大混子,剩下那些人都横眉立目的,也都不是善类。

  床上躺着一个男人,身体半躺半坐,浑身上下多处都缠着包扎用的白纱布,脸上的表情却很是平静,在床边坐着一个女孩儿,正是陈小雨。

  看来床上谈着的就是陈小雨他爹了。

  陈小雨的表情有些紧张害怕,但是却努力的想表现的镇定一些,她可能自己不知道,她现在小脸煞白,嘴唇都有点发青了。

  分开人群我和袁野就冲了进去,陈小雨的目光落在我身上的一下就愣了,而后就是十分惊讶。

  随着他的目光,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聚集到了我的身上。

  包括那个板寸男和他的那些小弟们。

  看了我一眼,板寸男明显对我这个十七岁的高中生很是不屑,转头又对陈小雨他爸道:“你到底要咋地,我今天可告诉你,要不行咱们就公了....”

  陈父冷哼一声“姓侯的,别扯犊子了,那天没砍死你算你命大,老哥我混江湖的时候你还在你娘怀里要奶吃呢,实话告诉你,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爱咋咋地!”

  “砍人的时候那么勇,事后耍无赖,陈老炮儿啊,你不亏是出了名的老流氓啊!”板寸男冷笑着“不过今天你在我这耍不出去,今天你要是不给钱,老子就带走你的女儿!”

  我靠,我吓了一跳,这县城虽说山高皇帝远的,但是也不至于乱到这种地步吧,现在围观的足有几十人,这个板寸男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说要绑架,真他妈太没有王法了。

  “你敢,有本事冲老子来!”陈父明显没有了刚才的那种牛逼劲儿,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度的紧张和气愤。

  “找你有个屁用,我还是来点实际行动吧,兄弟门,上!”板寸男一声令下,一个胖乎乎的小弟就上去抓陈小雨,陈小雨吓得往床头方向逃去,可是那才有多远,一把就让人给抓住了。

  陈父挣扎着想从床上起来,但是看样子是力不从心了,我一看也急了,猛地从后面把板寸男的脖子给搂住了,右手在腰间摸出了一把军刺就停在板寸男有些凸起的肚子上。

  这一举动惊动了所有人,不光是板寸男,就连陈小雨父女都愣了。

  “大义,你别瞎闹!”陈小雨喊道。

  陈父眼神诧异,还没搞清楚现在是啥情况。

  板寸男被我从床上拉了了起来跃跃欲试,紧张的看着我。

  “都给我滚出去!”我吼道。

  “都出去,都给我滚!”板寸男吓得声音都有些发抖了,料想他也知道顶在自己肚子上的这把凶器有多厉害。

  这些狗腿子西里呼噜都出了病房,就连其他病床上的患者都跑了,袁野把们从外面关上,点了支烟站在门口把风。

  我把板寸男拉到宽敞的地方让他跪下,然后把军刺就抵在他的脖子上,看看陈小雨和她父亲“小雨,你没事吧?”

  ☆^更|、新最9@快上o酷'匠7网t

  “大义,我家够乱的了,你还....”陈小雨急得快要哭了。

  “小伙子,你是小雨的同学?”陈小雨的爸爸问道。

  “我是小雨的同桌,听说这边出了事,我来我来看看。”

  我早就想好了怎么回答,但是转念想一想我做的这些事,哪像个高中生了。

  “把刀放下,姓候的闹不出什么花来。”陈父说着向袁野招了招手,伸出两只手指晃了晃,袁野马上心领神会,跑过来给他点了支烟。

  “爸,你不能...”

  陈父摆了摆手,看着地上跪着的板寸男“姓候的,你骗了我,前两天我没砍死你反而让你把我暗算了,你说,咱俩怎么办?”

  “陈哥,陈哥,我该死,我不是人啊!”板寸男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威风,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告饶。

  “小子,要他一只手。”陈父平静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是在哪来的那股子冲劲儿,正好板寸男磕头双手都放在地上,我一军刺正好穿透了他的手掌。

  病房里响起了杀猪般的叫声,陈小雨吓得小脸煞白,眼睛瞪得大大的,估计都快要昏过去了。

  陈父倒是很平静,稳稳地吸了口烟“你可以滚了,如果你不服,老子就在这等你,有本事你把老子活劈了。”

  我心中不禁钦佩陈父的英雄气概,一看就是个老炮儿,这种气魄装是装不出来的,完全是用岁月打磨出来的那种霸气。

  板寸男手上鲜血淋漓,还在连连磕头“我错了陈哥,我错了。”

  陈父说了声滚,板寸男起来就要往外跑,我紧走一步横在他的面前“就这么走是不是太容易点了?”

  板寸男一脸为难地看了看陈父,陈父不语。

  板寸男的右手被我扎坏了,从衣服里掏钱不方便,我觉得根本没有必要和这种人客气,用军刺指了指“连衣服一起脱了,然后赶紧滚!”

  板寸男一个扁屁都没敢放,乖乖地脱下了衣服放到了床上,然后还是不赶走,委屈地看着我。

  我心想就这种下三滥,仗着人多就威风凛凛,一旦落单了就怂的像一条癞皮狗,真他妈让人讨厌。

  在他屁股上狠狠蹬了一脚把他蹬了个大马趴,然后我拽着他的衣领把他拖仍出了病房。

  板寸男的那些小弟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脚踩着板寸男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和你们说,老子就在这里等你们,不服的就来,老子捅死一个够本,捅死两个就赚一个,我倒要看看你们哪个不要命,都给我滚!”

  一脚把板寸男踢了出去,他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连头都没回就带着人跑了。

  我骂了一句“狗逼”然后转身进屋,结果刚一转身就眼前一花,脸上挨了一巴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