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刘德明他爹的眼中射出两道光“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招惹我的儿子,还包括郭涛。”

  我靠,以为我是吓唬大的,再说了,我什么时候招惹过刘德明,追根寻源也是刘德明先打得我!

  “如果您能保证他不招惹我,我一定不让您为难。”

  刘老爹对我竖起大指“行,小伙子有前途,像你老爹。”

  这句话一出我的心猛然收缩了一下,眼神不由得警惕了起来。

  还好,刘老爹没再说什么话,而是吩咐司机开车离开。

  看着车缓缓消失在前方路口,我的心久久还不能平静下来。

  转眼就到了学期的末尾,刘德明再也没有找我什么麻烦,在学校里碰到了几次也都是漠然无视的样子。

  这段日子我们过得十分平静,每天吃喝玩乐十分快活,只不过偶尔我还会因为身边的空虚而想起陈小雨。

  刘德明老爹的一句话让我回到了刚入学时候的状态,远离打架,远离是非。

  同学们都在紧张的复习,而我们三个却几乎不怎么去上学了。

  我们三个几乎每天都宅在家里,只是偶尔的和鹏达出去采购点东西。

  另外,我们还迎来了一个新伙伴,我们班的富二代袁野。

  这个小子竟然也提前放假了,而且还每天到我们家来,一开始我让小实往外轰他,但是架不住这小子每天都来,而且还好吃好喝的送过来。

  终于,他还是加入到了我们的队伍中。

  四个人的日子就比较好过了,因为可以搓麻了。

  有时候我想想这样的日子也挺好,与世无争,没有人来打扰,还有吃有喝有钱花。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袁野加入不久,我就从他嘴里得到了一个足够让我抓狂的消息。

  陈小雨家里突遭变故,父亲成了残疾,家里举债十几万,陈小雨前阵子退学就是为了帮助家里还债....

  晴天霹雳,绝对的晴天霹雳。

  这也解释了那天晚上陈小雨的反常举动和突然离开的谜团。

  这丫头脾气太倔强了....

  得到消息的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独自一人出门,和袁野会和之后往县城赶去。

  县城虽不远,但是冬季行车速度提不起来,整整走了一上午才到,我坐在后面一直紧闭双目眉头紧皱,心里乱的跟什么似的。

  “义哥,到了那你可别冲动啊,你要是说去帮助她,她肯定不接收的。”袁野嘱咐道。

  “我知道。”我点了点头。

  对陈小雨的了解我可能真的还不如袁野,袁野这个小子虽然纨绔,但是做什么事情却都有个钻劲儿,就好比陈小雨这件事,他竟然把陈小雨的来龙去脉摸得一清二楚,身高体重三围,家住哪里,父母名姓全都一清二楚,我甚至都怀疑她是不是连陈小雨的生理期也了如指掌。

  在路上他给我介绍了一下她家的近况,说陈小雨的父亲因为与合伙人发生矛盾而被砍成了重伤,一手一脚肯定残废了,陈小雨的奶奶知道之后一场大病也去世了。

  不仅如此,家里现在每天都是债主堵门,而且设套骗陈小雨父亲的那伙人还经常上门找事,家里的日子可谓是苦不堪言。

  我听完了之后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千斤巨石一般,真恨不得到了那就把陈小雨从苦水里捞出来,但是想想自己的能力和陈小雨的脾气,恐怕这些都只能想想罢了。

  终于,我们找到了陈小雨家所在的小区,听袁野说原来的好房子已经卖了抵债,现在这房子是租的。

  小区挺破旧的,一看就是盖了几十年的老房子,胡同口就是垃圾山,里面都是沙土地,冻得结结实实,冰层里也有很多的垃圾,还有死耗子。

  怎么住在这种地方.....

  敲了敲陈小雨家的门,里面没有人搭话,我和袁野确认了一下地址,只好就在车里等。

  袁野这小子不知道是真的把我当了老大还是够义气,车子一直就没熄火,暖气给的很足,就这样一直等到太阳落山,我都有点过意不去了,这得多少油钱。

  一直到了晚上八点多还是没有人回来,鹏达的传呼倒是来了,借了袁野的大哥大回了个电话,告知了他们我的位置,让他们不要担心。

  放下电话我告诉袁野今天就这样吧,先找个地方住下来。

  县城里唯一的招待所,条件虽然差点好在还算干净,我们两个勉强忍了一夜。

  我几乎一夜都没怎么合眼,几次都想去陈小雨家,心说半夜你家总会有人吧,但是想想还是算了,这样做太古怪了,有谁看同学是大半夜去的。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袁野还没醒,我一个人先去了趟陈小雨家,仍然没人,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袁野就来了,还买了些吃的。

  “义哥,这么等下去不是办法,我们今天去医院找一找吧,兴许她爸还没出院,所以家里也没人。”袁野边吃包子边说。

  我也知道答应,吃完了之后我们两个便以陈小雨家为中心准备挨着个医院的找。

  事实证明我们多虑了,县城里就只有一个大医院,我们没怎么费劲第一站就找到了。

  这个医院的条件实在是太差了,差都已经形容不了了,浅色的瓷砖地现在都成黑色的了,墙体也都是老旧不堪,走廊里迷茫着厕所和消毒水的混合味道。

  就是如此,医院的过道里都加满了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

  打听明白了我们便循着路往病房找去,还没到病房,就听见前面一阵的吵嚷,而且前面不远处的病房门口围着不少的人。

  “义哥,好像有热闹看。”袁野这小子愿意凑热闹。

  我根本没心思看热闹,脚步急促,眼睛盯着病房的门牌号寻找着陈小雨父亲的病房。

  看*W正L版章节)上%酷匠网69

  结果,门口围着一堆人的就正是我要找的那间病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