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着我就感觉刘德明想要骑到我身上。

  这可不行,打架如果被人搞定了骑乘位就彻底傻了,我赶紧奋力一滚,刘德明差点被我拽趴下,努力把腿抽了出去,用力过猛摔了个后仰。

  我借机会翻身爬起,不等站起来整个人就扑了出去,你大爷的,老子先骑骑你个兔崽子吧!

  这一扑还真成功了,刘德明想要举拳打我的脸却因为距离完全够不到。

  你够不到老子可能够得到!

  王八拳在这种时候威力是很大的,没几下刘德明脸上就见血了,我心想这也没什么,练过又怎么样!

  结果我正美着呢,就觉得身子被猛然顶了起来,刘德明借着空隙身子往下一窜,两条腿竟然从后面盘上了我的脖子,我这一惊之下没反应过来,身子整个被拧到了后面,脖子差点没摔折了。

  这一下我差点没晕过去,双手撑地用力晃了晃脑袋这才能看清楚东西,还好我刚才那几拳把他也打得够呛,要不然这一下我就彻底废了。

  再打下去刘德明就认真起来了,脚步灵活绕着我打,我多大功夫我就觉得天旋地转,渐渐没力气了。

  我没力气人家可有,刘德明突然展开了猛烈地攻击,拳头像雨点一样向我打来。

  我双臂护脸,感觉一拳拳打过来力气都很大,心说要找个空隙反击才行,这样防守下去早晚是要挨打的。

  终于,第一轮强攻到了末尾,我找了个空隙就要反击,结果刚把脸露出来,一个大拳头就飞一般地打向我眼前,我都没来得及躲,整个人就摔了个仰面朝天。

  台下一阵欢呼声,我感觉左眼剧痛无比,心中闪念是不是被打瞎了。

  还好,我还能看的见。

  我看见刘德明就站在我的身前,从下往上看他显得更高大了。

  我浑身没有力气,躺在地上一手捂着眼睛,用力地喘着粗气。

  “好了大明,今天就到这里吧。”是徐老大的声音。

  然后就是刘德明冷哼的声音“哼,行,看在你徐老大的面子上今天就这么着了,不过今天我得借着这个机会让大家认识一下这个高一的扛把子!”

  “你妈的刘德明,别他妈得便宜卖乖....”我们这边照例还是小实先爆发,不过约战的时候是不允许别人登台的,只要刘德明不跳下去,登上来就算是坏了规矩。

  “他就是当年西区鼎鼎大名的狗头,当年仗着老爹兴风作浪....”

  我听到这里感到一种恐惧,那件事情要是说出去,恐怕我们三个就危险了。

  还好,刘德明并没有提那件事,只是说我们三个空有虚名,现在我老爹不在了我们也就完了云云。

  随便吧,我们兄弟的名声反正已经没人再提了,今天我又被他打得满地找牙,就算不刨老底儿也丢人丢到家了。

  “而且!”刘德明说的起劲儿,嘴角直冒白沫子“听说他的同桌,叫陈小雨的,听说被他给糟蹋了,人家姑娘不好意思今天转学走了,你们说,他是不是个畜生啊!”

  你大爷,刘德明,我日你祖宗八代,这种不要脸的瞎话你也能说出来,还说的这么有鼻子有眼的。

  关键是刘德明诋毁了陈小雨的名誉!

  你说我不是人干了缺德事儿可以,但是你不能侮辱陈小雨!

  那一刻我感觉我被气得浑身发抖,全身的血似乎都在脑袋上,也不知道怎么就从地上跳了起来,然后把正在胡说的刘德明扑倒在地。

  然后就是拳头,我那缠绕着白色绷带的拳头,一点点被鲜血染红,直到最后断掉,崩开,露出手上丑陋的伤口。

  但是我还在不停地打,不停地打,嘴里发出一连串的咆哮....

  我想杀了他,就是现在....

  我被拉开的时候刘德明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他带着的那五十几人整个过程无一人有所行动,眼睁睁地看着刘德明被疯了一样的我打成重伤。

  之后我被送到了医院,那个给我包扎伤口的医生一边给我处理伤口一边抱怨为什么又弄破了。

  为什么?因为他侮辱了陈小雨。

  刘德明三天没来学校,听说鼻梁骨和眉骨都被坏了,门牙被打掉了一个,还好,眼睛并没有受伤,但是一只耳朵的听力现在还不能确定能不能恢复。

  “卧槽,大义,你小宇宙爆发了吧,完胜啊完胜!”小实这两天都是欢天喜地,因为现在我们已经是名义上的高一高二扛把子了。

  鹏达一如既往的闷葫芦到底,抽了口烟“别忘了他爹。”

  “他爹,对,他爹,最近有风声吗?”小实难得变得严肃了起来。

  我这两天的话都很少,心说随便吧,反正他爹再猛也不能把我杀了,大不了就再去住两天医院,一报还一报。

  就在这天放学之后,学校门口停了一辆奔驰轿车,我对车不太懂,但我知道只要是奔驰就不便宜。

  一个二三十岁的男人看样子是司机,见到我们之后招了招手。

  “谁?”小实小声问我,我摇了摇头,但是心里已经猜着十有八九就是刘德明家的人。

  看来这一劫躲是躲不过去的。

  “我要是有危险你们两个不许过去....”

  他俩没说话,也没有再跟上来,我一个人走了过去。

  车窗在我靠近的时候缓缓降下,里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很瘦,头发乌黑,戴着一副金边眼镜。

  1~酷Y+匠网}!正版首PJ发x

  “大明是被你打的?”男人问道。

  “儿子挨打了老子要出头吗?”我很不屑地道。

  男人冷哼一声“我儿子是和你主动约战,愿赌服输,我不会因为这个为难你。”

  我的心顿时从嗓子眼滑了下去,心说刘德明的老爹倒还算讲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