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来,天上竟然还飘起了雪花,周末的傍晚路上人特别少,天刚黑下来,各家都点起了灯,我们俩并排走在路上,别说还真有点气氛。

  可惜的是一路上陈小雨也没怎么说话,就是一个劲儿的低头走路,我心里的感觉怪怪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所以也没有主动搭话。

  一直到了学校门口,马上就要分开了,我才说了一句“快回去吧”。

  陈小雨回头看看我,我感觉那眼神怪得很。

  “谢谢你们!”陈小雨说话的时候似乎眼中带泪。

  “小雨,你要是有什么事就说出来,我们会....”我还是觉得这个丫头今天不对,但是她最后还是摇了摇头,独自一人回了学生宿舍。

  我站在雪天里愣了半天,雪越下越大,我眼前一直闪现着陈小雨的背影,不知道为何有一种失落的感觉袭上心头。

  我一个人又走着回了家,回来之后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整整一夜。

  第二天早上先去医院换药,手上的伤口看起来特别恐怖,还是包上点纱布比较好。

  我心里一直惦记着陈小雨,心急火燎的到了学校,发现陈小雨竟然还没到,我的心里一阵发空,一个劲儿的往走廊里张望,希望那个身影快点出现。

  “我说你魂儿掉了!”小实看我手足无措的样子笑着说道“不就是闺蜜来得晚一点吗,至于不!”

  “滚出我的视线,立刻,马上!”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反正烦得很。

  小实被我赶了回去,和鹏达两个人不知道聊啥。

  一直到上课了,老师都来了,陈小雨还是没来,我心想是不是昨天晚上着凉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课,我如飞似箭就冲了出去,直奔学生宿舍。

  心里着急,脚下生风,进了宿舍大门直接就冲了上楼梯,身后宿管老师一声断喝从屋子里冲了出来,等她追上我的时候我都已经到了二楼了。

  到了二楼我才反应过来,我根本就不知道陈小雨住那间屋子。

  “小雨!陈小雨!”我索性在走廊里大喊起来,希望陈小雨能够听见。

  “哎!”宿管老师也啥到了二楼“你哪个班的,找谁啊!”

  “老师,我找陈小雨。”我和她来硬的也没用,所以还是客气点。

  “找人到楼下等....”

  你大爷,信不信老子一脚踹的你更年期提前!

  我灰溜溜的回到一楼,鹏达和小实也追了过来,那个宿管老师一路没有个好眼神地看着我们,装模作样地翻了翻手上的一个破本“陈小雨今天早上退寝了!”

  我脑子当时就嗡了一声,这都是什么情况!

  “为啥呀?”小实问道。

  “不知道不知道,东西已经拿走了,现在应该在领导那办手续呢。”

  我脑子完全没有意识,但是人已经冲出了宿舍,狂奔着往校长室而去。

  可惜等待我的是紧锁的大门,别说陈小雨,连校长都不在。

  N酷“◇匠!M网j首)发+T

  像是没了魂一样我回了教室,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就开始发呆,脑子里全是昨天这个丫头反常的举动,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难道我真的喜欢上她了?要不然我怎么会这么着急呢?

  真他妈的纠结,这女人怎么连句话都不说就走了,还口口声声说我们是朋友,完全都是狗屁!

  “大义,没事的,你别太担心了。”鹏达和小实不知道啥时候也回来了。

  我摇摇头,竟然掏出了一支烟,结果还没点着就被鹏达给抢了下去“你麻痹你疯了,这是教室!”

  接下来鹏达说的什么我根本就听不见了,脑子里都是陈小雨。

  好不容易挨到了午休时间,我收拾好了东西,告诉鹏达他们我先回去了,便一个人离开了学校。

  又去校长室看了看,结果还是没人,又到陈小雨回家的车站去看了看,当然也不可能碰到,心里烦透了,也不知道怎么走到的家,反正回家的时候浑身上下都被雪打透了,屋里的暖气扑到脸上,才感觉到身上的冰凉。

  整整一个下午我都在客厅里坐着,看着桌上的传呼机发呆,期盼着下一秒传呼机就会响,结果一直等到鹏达他们回来,传呼机还是静静的躺在桌上。

  “哟哟哟,纯情的小处男是不是春心大动了!”小实一进屋看见我就是挤眉弄眼嬉皮笑脸地道“唉,可惜啊,一段纯洁的感情还没开始就这么结束了,真是太可惜了....”

  “在我动手削你之前赶紧滚!”我真想抓起桌上的烟缸给他来一下。

  “行了吧。”鹏达脱了衣服也坐了过来“我们都给你打听好了,陈小雨家里有事,回县城了。”

  我一下就来了精神“转学了?”

  “应该是吧。”

  我猛地抓起衣服就往外冲。

  “哎哎哎,你干啥去?”

  “我去找她,你们不用等我吃饭了。”说着我就要开门往外走,小实过来一把拉住我,指了指窗户外面“活爹,现在几点了!”

  看看窗外,已经漆黑一片了。

  “你去不了了,明天学校还有人等你呢。”鹏达道。

  知道了准信了我心里也不那么着急了,有坐了回去“谁等我?”

  小实像是说评书一样的把事情介绍了一下,我这才听明白,我不在这一下午他俩原来过得这么热闹。

  我离开学校没多久高二的刘德明就带着人来了,口口声声说要给他表弟郭涛报仇,结果就在我们班级门口发生了口角,正要动手的时候我们的班主任却来了,刘德明他们被批了一顿赶走了。

  但是当天下午刘德明的约战书就发下来了,指名点姓要我应战。

  不仅如此,刘德明还放出话去,如果我把他打败了,那我就是三中有史以来第一个,同时成为两个年级扛把子的猛人,比我那自开三瓶的壮举还要牛逼一万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