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情之后我感到刘德明这个小子实在是太阴损,算计了我还让我碍于徐老大的面子不能直接找他报仇。

  阴损这个事其实要玩谁都会,至少我就会。

  一连三天,每天庄道全都会找茬和郭涛这小子打上一架,而且每次都是郭涛吃亏,最后一次更是被庄道全这个疯子把左边耳朵踢掉了一大半,到医院缝了四针,差点没毁容。

  刘德明找到了我,说让我管教好自家的小弟,我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就把他噎得直翻白眼,

  “这是我们高一的事情,刘老大好像管得有点太宽了!”

  我就是要让他知道,老子打的就是你表弟,不服你咬我啊!

  为了给庄道全庆功,我做东,晚上哥几个大吃大喝了一顿,一个个喝的东倒西歪的了才结束,小实提议去挪威森林继续high,我们几个就又打车杀到了挪威森林。

  挪威森林是我们这边数一数二的酒吧,里面驻唱的歌手老孟是我学吉他时候的哥们,老孟见我来了很热情,拉过来一箱子啤酒我们就又干了起来。

  酒吧这个地方越晚人越多,十点多的时候几乎每个包厢都有了人,挪威森林里热闹非凡,叮叮咣咣的的士高音乐震耳欲聋。

  庄道全去了趟卫生间,回来之后凑到我旁边,贴着我的耳朵说道:“义哥,郭涛也在呢。”

  &g酷uG匠@网正*版r首发

  我当时就来了兴奋劲儿,笑着道:“那还等什么,干他个小逼养的!”

  老孟已经有点醉了,听到我的话之后含糊地问道:“要干谁,在我的场子你可别闹啊!”

  他还没说完,我已经带着人冲出了包厢,庄道全指引着我们,我们很快就找到了郭涛的包厢。

  小实一马当先推门就闯了进去,包厢里几个人顿时都被惊呆了,我穿进去的时候,正好看见郭涛把一只咸猪手从他旁边的姑娘衣服里抽出来。

  “哟呵,小伙子们玩得挺尽兴了!”小实笑道。

  坐在门口的一个长毛小子刚要暴起,小实反手一瓶子就砸到了他脑袋上,这小子应声倒地,姑娘们发出尖叫声,我一个飞脚正好踹在郭涛的脸上。

  我骑在郭涛的身上把他按进了沙发里,一拳接一拳地打在郭涛脸上,郭涛被我打得根本没有了还手之力,鼻子和嘴里全是鲜血,最后眉骨也被我打破了,鲜血淋漓。

  打着打着我体内的怒火不知道咋地被激发了,心里想着刘德明这个小人,拳头像是暴雨一样落在郭涛身上,好像要把他打死一样。

  最后我的拳头被人拉住,我像个疯子一样回头怒视,原来是鹏达。

  “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鹏达道。

  我再看郭涛,已经是满脸血迹,眼神惊恐,我都被鹏达拉住了他都没敢还手。

  包厢里其他人,包括郭涛这边的人,都用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从郭涛身上下来,狠狠地朝他吐了一口。

  “兄弟两个都他妈是孬种!”我骂道,鹏达又拉了我一把,我跟着他走出了包厢。

  “你怎么了?”鹏达问道。

  “没事,就是想到了那天被刘德明阴了,心里不爽....”

  “刘德明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怕了?”我边点烟边笑着说道。

  鹏达好像被气乐了,拍拍我的肩膀道:“叫上兄弟们回家吧。”

  这一夜我睡得很香,可能是借着酒劲,也可能是打人打累了,总之早上陈小雨呼我我都没听见。

  刚起来老妈就来了电话,我迷迷糊糊什么也没听明白,就听明白他说给我卡里打了两万块钱。

  鹏达和小实这两个小子比我还能睡,我上完厕所巡视了一圈之后也没叫他们两个,穿好衣服出门打车去学校,半个小时之后我又回来了,因为今天是星期六。

  刚下出租车,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喊我,转头看去,果然是陈小雨。

  这丫头不知道在外面站了多久,小脸冻得通红,虽然穿的跟个面包似的,也已经冻得浑身发抖了。

  “你咋跑我家来了?”

  “能不能先回家再说!”

  无语!

  进了屋,家里面还是一片寂静,给陈小雨倒了杯热水,这丫头真的冻坏了,两只小手跟两根胡萝卜似的,握着茶杯一个劲哆嗦。

  “你傻啊,不会上来敲门啊!”

  “敲了,没人开....”

  “这两个猪....”我恶毒的瞪视了一眼那两个人的房间门。

  “你没事了吧,听说昨晚你又打架了...”

  “没你的事,你大周末不回家你上我这来干啥?”

  陈小雨也没回答,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个劲的发愣。

  正聊着,小实的房门突然一开,一个赤条条的大汉从门里晃了出来,就这么在陈小雨的面前经过走进了卫生间。

  陈小雨眼神惊恐地一直目送着小实走进卫生间,良久,卫生间的门再次打开,小实晃荡着又回了屋,咣当一声把门关上,屋里又恢复了宁静。

  陈小雨今天的状态很反常,我一开始以为是被小实吓到了,后来发觉不是这么回事。

  “你有什么事吧?”我问道。

  陈小雨明显一愣“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就是没意思过来找你们玩的。”

  明明就是在掩饰....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她突然一改刚才的颓废,表情也开心活泼了起来,不过我看得出她这完全是一种拙略的掩饰。

  既然她不想说,我也不想多问,所以也就岔开了话题。

  中午吃了火锅,下午玩了会儿麻将,我一直注意着陈小雨,她一直是阴晴不定,时不时就走神。

  一直到了傍晚,我送她回去,外面冷得要命,本来想打个车回去,结果也不知道这个丫头哪根神经搭错线了,居然说要走一走。

  走就走吧,人家姑娘主动约我散步我要是还装蛋是不是就有点太装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