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时分,我已经带着二十二人出现在事先交代好的地点,身边有徐老大派过来的一个高三的学长,他负责指人,而我们就是名副其实的“指哪打哪”。

  放学的人潮涌出来,我和鹏达小实加上学长四个人来到了学校大门口,学长在人群中寻找着今天的目标,我们三个就像是学长带着的三头猎狗一样随时准备出击。

  “就是他,那个小黄毛!”

  学长一声令下,我们三人还没看到人就先往人群冲去,我抬眼一看,就在靠近我们这边的人群边缘,一个长得流里流气的黄毛瘦高个正边说笑边往外走,身旁还搂着一个小丫头,听徐老大介绍,这个黄毛就是现在十二中的头面人物孔华

  我不由分说上去一把就揪住了孔华的黄毛,他还没反应过来身子已经不由自主弯了下来,鹏达上去对着他的脸就是两脚,我顺势拽着他就往街道对面拖。

  后面又出来几个人,鹏达和小实顶了上去,这时候我已经把孔华连拖带拽地拖过了马路。

  一把将他推进我们的人群之中,手下小弟迅速围了上来,孔华嘴里骂着倒了下去,之后就再也没站起来,我往学校门口望了望,果然如我所料,鹏达和小实已经退了回来,而且身后还跟着不下五十几人。

  放学的学生有的驻足观望,有的迅速离开了,孔华已经被我打得体无完肤,我喊了一声“撤”,我们一伙人迅速往不远处一个小区内跑去。

  小区内有刘德明的人会给我们接应,而且按照徐老大的吩咐,刘德明这次会带高二高三一共六七十人。

  这个小区是徐老大特地选的,只有前面一个出口,只要十二中的人进来我们就可以把他们包了饺子。

  我们一路狂奔跑进了小区,身后十二中的追兵紧随而来,人数已经扩大到了六七十人,我们这二十二个人站在院子中,我点上一支烟,拿出袖子里藏着的短棍,准备按照计划先和对方交手。

  十二中的人此刻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带头的几个像疯了一样骂着就向我们冲了过来,我和鹏达小实身先士卒,挥舞着短棍就冲了进去。

  和我对脸的一个高个子想要仗着腿长给我一脚,被我轻轻闪过一棒子砸到迎面骨上,然后又是一棍砸在他脑袋上,这小子顿时就倒了。

  紧跟着就进入了混战,我根本就分不清是不是我自己人,只要出现在我眼前的我都会给他一棍,我打倒了大概四五个,后背被人狠踹了一脚,我往前抢了两步,脚下一打滑就摔了个狗啃屎,紧跟着脑袋上就被瞬间踹了三脚。

  我一点都没晕,甚至都没有感觉,直到我倒下的一刻我才想到,

  “接应我们的人呢?”

  我站不起来了,不停地有脚落在我后背各个位置,我只能尽量护住我的后脑勺,多年群殴的经验告诉我,就这种混战失手打死人的事情是最常见的。

  过了也就是不到两分钟,我感觉后脖领子一紧被提了起来,还么等看清面前的人,肚子上就被狠狠踹了一脚,我弓着身子往后退了两步,脸上又被甩了两巴掌。

  浑身疼,这是我唯一的感觉。

  “小逼养的,你是哪的?是三中的吗?”

  我抬头看看,正是孔华,他满脸是血,在小区不算明亮的灯光下,像个丧尸。

  我啥也不想说,我就想知道接应我们的人哪去了,说好的包饺子怎么稀里糊涂把我给包进去了。

  “你麻痹问你话呢!”

  又是两巴掌甩到我脸上,我的脸被打的侧到了一边,我这才看见鹏达小实还有那十几个兄弟正跪在旁边,一个个眼睛都看着我。

  -(酷●匠X)网^正版首TW发

  “操你妈的,给我打!”

  我又被打倒,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打我,总之又是一顿拳打脚踢,直到院子里又乱了起来,落在我身上的打击才告一段落。

  我挣扎着起来,看见院子里又打成了一片,鹏达小实他们也都又加入了战团,我像疯了一样也冲了进去,见人就打。

  这时候才算是把二中这帮崽子包了饺子,最后战斗结束的时候我脚步都有点站不稳了,鹏达不知道从哪冲了过来,扶着我先离开了小区。

  我临走时候找了半天刘德明也没有找到。

  等到打车离开的时候,我看到我的双手手背一片鲜血模糊,我脑子一片茫然,如梦似幻,只有一个念头真实无比,

  “刘德明,我要宰了你!”

  .....

  第二天一大早,我双手都缠着绷带,鼻青脸肿满脸怒气地冲进了高三的教学楼里。

  我得到的回答是,昨天晚上高二高三的队伍集结好了之后却一直没见到刘德明的人,直到很晚了徐老大才得知刘德明在送女朋友回家的路上被人堵了,所以高二高三的队伍才迟到了,等他们到达小区的时候,我正在挨打。

  我找到徐老大的时候刘德明也在和徐老大在一起,我二话不说上去就先给刘德明来了个腮拳,钻心的疼痛从指关节传来,刘德明看样子还想还手,徐老大却横在了我们两个面前。

  “大义,冷静,看我的了,看我的了!”徐老大也面带愧色地道。

  我后撤一步,咬着牙瞪着眼,手上的白纱布已经透出了红色。

  “大明,你给大义道个歉,看你把人家害的....”徐老大语带命令。

  刘德明的表情丝毫不加掩饰,虽然嘴上说着道歉的话,但是表情上所表现出的潜台词分明就是“老子玩的就是你,玩死你,不服你咬我啊!”的话,我真想当场就处置了他,但是碍于徐老大的面子,我还是生生忍下了。

  刘德明道完歉后先离开了,徐老大拍拍我的肩膀,宽慰道:“这次是我做的不好,后来才知道刘德明和你有过节,算我欠你个人情,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事就算了吧。”

  我看了看徐老大,很认真地道:“徐老大,你敢保证你和刘德明不是串通一气吗?”

  徐老大脸上明显显出了不悦,道:“如果我和他联手整你,何必还要去救你呢?”

  “那就好...”我点点头。

  “有什么好的?”

  我很郑重地看向徐老的眼睛,道:“这样我就不用连您一起挑了!”

  说完我就走下了楼梯,往自己的班级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