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陈小雨看着桌上叠的很工整的挑战信问道。

  “打架通知...”

  酷t匠-3网X#唯一正^/版/a,R其&他S(都!是}盗px版

  “打打打,一天就知道打,你们来学校是学习的还是打架的,你们不用交学费吗?”

  陈小雨今天一反常态,竟然掺和气我的事情来,这让我感到很是不爽。

  “没你的事!小丫头片子你懂个啥!”

  “你....打吧打吧...反正受伤了我也不疼!”

  无语啊,平时也不见你这么激动,今天这是怎么了?

  一班的郭涛,底细不详,我对他唯一的唯一的印象就是又一次看到他在操场上与人打架,很牛逼地喊出了一声:

  “三中没有人敢碰我!”

  当时这句话被传为笑谈。

  这种小丑一样的人物,竟然也会约我一战。

  战场还是老地方,下了几场雪之后场地周围都堆满了雪,水泥台上还算干净。

  今天到场观战的人不多,但是我却看到了刘明德,他领着一群人站在了郭涛一边儿,与我们这边十几个人对面而站。

  我并不紧张,虽然知道郭涛是个体育生,可能有膀子力气。

  脱掉了外衣轻松地走上水泥台,郭涛也从另一面跳了上来。

  “最近你嘚瑟的太欢了,不治治你不行了....”

  郭涛上来就坏笑着想要说两句,我却紧跑两步一拳就打了过去。

  果然如庄道全所说,这个小子有点傻了吧唧的,他还保持着戏谑的微笑,我的拳头已经打在了他的嘴上。

  郭涛踉跄后退,他满嘴是血,我满手是血。

  一击得手,连上两步,砰砰又是两拳捣在郭涛的脸上,这个小子已经被我打懵了,脚步趔趄努力想要稳住身子,我却一脚过去,郭涛哎哟一声,这一脚正踹在他大腿根上,郭涛脚下一软,单腿跪地。

  我回退三步,不再攻击。

  我们这一边的人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和对郭涛的嘲笑声。

  “就这逼样还出来嘚瑟个毛啊!”

  郭涛自然不服,转瞬便嘶吼着向我抓来。

  鹏达教过我一些拳脚打法,看着郭涛冲过来,我轻轻一带,脚下使了个绊子,郭涛整个人直接来了个嘴啃泥,直接扎进了一旁的雪堆里。

  眼光飘过,我发现刘德明面色铁青。

  不知为何我当时一下就没有了再和郭涛打下去的兴致,反倒升起了一股烦躁,看看正在雪堆里挣扎的郭涛,我又看了看刘德明,接过鹏达手里的衣服,带着人扬长而去。

  小实和庄道全一路上和小弟们叽叽喳喳激烈讨论着刚才的战斗,我和鹏达走在前面。

  “今天刘德明咋会来了?”我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和郭涛有啥关系?”鹏达道。

  我觉得心里特别烦躁,看看都是满脸兴奋的兄弟们,我大声宣布:“今天高兴,中午我请客,咱们好好喝点!”

  全体爆发了热烈的欢呼声。

  找了家烧烤店拉了两桌,要了点东西,拉过来两箱啤酒,我们这就连喊带叫地搞了起来。

  东北人喝酒讲究敬酒,一开始请客的人先敬大家一杯,然后是下面的人轮番敬酒,喝的差不多了就进入随意敬酒阶段。

  庄道全拿着一杯啤酒溜达到我旁边坐下,很恭敬地说道:“大义,我敬你一杯,喝完这杯酒咱们就是兄弟了。”

  我斜眼睛看看他,就算他现在和小实的关系越来越好,因为以前的事我还是不能把他当做是自家兄弟看待。

  鹏达见到我这个样子,主动举起酒杯和庄道全碰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替大义喝这一杯,你以后跟着小实好好的。”说完一饮而尽,庄道全表情有些木然,但还是把酒喝了,坐回到已经喝得脸红脖子粗的小实身边,一言不发。

  小实是个人来疯,人越多他越起劲,从进了屋他就异常兴奋,等喝上酒之后更是左右逢源,不停和人碰杯,没多一会儿就喝了五六瓶了。

  酒劲一上来这小子有点搂不住火,说着说着竟然唱了起来,旁边有几个新进小弟被他这么一带动也跟着唱了起来,本来就不大的小店里面就光听我们这个包间的了。

  这种简易的小饭店包间都是用胶合板隔出来的,连顶棚都没有就根本谈不到隔音了,所以小实他们正唱的热火朝天的时候,隔壁的包间里突然传来一声骂:

  “你马勒戈壁大中午吃个饭也吃不消听,你爹死了你唱这么开心!”

  是个男人的声音,骂声一道小实他们立马肃静了,然后我就看见小实抄起桌上的酒瓶子直接就从上面扔了过去,啪嚓一声瓶子碎裂的声音,外加两声女人惊叫的声音。

  今天人比较多,手下的这些小弟胆子也都大了起来,跟着小实就冲了过去,我和鹏达最后出的包间,看见小实和隔壁出来的几个人已经对上了。

  隔壁领头的是一个胖子,大概三十多岁,脸上留着短胡须,手里拎着个空啤酒瓶子。

  “操你妈的小逼崽子,刚才酒瓶子谁扔的?”

  胖子一副嚣张表情,但是小实这个愣头青可不管那套,手上酒瓶一轮直接就给胖子来了个金瓜击顶,胖子脑袋的血顺着脸就淌下来了。

  “刚才没扔准,不好意思啊!”

  胖纸身后涌上来三个人,小实十几个人迎了上去,叫骂之声大起,地上到处都是打碎的瓶子和散落的酒。

  小饭馆老板出来想要制止,结果喊了半天也没人搭理他,他只好拿起桌上的电话要报警。

  我被一个人揪住了脖领,我翻身把他甩了出去,但是这小子攥得太紧,我也跟着他一起摔进了啤酒箱子堆里,我的脸被划破了一道口子,鲜血淋漓。

  鹏达一个人打两个,因为脚下全是酒,三个人已经跌作一团,而小实领着几个人正在围攻胖子,胖子趴在地上满头满脸都是血,小实还是不依不饶地踹着。

  我挣脱出来之后听见小老板报警的话,便喊了一声,我们这伙人迅速夺门而出,离开现场。

  出门之后我感觉脸上一阵冰凉,用手捂着脸快步往家的方向跑,鹏达从后面追上说要带我去医院,和小实交代了两句,我们两人便去了附近的第一医院。

  虽然并不算严重,但是伤口却火辣辣地疼,处理完了之后我和鹏达在医院的院子里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边抽烟便休息一会儿。

  “我们这回可能惹大事了。”我说。

  “咋了?”鹏达问。

  “我刚才听那些人叫胖子来哥,但愿不是来财来喜哥俩其中的一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