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财来喜,亲兄弟二人,三中附近好大一片区域之中混混的领军人物,和桥北几个混混并称桥北十三少,那是真正的混大混。

  “不会那么巧吧...”鹏达神色也有些忧虑。

  下午没有回学校,我和鹏达直接翘课回了家,我又给老大马强打了个电话,最后确定了那个胖子就两兄弟中的来喜,我马强问我是不是又惹事了,我说没事,但是放电话的时候却放偏掉到了地上。

  给小实打了个传呼,我告诉他来喜的事情,就连这个愣头青的声音都变了,并且放下电话这个小子就骑着车子飞驰到了我家。

  “都怪我,我太冲动了!”小实低着头十分懊丧。

  我们一下午抽了五包烟,整个房间都是蓝色的,鹏达一直皱眉不语,小实则一直嘟囔个不停,我就在房间里来回溜达。

  放学的时间,鹏达的传呼响了,打过去之后是学校的一个小弟,告诉我们学校路口最少有二百人集结在那里,今天三中的学生放学都绕路走了。

  1酷2匠w、网唯一正(版p,_其?W他@都是%盗{O版6A

  没过多一会儿陈小雨的电话也打了过来,非吵着要过来,我好一顿安抚这才算完事儿。

  我一连抽了五根烟,感觉脑子一蹦一蹦的疼,最后实在没有办法,还是拨通了马强的电话,马强听完了之后还是淡淡的一句”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过了十分钟,马强打过来电话,让我们三个马上到XX饭馆,他还约了来财来喜两兄弟。

  一进饭馆的门我就觉得一股杀气扑面而来,我左右看了看,小饭馆里五六张桌子都坐满了人,而且这些人一看就是混混儿,正一个个斜楞着眼睛看着我们。

  “大义,这边儿!”

  马强坐在最里面的一张大圆桌旁,旁边有两个胖子,一个脸色阴沉,另一个满眼怒色,头上受了伤,进行了包扎,正是来氏兄弟。

  我们三个也入了座,谁也不说话,服务员一道菜一道菜地往上端,却谁也没有动筷子的意思。

  来财来喜一个面带冷笑,一个表情像是想要吃了我们,两个人从我们进来就这么盯着我们看,我尽量保持镇定,但是我当时确实有点手脚发凉,因为我看出来了,今天这屋里没有一个兄弟是马强的,要是动起手来,我们肯定吃亏。

  一直到服务员温柔地说了一句“咱菜齐了”,马强这才说了句“好”,然后拿起白酒给来氏兄弟都倒满了,又让我们也都倒满了白酒,马强举杯,面带和缓笑容地道:

  “今天我做东,这头一杯酒谁也不许不喝....”

  来氏兄弟保持着一阴一阳的表情拿起了面前的杯子,丝毫没有犹豫就把杯中酒干了,马强看看我们这边,我们三个也没迟疑,掐着脖子喝了满满一杯白酒。

  我平时几乎不喝白酒,喝完一杯之后忍不住咳嗽了两下,这让来氏兄弟的老大来财逮住了笑柄。

  “就这种小鸡巴崽子也出来混事儿了,真他妈笑话!”

  马强接过话头,笑着说:“你可别说这话,道上混的大哥有几个不是被小崽子捅下去的?”

  来财表情明显一滞,来喜一拍桌子,喝道:“我倒看看今天这几个小崽子能不能把我捅下去!”

  马强微笑着安抚住了两兄弟,说道:“二兄弟你这样不就是不给我面子了吗,既然来了,就好好聊聊,咱们这些出来混的不能和这些小崽子一般见识,就算你今天把他们三个废了,传出去也露脸啊!”

  来财的表情总是阴阴的,听了马强的话也是冷笑一声,道:“马哥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就是我二弟不能白挨打,今天我也不难为他们,我看那个小白脸是他们的大哥,对不?”

  说着来财朝我扬了扬下巴,马强道:“他们有个屁大哥,毛还没长齐呢。”

  “那我不管!”来财翻了翻眼睛,“既然马哥出面了,我不能说把你撅回去,今天他自己把自己开了,连开三下,这事就算完了!”

  “哐当”一声,后面有个小子将三瓶没开封的啤酒种种地砸到我面前,我还没等说话,鹏达便开了口,

  “大义有伤,我替他....”

  来财冷笑一声,骂道:“你个傻逼你算老几,你直接让马哥替他就得了呗!”

  马强脸色微变,我知道来财言外之意就是马强连手下小弟都看不明白,竟敢跳出来乱讲话。

  我几次三番在危难时刻求助马强,今天绝不能掉链子,我猛地站起来,对着来财来喜两兄弟说道:“两位大哥,今天的事是我们不对在先,小弟甘愿受罚!”

  说完我抄起一个啤酒瓶子,眼一闭手臂一用力,“啪嚓”一声,酒瓶子当场碎裂,别打的地方顿时没有了感觉,冰凉的啤酒顺着我的脸流了下来。

  “好!”“好!”

  后面的小混混儿们还有人给我起哄喝彩,来财来喜两人一脸阴笑看着我,马强的脸上爬上了一层黑云。

  可能是一股激劲,我并没有感觉疼或者是晕,直接就抄起了第二瓶,眼睛一闭,又是“啪嚓”一声,瓶子应声碎裂,这回我的头皮被玻璃片划伤了,血水混合着酒水一起流了下来,我身子一阵打晃,鹏达和小实赶紧扶住了我。

  又是一阵喝彩声,我感觉眼前一片模糊,脑子里面恍惚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真实了,甚至脑中还在问自己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短短的几秒钟之后我恢复了清醒,头上钻心的疼痛让我紧皱双眉,两手扶着桌子边尽量保持身体的平衡。

  马强站了起来,喝道:“大义,别胡闹了!”然后转向来氏兄弟,有些不悦地说道:“如果你们俩还是不依不饶,第三瓶算在我头上!”

  “马哥!”我感觉我的发音都有些含糊了,“我们做的事,应该我来扛!”

  说完,我的手又摸向了第三瓶酒,没想到来财却一把按住了我的手,说道:“小伙子有种!”然后又对马强道:“马哥,人才啊,可别弄丢了!”

  我感觉来财的手劲很大,也可能是我被自己砸懵了,手脚有些无力,我只觉得他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以后桥北有啥事就找我!”

  我告诉自己第三瓶好想不用砸了,谁知道这高兴劲儿一上来我就感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身子一歪就倒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