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着鹏达和小实迈步出了校门,和那凶胖子对视了两眼,明显感觉到了那凶胖子的眼神闪烁了几下,然后不知道和袁野说了什么,一群人稀里糊涂竟然就这么撤了。

  我们三人本来以为又要来个三对十七什么的,结果没想到是唱了一出空城计。

  “你看,你的魅力多大,一说要过去人家都吓跑了!”我回头坏笑着说道。

  “屁!”陈小雨没好气的丢下一句,转身回了宿舍。

  到了第二天,我正闲着没事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突然一个声音传到我耳中,

  “大义哥,是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了,你就原谅我吧....”

  我睁开眼睛,眼前站着的正是袁野,我先是感觉很奇怪,这是道的哪门子歉?

  “额...好,知错就改还是好同志....”

  “大义哥,你收我当小弟吧,我愿意跟着你!”袁野突然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眼神都变得亮了起来。

  一旁低头写字的陈小雨突然抬头诧异地看了看袁野,然后又看看我,眼睛不怀好意地眯成了一条缝....

  “这个.....我就是个普通的学生,你何必....”

  “大义哥,我都知道了,你是西区的恶狗....”

  “闭嘴!”我大喝一声,袁野被吓得浑身一哆嗦,就连陈小雨也吓得有些变色“你干什么!一惊一乍的!”

  我摆了摆手,一方面让陈小雨冷静,一方面让袁野和我出去说。

  到了走廊,我压低声音“你听谁说的?”

  袁野似乎也被我搞得有些紧张,眼睛还四下里扫描了一下“我听我哥说的,就是昨天晚上来的那个....”

  原来是凶胖子,我在脑中思索了一番,最后确定不认识“我不认识他,他混哪片的?”

  “大义哥你当然不认识他,他自己都说了,你要是不离开西区,哪轮得到他出头儿,这不是....”

  袁野越说越兴奋,我一看这个小子是疯了“你当我小弟这个事以后不要再提了,我不能收你,另外我的身份你要是敢透露出去,一切后果你自负!”

  “啥后果啊?”

  我看着这个脑子不够转的傻小子,冷冷地道:“轻则被人砍死,重则被人砍死,懂?”

  袁野惊恐地点点头,我转身回了教室,这小子却又跟了过来。

  “你还干啥?”我一回头正好看见他傻呵呵地跟在我后面,这回不是一脸严肃,而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而且那眼光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陈小雨。

  我当时心中火大,心说你小子还有没有心,刚收拾完你就又皮子紧了。

  刚要出声呵斥他两句,就听袁野说道:“嫂子,你帮我说说好话,以后我啥都听你的...”

  我们都愣了,我和陈小雨都在反应这个“嫂子”是出自何处....

  猛然间,陈小雨手中的语文书就这么飞了出来,劈头盖脸直奔袁野的面门,袁野竟然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愣是没挡。

  “嫂子嫂子,我知道错了....你以后...哎呀!”

  袁野嘴里一个劲儿的嘟囔,陈小雨手中不停飞出东西打在他身上,我当时都傻了,一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俩到底在闹哪样?

  但是陈小雨手中最后抛出的圆规我却看得很清楚,看清楚它直接就扎在了袁野的脑袋上。

  脑袋流血的袁野被搀扶着回了座位,好在伤势并不严重,只是小小的一个伤口。

  陈小雨花容失色“他没事吧....”

  我暗笑“哎呀...这可说不好啊!”斜眼睛看看陈小雨,她果然闻言更加惊慌,我继续补充“人的脑袋啊,上面神经血管很丰富,你这一下子要是扎正了,也许一个崭新的植物人就要诞生了呢!”

  酷Y匠0网k永r久免费p看小+!说

  说到后来我已经是强忍着笑意了,陈小雨本来还认真地听着,后来也听出来不对了....

  “如来神掌!”

  为了保证我们三人的绝对安全,我最后还是答应了袁野的请求,但是勒令他没事不要和我们说话,需要他的时候我回去找他。

  平静的日子总是很短暂,本以为从此以后就天下太平了,没想到小实这小子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就被一伙人砍伤住院了。

  砍人的人还留了话“我就是五班的庄道全,如果大义是个人物就让他来找我!”

  既然留了话,那我就不能不管了,带着鹏达我们就找到了五班。

  似乎早有准备,正在五班门口扯淡的几个小子一见我过来便脸色一变跑回教室,没一分钟,庄道全身后跟着好几个人就气势汹汹地出来了。

  庄道全个子不高,入学军训的时候我就见过他打架,像个疯子似的,倒是有三分气势。

  这样的人我都不愿意招惹,如果不是绝对的压倒性胜利,他会和我永远纠缠下去,就算我认怂了他也会永远凌驾在我头上作威作福。

  但是小实被砍我很气愤,所以今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装JB啥啊,带这么多人我就怕你了?”

  庄道全没说话,脸上表情很是不屑,似乎在说:“我就砍了,你能咋地!”

  “小实和你啥过节,你为了啥?”我问道。

  “不为啥,就是锻炼锻炼身体,活活血!”庄道全耸了耸肩说道。

  我脑袋被气得一阵迷糊,但是脑中一闪而过的念头还是让我忍住了动手的冲动。

  我点点头,说道:“以后有啥事你冲我来,老子陪着你。”

  “陪你妈逼!”

  庄道全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脚,不过好在他腿短,只是擦了个边,电光火石间鹏达已经一脚飞出踹倒了对面一个小子,我也被勾起火来,上去就是一拳,庄道全当时就来了个满脸花。

  乱战当中我身上挨了不少下,但是我也不顾上了,就瞄准了庄道全一个人往死里打,最后把庄道全打的只有招架之力,我还不肯放手。

  上课铃声响起,我们两边也自动分开,擦了一把鼻子上的血,我指着庄道全吼道:“明天那两千块来给我兄弟当医药费,要不然我整死你!”

  你疯,我就让你知道老子比你更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