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医院惊魂

  “我知道了,这事我问问,抽空我去看你们,我要出门,等见面再唠吧。”

  “好,哥再...”

  我还没等说完,电话那边已经传来了挂断之后的嘟嘟声,我放下电话镇静了一会儿,拖着无处不痛的身体返回了病房。

  回了病房鹏达问我怎么样,我感觉心里特烦也没给他正面的答复,正烦着陈小雨竟然来了,这让我感觉很奇怪,按理说她没有来探望我们的理由。

  “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小实嬉皮笑脸地道。

  “滚犊子,人家是来看同桌的,有咱俩屁事!”鹏达骂道。

  我看看一脸羞涩的陈小雨,心里也没了准谱,难道真的是来看我的?手里没拎东西,不像是来探望病号啊!

  “昨天是我报的警....”

  我当时就懵了,我们的城市虽然小,也不至于巧到这种地步吧。

  虽然难以置信,不过我们还是说了声谢谢。

  陈小雨摇摇头,说了一句让我们三个都毛骨悚然的话,

  “谢就不必了,我是来告诉你们,我听到刘斌说晚上会来医院补刀....”

  ..........

  打发走了陈小雨,我们三个就互相搀扶着跑进了卫生间,一直到了晚上八九点钟,外面一点可疑的动静都没有。

  陈小雨走后我又给马强打了电话,但是电话却没有人接。

  我们几个人正琢磨着是不是不能来了,突然,我听见了电梯门打开的声音.....

  摆了摆手,鹏达和小实急忙躲进了厕所的隔断里,我也紧随其后躲了进去,插上门,仔细往外听着。

  这时候楼层里基本都没有什么人溜达了,楼道里慢条斯理的脚步声清晰可闻。

  过了足有三分钟,外面楼道里传来了一声“吱呀”的开门声,从声音方向判断似乎就是我们的病房,我的心突然就提到了嗓子眼,鹏达和小实对视了一眼,鹏达倒是没啥举动,小实却不知道啥时候把抽水马桶的水箱盖子给卸了下来,两只眼睛瞪得像包子一样,示意让我躲开门口这个位置,他好过来埋伏。

  我叹了口气,伸手接过他手里的陶瓷盖子,指了指他的胳膊。

  小实的胳膊在战斗中受了伤,我怕一会儿他掉链子,所以为了稳妥,还是我自己来比较好。

  走廊里再次响起了开门声,我想应该是来补刀的发现病房里没人,准备四下寻找一下。

  后来我想想当初的决断实在是太二了,医院这种地方如果要找一个不在病房里的病人,那傻子都知道先到厕所里去看一看。

  医院里的厕所是声控灯,我们三个人躲在这里根本就不敢动,生怕让灯突兀地亮起来暴露目标。

  皮鞋底落在地面的声音从楼道里响起,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明白,在病房里没找到我们,看来是准备放开了干了,这要是让他逮着,八成是活不了了。

  厕所的灯捕捉到了声音突然亮了起来,我们三个都不有自主地哆嗦了一下,我不住地颤抖,想要尽量控制呼吸也控制不住,粗重的呼吸声让我的神经越来越紧张。

  脚步声慢慢进入了厕所里面,我感觉浑身的血似乎都集中到脑袋里了,本来就有点发胀的脑袋现在更迷糊了,鹏达似乎看到了我身子有点打晃,在后面用手轻轻托着我,我自己没感觉,豆粒大的汗珠子都从脑袋上落下来了。

  听着声音,外面的人先是走到了最里面的隔断,我清楚地听到了拉门的声音,然后隔了一秒钟,门又被关上了,紧跟着就是中间的隔断间。

  这个厕所一共就三个隔断间,很快的,外面的人就站在了我们藏身的隔断间门外。

  我的小心脏啊,就要跳出来了,心说老兔崽子你拽门拽不开就得爬上来,爬上来我就给你一下子。

  门被拽了两下,我的眼睛瞄准了隔断间的上面,随时准备出击,就在这时候,不知道小实哪来了一股子劲儿,怒吼一声一脚把门就给踹开了,隔断间的门整个给踹掉了,外面的人哎呀一声就被门板给扣到下面了,我一看不能犹豫,一个垫步就跳到了门板上。

  门板下面一声闷哼,我估计这小子不死也得重伤,跳到一边一脚踹开门板,举着水箱盖子就要砸。

  “老大,咋是你呢!”

  鹏达的一声喊让我高举的手臂就这么停在了半空,看看地上躺着痛苦呻吟的人......

  “老大你没事吧!”

  .......

  在医院值班大夫的监督下,老大马强给厕所修好了隔断间的门,回到病房,我们惊魂未定,最惨就是我,刚才那一下要是换了别人估计肠子都压出来了。

  “老大,对不起!”

  马强瞅瞅我,摆了摆手,坐在椅子上点了支烟,样子很平静。

  看正s版‘章3x节{上酷Y"匠(n网

  经过马强介绍我们才知道,不是刘斌他们没来补刀,而是马强给田矬子的老大通了电话,这事就已经了了。

  感谢吧,我心中庆幸好在身边还有这么个靠山,要不然这回真不知道小命能不能保住了。

  马强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他走后我感觉一身轻松,鹏达没什么态度,小实却低头不语。

  回到学校已经是一周以后的事情了,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刘斌算账,在男厕所里面堵上了刘斌,这小子还没等开打就先求饶了。

  我这人有个毛病,遇到这种软蛋我就提不起精神来,所以我点了支烟站在一边观战。

  鹏达的手还打着石膏,但是两条腿可不饶人,一脚刘斌就给跪了,哭丧着脸一个劲儿哀求,但是新仇旧恨加到一起,鹏达这回是真生气了。

  小实就更不用说了,把刘斌的脸都打肿了,最后说话都含糊不清了,要不是我拦着,他非得把刘斌脑袋朝下塞粪坑里不可。

  抽着烟,看着跌坐在角落脏水里的刘斌,我感觉心情舒畅到了极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