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山雨欲来

  我们三个都明白败火是啥意思,这也是流行于我们这里的一个做法,那就是往落败一方身上撒尿,俗称败火。

  这种做法虽然流行,但是一般人也不会用,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比砍掉一个手指或者干脆捅两刀更下作,更不堪,只有特意想要羞辱别人人格的时候,才会用这种方法。

  刘斌这个贱人今天竟然就想用这种方法,我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决定今后一定要找机会废了这个小子,就算是违背誓言,也得讨回今天这笔血债。

  “刘斌,你妈.....”

  小实的嘴似乎永远也不会停,就这么一个劲扯着脖子骂。

  眼看着面前这伙人一个个表情猥亵地掏出了自己的家伙,准备给我们败火,我们三个都用力把脸转向一边,好像这样就能好受一点。

  就在这时远处的路口传来了警车的警笛声,田矬子突然脸色一变,说了声“快走”,这伙人也没来得及开火就迅速消失了,只剩下我们三个血葫芦颓然地倒在地上.....同学足有五十几人,愣是一个下场解围的都没有,原因就是小实实在是太吓人了。

  小实骑在刘彬身上,一拳一拳往刘斌脸上打着,我清楚地看见第三拳的时候刘斌的一颗牙飞了出来,第五拳的时候,刘斌的眼角被打裂了。

  负责裁判的体育老师终于回过神来了,我和鹏达也赶紧迎了上去,在大家围着刘斌抢救的时候我俩已经拉着小实悄悄跑了。

  此事在学校引起了轰动,校长在大会上对小实和刘斌进行了点名批评。

  但是这都不算什么,可怕的是当晚上我们三个走出校门的时候,外面等我们的人足有十六七个。

  事情的结果非常搞笑,本来惹起是非的小实因为我们三个事后的形象太过惨烈而被误认为了受害者,而那个被放了一顿嘴炮的刘斌却成了勾引外校不良势力的罪魁祸首,学校最后对我们三人没有进行任何处罚,而刘斌被记大过一次,开除学籍,留校察看,光是两万字的检查就写了好几份,这也算是学校替我们先出了小小的一口恶气。

  “这事儿不能算完!”

  过了好几天,鹏达的气还是没消,每天不怎么说话,臭着一张脸坐在班级的最后面,每隔几个小时就会突然拍桌子说出上面那句话来。

  小实好像被他爹收拾了一顿,这两天也老实的很,但是我从那小子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他也憋着劲呢。

  刘斌自从被处分了以后并没有一改往日的嚣张气焰,每次在操场上或者走廊里偶遇他都会摆出一副无耻的挑衅嘴脸,说实话我真想过去弄死他,但是我现在浑身是伤,一动就疼。

  让我憋气的事情远不止这些,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的同桌陈小雨,在这次事件之后就一直没有和我再说过话。

  J看rP正版)"章X6节c上酷$p匠BQ网m:

  事后我才知道,那天是陈小雨到校外去买东西,结果一出校门就看到一群人正在殴斗,一直到我们三个被按到地上她才看清楚那是我们,这才报了警。

  我之后对她表示了感谢,主要是谢谢她让我们免于遭受那种下流到了极点的羞辱。

  自那之后陈小雨看我的眼神就不一样了,我问她怎么了,她总是摇头不语,直到有一天她才说:

  “我没想到你们也是那种人....”

  啥人?不良少年?我不屑地“切”了一声,从此我俩便很少再交流。

  自从被打了之后鹏达和小实每天都闷闷不乐,我的心里也十分烦躁,他俩时不时都会流露出向我询问意见的眼神,小实还有几次要求我允许他去找刘斌算账,但是我都没同意。

  我们不能太招摇....因为那样我们会很危险。

  但是这么憋下去不是办法,我觉得我们三个人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迟早会憋出癌症来。

  所以,我准备找个机会单独收拾刘斌一顿,并且把所有话都和他聊透了,以免再纠缠下去。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真应该把小实这个愣头青看好了,当我看到他在操场上再次把刘斌打的满嘴喷血的时候,我就知道,又TM坏菜了!

  小实打了人之后我就让小实搬到我家来住了,每天我们都打车去学校,几乎不在街上闲溜达,但是今冬的第一场雪来的特早特大,我们顶着雪等了将近半个小时的车,最后实在冻得不行了,才决定顶着雪走回去。

  学校到家的距离大概需要三十分钟的路程,我们三个走得很快,小实这个话痨在不停说着这个那个,我觉得他是真不知道愁啊!

  再过一个路口就到了,我们正走着,路边一个女孩儿却叫住了鹏达。

  女孩儿叫张可可,是鹏达诸多女友当中的一个,并且鹏达当年对她是相当的痴情,但是后来听闻小妞玩劈腿,两人就此分手,再无联系。

  经过一番交谈,原来是张可可把钥匙弄丢了,外面太冷,她们家的楼道又太黑,所以她希望鹏达能陪她等到她家人回来。

  我感觉事情有点巧的有问题,却又说不出什么道理来。

  鹏达是个实在人,虽然我表示不同意,但是他还觉得应该留下来,最后更是说出了让我先走的话,我上去就是一拳,质问他懂不懂我的意思。

  小实贱贱地建议鹏达今晚就不要回来了,陪老丈人喝点啥的,鹏达少见的脸红了,我知道要是张可可留他,他一定不回来了。

  最终我们四个人走进了张可可家的破旧小区楼里,这种楼就算在我们这种偏远的城市也很少见了,没有单元一说,每一层十个住户,大门并排而立,门前就是平台的护栏。

  不知道为啥,我一走上三层的平台就感觉一阵心慌,但是四下看了看,好像也没什么异常。

  外面飘着鹅毛大雪,我们四个就这么站在三楼平台上,冷风嗖嗖的,我和小实回溜达着,活动血脉,小实一个劲儿的和我说着这个那个,我却一直神情紧张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冰镇西瓜 说:

  继续热血,小伙子们噪起来!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