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寂静而幽深;风,轻盈而随意;月,绚烂而皎洁。层层银光洒在车水马龙的街道,显示着这座繁华都市的独特生气。嘈杂的音乐,曼妙纠缠的身影,奢靡的舞动,全部印在一双如同星辰般清澈的瞳孔中,那抹俏然独立不可一世的傲然身姿,如同神祗般俯视着下方的一切,星眸中闪烁着难以言明的复杂。

  在那双面无表情的眼眸中,有的是对世人的不屑,对无知的轻蔑。她就这样淡淡的站着,一头紫色长发如同最为柔顺的丝绸一般垂在身后,偶尔被微风吹起几丝,都显出一种凌乱的美。妖娆的身影裹在一袭宽大的衣裙中,将她完美的身姿遮起来,好似刻意降低自己的美。

  一双及膝的淡金色高跟长靴,修长的双腿由于晚风的缘故若隐若现,在月光下更加诱人。

  她就那样站在最高的建筑上,丝丝威严从她微微眯起的双眸中散发,没有任何修饰,她只是那样淡淡的站着,就仿佛掌握了全世界一般。那种自信,坚韧,充满威严的样子,似乎只有一个词能够形容她,那就是君临天下!

  夜色渐浓,如同雕塑般的少女终于动了。她转了转僵硬的脖颈,微微抬头,仰望着天空的那轮越发皎洁的明月,修长白皙的玉颈在银光下显得那么精致。

  直到她抬起头,她那张精致的面容才完全呈现出来。那是一种怎样的美啊!如同最嫩的柳叶般的眉毛微微上挑,宛如一汪最为清澈的秋水一般的翦翦金瞳,清澈如碧泉,深邃如苍穹,明亮如星辰,坚硬如磐石。

  高挺的鼻梁加上那小巧的鼻尖,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要抚摸一番。鼻尖下是那张粉如娇嫩花瓣一般的樱唇,水润,光滑。就恰似那一颗颗玲珑剔透的樱桃一般,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品尝她甜美的滋味。

  而现在,她只是这样静静站在那里,低垂的眼睑上那微微蜷屈的长睫毛点缀着丝丝金光,不知由于什么原因还在轻微的颤抖。银色的月光将夜间的精华全部无私的奉献给她,使他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柔和的光芒中,那种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如果非要说,那就是一个词语:惊心动魄!

  虽然她此时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就是这样,也无法让人否认她的美。但此时,这样一位美到人神共愤的少女却被一阵淡淡的忧伤包围。

  这时,她突然动了动,盘腿坐了下来,仰头看着天上的繁星,少女凌乱的思绪逐渐变得清晰起来,那深入骨髓般的记忆如同潮水般再次向她涌来,她,也再次陷入那段神奇的转变。

  那也是一个有着漫天繁星的夜晚,上完一天课的她独自一人走在通往家的小路上。那天,她的心情仍旧那样平静,平静的让人感到害怕,是啊,如同死水般的心湖怎能不让人感到恐惧呢?但是她没有感觉到,因为长久的孤独,她已经习惯了。但是今晚不同,她似乎能够隐隐嗅到空气中那股既熟悉又陌生的气息。

  就在她转过一个街角后,她沉稳的步调终于被打乱了。月光下,她愣愣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从天而降的人,如死水般的心境突然不可抑制的泛起一丝丝波澜,就仿佛被什么人扔进了一块微小的石子似的,虽然小,但是那平静的湖面再也无法继续保持沉寂,而是随着他们而碎裂,然后,变得神秘起来。

  直到现在,她都有些迷茫,遇到他们,究竟是自己的幸运,还是上天设计的另外一场噩梦。而就是在那时,她尘封许久的记忆才缓缓开启,如同被封闭在容器中的梦境一般,他们的出现让容器有了一丝丝破损,那些现实沿着碎裂的裂缝,一点一点侵蚀着她原本的认知,也在一点一点渗透进她的记忆,那些她只能在电视中看到的景象变成了事实,并且正在慢慢改变着她的生活。

  思绪回到现在,望着越来越浓的夜色,少女的目光迅速恢复清明,她轻轻叹了口气,收起那种迷茫的神情,恢复了刚刚的气势与威严。双眸微闭,再次睁开时,她的容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本淡金色的瞳孔已经被墨色取代,那种夺心摄魄的美也逐渐收起,变成了一种还算得上清秀的模样。

  而当她敛去周身的气势时,那种巨大的威严也缓缓散去,被压迫的夜晚又重新恢复了该有的明亮。

  拿出手机瞟了一眼,已经凌晨两点了,也该回去了,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她去做。就算前方困难再大,只要是她寒若璃认准的事情,就绝对没有放弃的道理。等着吧,她会让那些不知死活的家伙看看,拿了她的东西,该是什么下场,准备好承受神的怒火吧!

  寒光在她漆黑如星般的墨瞳中一闪而逝,起身将手机收起,她垂眸看向下方的地面,突然纵身跃下。轻轻闭上眼睛,她伸展双臂,感受到风从耳边吹过,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

  遥远的雪域冰山,内部宽阔的空间之中,一位身着暗金色龙纹长衫的男子正伫立于一张散发着丝丝寒气的冰床边,那双锐利如电的双目此时却隐隐透露出一股淡淡的忧伤。

  冰床之上,有一团淡淡的光影,仿佛只是一抹幻影,不住的在冰床上流动,却始终冲不出冰床之外的地方。

  “该来的终于来了!”望着那团异常执拗的光团,男子深深叹息,寒眸中早已隐去了以往的冰冷,有的是一种深深的无奈。

  宽大的衣袖抚过那张似乎能够冻结一切的华贵冰床,随着男子的离开,冰床周围缓缓浮现出一圈暗金色的光幕,将整个冰床包裹其中,而当整个光幕完全形成后,光团也不再那么躁动,逐渐变得安静下来。

  冰山依旧坚硬,雪花仍然纷飞,寒冷的气温已经将这片区域变成了一片无人之地,但在冰山内部,那明亮的光团却正在缓慢的变大,凝聚。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偌大的房间时,床上却突然鼓起了一个小包,紧接着,从被子里伸出了一只纤细白皙的藕臂,只见那手臂的主人轻轻勾了勾手指,斜斜挂在窗户两旁的淡紫色窗帘就乖乖的合了起来,那双手臂也迅速收了进去,房间内又重新恢复了平静,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嗡~”震动声响起,那双藕臂重新伸出,又勾了勾手指,顿时一个带有一丝愠怒的声音从床边的书桌上响起:“小璃,给你三分钟,马上起床,东西我都已经办好了,就等你了,你给我麻利点!”

  然后那边就传来一阵“嘟嘟嘟”的忙音,丢下手机,揉了揉困倦的双眼,寒若璃终于从被子里钻出来,她这才恢复了一丝清醒,这时,手机又震动了一下,她抓起来看了一眼,是一条短信:忘了告诉你了,死丫头,我现在在你家楼下哦!

  看到这条短信的寒若璃猛地坐起来:“我去!不会吧,这是她的信息,那刚刚的那个电话也是她打得喽?五分钟?还是杀了我吧!”

  扔下手机,寒若璃以最快的速度洗脸刷牙,换衣服,火速冲下楼,连头发都没来得及梳洗,只是随意披散在身后。

  “然然,你,你真的来了?”看到坐在客厅里的少女时,寒若璃还有些迷蒙,“现在是暑假哎,你今天吃错药了?平时十点都不醒,今天这是怎么了?这才六点钟哎,这么一大早跑来我家,而且还是穿的这么奇怪?你到底想干嘛?”

  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当寒若璃看到那个数字时,不禁怒从心起。这个死妮子肯定是做美梦了,要不就是遇见帅哥了,要不然,向来都是睡到中午十一二点的她今天居然六点就把自己喊起来,嗯,一定要问题。

  “什么美梦?什么帅哥?人家有这么花痴吗?”白了她一眼,原清然扔给她一个文件夹,“看看吧,签证已经拿下来了,我订了今天下午的机票,赶紧把你自己收拾一下,然后带好衣物,然后我们就去机场。”

  拿出里面的签证,寒若璃惊讶的看向她:“然然,你机票都订好了?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啊,我这还一点准备都没有呢!”“不用商量了,去欧洲不是我们早就计划好了的吗?距离开学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我们必须妥善利用这一个半月的时间,把东西尽快拿到手,他们都同意我的看法,所以就算你反对也无效了。”

  看着寒若璃纠结的表情,原清然心中暗笑。死丫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吗?想要避开我自己去欧洲,没门!这次,别想把我丢下!哼!

  看着手中的文件夹,寒若璃有些无奈,这个死丫头,嘴里说着去给她取东西,可是她的表情倒是比自己还急。斜眼瞅着她,寒若璃暗中冷笑,死丫头,别以为你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我不知道,你不是想他了吗?还把她当借口,虚伪!

  刚刚起床的利雅从楼上走下来,看到各怀心思的两人,不禁暗自摇头,转身回了房间,任凭她们两人继续在那儿大眼瞪小眼。

  没有注意她的表情,原清然只是一脸得意的翘起二郎腿,拍了拍身边的行李箱,然后看着她:“行了,别一副苦瓜脸了,我们也都是为你好,既然知道东西就在欧洲,那我们就必须尽快取回来,越快越好。说不定这个时候,他们都已经到达欧洲了呢,你就抓紧时间吧!”

  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寒若璃也无法改变了,看着原清然坚决的神情,她就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改变这个已经下定决心的疯丫头,只能作罢。

  “你真的好罗嗦啊!真不知道,交了你这个朋友,究竟是福还是祸啊!”仰头唏嘘了一翻,寒若璃扭头上楼收拾东西。片刻后,她拖着行李箱下楼,坐上她的小车,奔赴机场。

  酷匠网?首X发

  坐在车上,寒若璃先是拿出手机发了个短信,然后扭头看向正在开车的原清然,眉心微皱:“然然,你确定要跟我一起去吗?”这句话,她其实并不想问的,可是却没有办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