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已经派人去请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a酷匠》网e唯Y,一;正版O,g其,他都L是盗su版

  诧异之后的赵长明不由得皱了皱眉眉头,这几个兄弟他是再清楚不过了,虽然一个个看起来道貌岸然的,但也只在自己人面前,在外面他们那个不是无法无天的存在。

  “这些小事情,何必劳烦赵大哥”说话的是张子武,也是一个睚眦必报的性格。

  “这些小事自然有兄弟们代劳了”

  张子武若不说话的话,赵长明还没有那么担心,不了解张子武的为人也就算了,但一听张子武的话后,赵长明的担心更甚了。

  这里是哪里,是杭州,虽然是自己的地盘,但事情闹大了却也不好收拾。秦淮八绝是那么好碰的吗,没有强横的背景,能在秦淮河畔站住脚,恐怕早就被一些心怀不轨的收入房中了。还会留到现在。

  沈小天显然也是看出了赵长明在担心什么,只听他道“赵大哥放心吧,不会惹出什么事情的,我们只是邀请她们过来喝杯水酒助助兴而已”

  这几人虽然都是不学无术的公子哥,但他们比任何人都明白,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要不然四个人也不会灰溜溜的从金陵跑回来了。

  “是啊大哥,你放心,我们又不傻,不会惹麻烦的,你就放心好了”

  张子武虽然性子乖张一些,却是并不傻,他也看出了赵长明在担心什么,也在一旁开解道。

  就在几人说话间,只听烟雨阁外一阵脚步声传来,脚步杂乱倒不像是一个人。

  “兄弟们,想来是应该到了,我们去欢迎一下吧”听到脚步声,沈小天,赶紧招呼着几兄弟前往迎接。

  就在这时,紫烟阁外一个家丁对着站在门外对着里面喊道说是兰桂坊和清香居的两位小姐请到了。

  在家丁的身后站着两个头戴面纱女子,一个一身火红穿着华丽,身材火辣,一个一身青色的仕女装,清雅脱俗。

  在两人的身后是两个服侍她们的侍女,也都生的唇红齿白,光彩照人。

  就在家丁通报完,紫云阁的房门就被何庆书打开,只见沈小天故作斯文的道“外间吵闹,还请两位小姐进屋叙话”

  说完做出一副请进的样子。其余三人也都在点头示意。

  “嗯!那奴家先在这里谢过几位公子了的盛情相邀了”

  说话的是身穿火红色宫装身材火辣的女子,听声音娇软无力与其外在的形象到是有些不趁。声音狐媚入骨,听到人骨头都酥麻了,说完两人还不忘深深地纳了个福。

  “范姑娘,太客气了,赶紧里面请!里面请!”

  沈小天明显有些色与魂授,“秦姑娘也里面请”

  两位姑娘在四位公子的注视下莲步款款的向着厅内走去,所过之处留下一阵馨香,如兰似菊,沁人心脾。

  随之而入的还有她们带来的两位侍婢。沈小天此时进去吩咐众人入座,而赵长明也吩咐着家丁让店家开始上菜。

  大家想必都还不认识吧!”沈小天拍了拍巴掌,示意众人道。

  我来给大家做下介绍,坐在我旁边的这位就是杭州府尹的公子赵长明赵公子了。

  沈小天将在做的四位都介绍了一遍后,两个秦淮名媛也做了一下自我介绍,身穿火红宫装的女子就是兰桂坊的范小菊,而一身青色仕女妆的则是清香园的秦惜月了。

  “久仰四位公子的大名,今日有幸解释四位公子却是我们的福分了”

  与范小菊的娇软揉腻不同,秦惜月的声音清丽脱俗,如大小珍珠滚玉盘,清脆动人。

  杨帆也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两位被外界称之为才女的秦淮双魁。发现两人却是各有千秋,一个狐媚,一个清雅。虽然带着面纱,却也不显得**。反而给她们增添了一抹神秘的韵味。

  当听到秦惜月开口说话,杨帆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既然我们都彼此认识了,不知两位可否将脸上的面纱去除,好让我们一睹两位姑娘的绝世容颜呢?”

  说话的是张子武,四人中数他性子最为耿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像其余三个故作矜持。

  “不瞒各位公子,不是奴家姐妹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只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还是请各位公子不要介意”

  说话的范小菊,只见眼波流转,眼睛内水雾弥漫,像是真的受了什么委屈一般,真是我见犹怜。

  杨帆却是知道其中的原因,无非就是搞暶头玩神秘。

  不过这两位姑娘却也是绝色了,一个缥缈如广寒宫的仙子,一个妖媚如修行千年的狐狸精。分不清孰强孰弱,只能算是各有千秋吧。

  眼前的两女子比之杨帆原有记忆中的全靠化妆品和整容出来的什么什么小姐的到是强了无数倍。

  这时候云香楼的伙计在何庆书的指引下陆续的将酒菜端了上来。全部都是云香楼的招牌菜。什么西湖醉鱼,红粉狮子头…….伙计的上菜也冲淡了刚才的意思尴尬。

  当伙计把菜上齐,赵长明举起手中的就被道“我们先来杨公子一杯,毕竟这次的酒宴,就是为了杨公子病体康复而设的”。

  说着大家也都举起就被向着杨帆示意。

  “既然大家如此这般,杨某也只能先干为敬了”

  说着杨帆将杯中的酒水一干而尽。同时不忘给大家看了下杯底,示意已经干了。

  “好!痛快”

  张子武看到杨帆的作为称赞道,接着也将杯中的酒水倒入口中,同时学着杨帆亮了亮杯底。

  “小女子不胜酒力,浅尝即止,还希望各位公子不要怪罪”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几位公子哥自然不好再去怪罪人家,免得让人家觉得自己几人图谋不轨,虽然几人确实是这么想的,但表面功夫却是要做的。

  不过范小菊却是没有推辞,只见她犹如怀抱琵琶半遮面的那般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杨帆对于古代的琴瑟歌舞还是有些兴趣的,看到眼前美酒佳肴再想到要是有美女相伴的话,岂不更是妙哉,想到这里,杨帆不由得看向眼前的两位说道。

  “在下听说两位姑娘才艺双全,不知道我们兄弟几个有没有荣幸先睹为快呢?”

  ‘“好啊!早就听说了两位姑娘才艺双绝,今天就不妨给我等展示一番,两位姑娘以为如何”

  说话的是沈小天。

  其余二人也在旁边不停地点头附和的道“好啊”“好啊”

  “既然几位公子盛情难却,我们两姐妹也只好却之不恭了。”

  显然两位姑娘也是早有准备,听到几位公子哥想看歌舞,很是痛快的答应了。只听她道。

  “我们两姐妹呢,我善歌舞,惜月妹妹是弹琴吹箫双绝,我看不如就有我和妹妹合奏一曲,不知几位公子意下如何?”

  就在范小菊说完,几位公子哥刚要拍手说好的时候,只见楼下一阵大乱,接着一阵脚步声传来。接着就是一阵惨呼声传来。

  “你们是什么人”

  “哎呦”

  “哎呦”

  杨帆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有人来砸场子了,只是却想不出,有谁有这个胆量来砸杭州四公子的场子。

  接着就是轰隆就是一声巨响,紫烟阁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一群人鱼贯而入。

  房间内的几人更是怒火中烧,他们是什么人啊,杭州四公子,什么时候被人打到门上过,四人中已张子武的火气最冲,只听他一声大喝。

  “你们是什么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就敢在这里放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