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秦淮八绝

  烟雨阁内,除了府尹公子赵长明外还有两人,这两人也都是杨帆的老熟人,赵长明体格欣长,面若冠玉,手持一把紫竹玉骨折扇,只看外表却也是一个举止优雅风度翩翩的佳公子。

  另外两个,一个面色粗犷,一个骨瘦如柴,体格壮硕的身穿一身宝色绸衫的就是杭州游击将军的公子张子武。而那个骨瘦如柴,浑身没有二两肉的猥琐公子哥,却是与杨帆父亲齐名的富绅沈半山的公子沈小天了。

  这三个在加上杨帆的话,就是杭州城内赫赫有名的杭州四公子了,如此文雅的名字只是熟悉和奉承之人起的,在背后却被人们却习惯的将之称为“杭州四害”

  烟雨阁中的三位看到杨帆到了,也都急忙的起身相迎。毕竟有一段时日没见了,几人对于杨帆还是有些想念的。

  “帆弟,你可算是来了,要哥哥几个好等啊”

  赵长明热情的上前拉住杨帆的手就故作埋怨似的说道。

  “是啊?帆弟,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做哥哥的请你赴宴,你却是最后一个现身,是不是该罚!”

  “是啊是啊!该罚!该罚!哈哈”

  其余两个也在旁边帮腔起哄似的说道,三人却也都是热情无比。

  “哈哈!小弟先见过三位哥哥啦”

  四个人聚在一起有一部分原因是利益的原因,但大部分原因却是因为臭味相投。对于他们三个可能是因为记忆的融合的缘故,内心深处还是有着一丝亲切。

  “只是小弟却不赞同三位哥哥的说法,现在的时间距离赵大哥约定的时间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其二吗,三位哥哥早到了却要怪罪到小弟的头上,这对小弟却是不公啦”

  “呵呵,帆弟的口才还是那么的好啊,既然如此这罚酒一事就此作罢”

  赵长明显然也不想在这点小事上坏了大家的兴致,遂挥手阻止了还欲发言争辩的沈小天和张子武。只见他张罗着几位兄弟道。

  “来来来大家都别站着了”

  “庆书去吩咐下去,先给哥几个上壶好茶。”

  接着便招呼几人入座,因为今天主要是庆祝杨帆病体初愈,所以让杨帆坐上主位,自己坐在其旁边。张子武和沈小天分别坐在其两旁。

  杨帆再三推让不过,只得应了赵长明的意思坐上主位。

  这时店小二已经在何庆书的吩咐下端着茶壶进来了,茶杯是事先就已经摆上了的,有分别给每人面前的茶杯中斟上一杯茶水,这才恭敬的退出烟雨阁。

  此时的房间内只剩下四位闻名遐迩的公子哥,和一旁随时听候差遣的何庆书。

  来!帆弟,今天只为了庆祝帆弟大病初愈,做哥哥的先以茶代酒,喝上一杯。

  在赵长明的带领下,沈小天和张子武也是满脸笑意的端起面前的茶水像杨帆示意,只是那一抹笑意却是充满了促狭的韵味。这让杨帆满脸的不爽。

  杨帆当然明白这几人的笑意蕴含着什么,不过也没办法,谁让自己从出过丑呢。

  “要乖也只怪自己倒霉,下次几位哥哥可不许再拿这是笑话我了,要不然我可要生气了”

  遂也满脸的不情愿的举起了面前茶水抿了一口。

  当然!当然。三人满脸笑意,没口子答应着,把茶水放在唇边抿上一口。

  只是有着几分诚意却是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这一点杨帆当然也清楚,只是杨帆却也并不在乎。

  这时候,骨瘦如柴的沈公子,突然满脸神秘的对着有些郁闷的杨帆道“今天哥几个为了给你庆祝,可算是费尽心思了,”

  听到沈小天的话语,杨帆故作很是好奇的道“天哥,此话怎讲”

  四人中数杨帆最小,沈小天次之,赵长明最长,张子武舔居第二。平时几人在一起也都是一兄弟相称。

  杨帆心里清楚地很,要问这四个人中哪个最坏,当属这个瘦骨嶙峋的沈小天了,许多的荒唐事大多出自此人的主意,你可别看他瘦,却是四人中鬼主意最多最能折腾的一个,杨帆上次得病也是因为他出的一个馊主意。

  只是该死不死的就杨帆一人中标,也不知是不是活该自己倒霉。

  看到杨帆成功的被自己勾起了兴趣,沈小天不无得意的冲着另外两位挤了挤眼。

  “秦淮八绝,想必帆弟必不陌生了,”说完还一副你应该知道的样子。

  秦淮八绝杨帆确实并不陌生,常在青楼妓院厮混的杨帆怎么会不知道呢?就连来自另一个时空的杨凡对于秦淮八绝也是耳熟能详。

  秦淮八绝是南京秦淮河畔的八位名妓,不止长得婀娜多姿,更是吹拉弹唱,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当属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故事了。

  而这里也差不多,一班才艺双全又容貌俊美的青楼女子,各家为了自己能够转的盆满钵丰,各出奇招,争奇斗艳,最后选出八位才艺色都出众的花魁。秦淮八绝就是这么得来的。

  “当然不陌生了,记得上次哥几个还专门跑了趟金陵,想要去一亲芳泽,却是连面都没见到哦”

  之前杭州四公子被秦淮八绝的艳名所倾,专门从杭州城跑到金陵秦淮河畔,想要抱得美人归,只是人家却并不买杭州四公子的帐,最后四人只能灰溜溜的潜回杭州了。

  杨帆的一句话说的厅内几人都是尴尬不已,毕竟这对于自诩风流倜傥的杭州四公子来说算是一件丑事了。

  “上次是她们有眼无珠,这次她们到了我们的地盘,看她们还敢在我面前装”说起前事,张子武明显感觉脸面挂不住,遂恨恨的道。

  “不错,上次不在我们的地头,我们有劲也没法使。”那次金陵之行一直被几人视为奇耻大辱,现在听到杨帆说起这事就连四人中最为沉稳的赵长明也有些气不过。

  “就是。这次她们到了我们地盘,我看她们敢不敢和我们作对”沈小天平时自诩小诸葛,却在金陵吃了亏,你说他怎能甘心。当然了是一个只会出馊主意,蔫坏的小诸葛。

  J酷{匠8(网‘正版首;发b~

  “怎么,秦淮八绝来杭州了。”对于这些艳名满天下的名妓,要说杨帆不动心那是骗人的,毕竟美好的事物,谁不喜欢呢?

  “不是秦淮八绝,只是其中的两绝来了杭州”

  “哦,是哪两绝呢?”

  “看来你这段时间真是被病疼折磨不轻啊”沈小天虽然调小了杨帆一句,却也并没有在卖关子。“是兰桂坊的范小菊,和清香居的秦惜月”

  “听说她们这次来杭州是为了在西湖上举办一个什么“泛舟西湖”以文会友的诗会”

  这是原本坐在杨帆旁边的赵长明向窗外看了看,然后拉了下杨帆的衣袖道“你看看窗外”

  “,那两座最大的花船,就是范小菊和秦惜月所在的兰桂坊和清香居了”

  云香楼依湖而建,而烟雨阁的窗外便是西湖美景,站在窗前眺望,西湖美景尽收眼底。

  此时天色将会,只有一丝丝黄昏的余晖尚未耗尽,给这西湖美景平添一眸亮色,此时的西湖岸边,一盏盏花灯亮起,湖面上一艘艘游船也是灯火通明,将整座西湖照耀的美轮美奂,宛若仙境。

  前世的杨凡也从到过西湖,只是那时的美景与现在所见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湖面上有两座画舫特别显眼的停靠在西湖的渡口,画舫上采光阵阵,云蒸霞蔚。画舫与游船相似,只是比游船大上不止一倍,四周通透,以供游人能够全方位的欣赏四周的美景。

  “大哥和帆弟,无需着急,我已经着人去请那两位名冠天下的清倌人了。相信要不了多久,两位就可以与她们同桌而席了”

  这是一个充满自信的声音在赵长明和杨帆身后出声,却是一脸猥琐想的沈小天,看到两人诧异的眼神,对着两人不断的挤眉弄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