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于杨帆所知道的那个历史,这个世界的历史明显的有所变化,自汉以后,没有所谓的东西晋,南北朝,也没有唐宋元明清的历史更迭。

  自汉以后,曹操统一中原建立了大魏王朝,延续足有四百年之久。后来才被当时大夏王朝的太祖皇帝夏文天推翻,建立了大夏王朝。

  大夏王朝建国至今已有三百余年,虽然之间之间也从有过几次盛世,但都不曾摆脱盛极而衰的历史更替的命运,现下的大夏王朝也已是千疮百孔,国力衰弱了。

  也许只需要一个楔子,整座大厦就会变得四分五裂。

  杨帆一面想着这个世界的格局和变化,一边按照记忆的路线向着父母所居住的院落走去。

  “少爷早,夫人正在花园,”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看到杨帆到来,早早的迎了上了。

  杨帆知道这个丫鬟叫紫玉,是父母身边伺候的丫头,为人机灵乖巧,深得母亲的喜爱。

  紫玉十五六岁的年纪,中上之姿,只是一双眼睛特别的明亮,给人一种机灵乖巧的感觉。

  紫玉是吧,我来看看娘亲,不用麻烦了,我自过去就可以了。说着杨帆就向着院落中的小花园方向走去。

  杨帆记得自己的娘亲在这东跨院内修了个小花园,里面的花草都是娘亲自己栽种的,没事的时候娘亲就喜欢到花园里面去修剪花草,拾到自己种植的花木。

  少爷客气了,不麻烦的,我这就领少爷过去。

  杨帆的语气使得紫玉诧异不已,什么时候少爷变得如此客气了,记得以前的少爷每见到自己都喜欢调笑戏弄一番的。但是她也没敢多想,莲步轻摇的在前方给杨帆引路。

  诺达的杨府内,光是花园就有前中后三个,这还不算一些院落中的小花园。假山池塘在后院中也是占了一半。

  小花园内,只见一个年约四询的美妇人正收执花剪的在给一株紫薇修剪枝叶,听到背后的脚步声,并没有在意。

  “夫人,少爷来看你了”

  得到禀报的杨母这才回过头来,满脸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孩儿,给娘亲请安了,祝娘亲身体健康,永远这么美丽。”

  面对娘亲杨帆可没有面对杨父时的拘谨和紧张。反倒是亲近无比,很是随意。

  记忆中杨母是非常疼爱自己的这个宝贝儿子的,甚至都可以称之为溺爱了,要不然也不会养成杨帆的那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所谓慈母多败儿,说的就是这里吧。

  杨母却是很漂亮,虽然是徐娘半老,却也是风韵犹存。再加上一身不俗的气质,更是显得端庄高贵无比。

  “油嘴滑舌的!你怎么过来了,娘亲正打算吃完早点去看看你呢”

  虽然口中说杨帆油嘴滑舌,但看杨母满脸笑意,显然对于儿子的赞美很是受用。

  亲昵的拉着杨帆的手.“来正好过来陪娘亲一起用早点。”

  说着杨母就要拉着杨帆进屋用点心。

  “哦!娘亲是这样的,父亲吩咐孩儿过来请安,顺便请母亲到正厅用早饭,”

  嗯,我倒是把这事给忘了,你父亲等下又要去西域,一起吃也好,对了,你父亲没有责难你吧。

  对于自己的丈夫,杨母还是很了解的,没事就喜欢在孩子面前摆上一张臭脸,好像不如此就不是一个好父亲一般。

  “没有,父亲只是交了一些孩儿做人的道理,对了娘亲,我们赶紧过去吧,别让大家都等急了”

  “嗯,也好”

  杨帆来到杨母身前,扶着杨母在一帮丫鬟的陪同下,往正厅走去。同时还不忘回头对跟在身边侍候的紫玉吩咐道。

  “嗯,紫玉记得等会将刘先生请来,在帮少爷看看”

  嗯知道了夫人,等会奴婢就差人去请。

  紫玉在旁边脆脆的答应了一声。

  真正的世家女眷是不会到正厅去和客人们同厅共用的,但杨家是已商起家,规矩没有那么多,也没有那么严。

  商家自古以来都不受重视,地位低下,前朝甚至被称之为贱也,稍微有点能耐的人都不屑为之。

  士农工商,商人永远都是排在最后一位,这也可能是历朝历代重农轻商的原因,本朝还算开明,武宗时期甚至还鼓励经营,也是这位开明的皇帝发现商人对于一个朝廷的价值所在。也是从那时起商人的地位才得到了提高。

  武宗是大夏王朝的中兴之祖,是一百年前的人物,也许没有武宗大夏王朝早在百年前就覆灭了。武宗挽救社稷于为难之际,平倭,拒辱于国门之外,平叛剿匪于国内,兴邦安民,鼓励发展,使得大夏王朝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顶峰,其功绩丝毫不弱于历朝历代的开朝帝王。

  待得杨帆母子来到正厅,杨府的家丁丫头们正在忙碌的准备早饭,因为今天并不是只有杨帆的一家三口用饭,西域的马场出问题,昨晚杨父才得到消息,事态紧急,杨父仓促出门,对家中的生意放心不下,这才决定利用早餐的时间把各个房头的主事的叫过来碰碰头,安排一些事宜。

  这些也是在路上的时候,杨母告诉杨帆。对于家族中的事情,杨帆从不过问,甚至连家族到底有多少产业杨帆多说不清楚,可想而知以前的杨帆有多么的不学无术。

  杨家在整座杭州城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甚至在整个江南都能排的上前十。旗下的产业更是五花八门。

  杨帆所在的这一支属于杨家的嫡脉,父亲杨文渊更是杨家的当代家主。

  随着时间的到达,各房头的管事也陆陆续续的到达。一些见过的没见过的,都过来这里给杨母和杨帆打招呼请安。

  杨家各房头的管事大都由杨家子弟担任,但也有一些管事是依附杨家生存的人来担任的。

  “哎呦,二叔啊,你来的真早,侄儿给你请安了,”

  D看正hj版章$节t$上7N酷p匠网|y

  “不敢不敢1”

  “哎呦这不是大伯父吗,侄儿有失远迎,还望大伯不要怪罪,块,来人领着大伯到屋内歇着”

  不论是前世的杨凡,还是以前的浪荡公子杨凡,对于这些场面都不陌生,应付起来给事游刃有余。

  “二叔公,你老也来了,来来来杨泉。快给二叔公看做”

  杨帆在家丁杨元的陪同下,不时的招呼着到来的人各房长辈叔伯。,也算是忙得不亦乐乎了,有些是杨帆记忆中有的,有些事在杨元的提醒下才知道的。

  就在杨帆的忙着招呼客人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一个青衣儒衫的青年在门房的陪同下疾步而来。

  “少爷,这是府尹大人的公子,赵公子派来的,说是找你有事。”

  在下何庆书,冒昧打扰杨公子,还请见谅”说完之后给杨帆深深一鞠,表示歉意。

  “嗯,无妨,你说说赵公子叫你过来找我何事”。

  是这样的,我家公子听闻杨公子病体康健,特地在云香居定了雅间,为公子庆祝,还请公子务必赏光。

  说着拿出一张烫金鎏花的请帖,双手奉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