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父亲说暂时不惩罚自己的话,杨帆的内心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可能是消化了杨帆记忆的缘故,对于杨父,杨帆的心中还是有些敬畏的。

  “你现在也已经不小了,做事情不要再由着性子胡来,”

  “是,孩儿知道了,以后一定谨言慎行,不在惹祸,让父亲操心”

  这是杨文渊端起书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皱着眉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直到过了有一盏茶的时间才再次开口,只是此时的杨文渊神态凝重,语气低沉。

  先是让杨帆坐下,看到杨帆落座后,杨父说道。

  你今年都二十岁了,原本我是打算让你好好读书将来能够有所出息的,现在看来你是没有那块料了。

  杨帆也只能摇头苦笑,因为杨帆是在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有竖起两只耳朵听父亲训示。只听得杨父道。

  既然书读不好,我也不勉强你了,等你病好了之后,就开始跟着为父,学学经营之道。毕竟家中的产业,早晚都要交到你手上的。为父年龄大了,这老胳膊老腿的也奔腾不了几年了。

  杨父现在已经四十有五,在那个时代,年过五十都可以自称老朽了。这样算起来,杨父的年纪却也是不算年轻了。

  别人家的孩子像你这么大的,都已经晚婚了,这些年为父忙于生意,却是疏忽你了。

  是孩儿不孝,让父亲操心了。

  你也不必那么拘谨,现在你也是大人了,我有那么可怕吗!听你这口气我就来气。

  说是拘谨,杨帆确实有点拘谨,但绝对谈不上害怕,这样的表现只是中规中矩罢了。

  “我给你定了们亲事,是金陵韩家的小姐,聘礼已经下过了,等我这次西域之行回来后就给你们完婚”

  看来父亲真的将自己当成了大人了,说话的口气与往日也不太一样了。

  “什么……”

  杨帆的惊讶并不是因为父亲没经过自己的同意就将自己的婚姻大事私下决定了,相反的杨帆对于这种包办婚姻并不反感。想想自己的前世二十七八岁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还是很遗憾的。

  再说了那个时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比什么都好使,身份越是尊贵越是如此,什么恋爱自由,婚姻自由,人人平等的话语,也只是在一些爱情小说中戏说罢了。这要跑到这个时代乱喊口号的话,你将会被社会规则无情的人碾压“怎么,你不满意”杨父手捋胡须,双眉一挑,两眼一瞪的道。

  “不是,不是不满意,只是父亲不是刚回没几天吗,怎么又要出门。”

  杨帆不但是不反对父亲对自己的包办婚姻,相反内心中还有一些小小的期待。对于那位未曾谋面的未婚妻的期待。

  前世的杨凡虽然不曾娶妻生子,却也绝对不是情场上的初哥,生意场上的逢场作戏更是经历了不少。而杨帆的记忆中更是多姿多彩,只是身边伺候的丫头都就有三个被拿下的。

  看到父亲瞪眼,杨帆赶紧的转移话题。

  “嗯,西域的生意出了点事情,必须要我去亲自处理,你要不是身体不适的话到是可以跟我一起去见识一番”

  对于儿子对自己的关怀,杨文渊的内心还是很欣慰的,孩子到底是长大了。

  以前的杨帆一要听说父亲要出门,兴奋的蹦来跳去,别提有多高兴了,看那样子就像希望父亲永远不要回来一般。

  酷匠,9网;:永R久免Lu费?P看#小)说e

  嗯!孩儿知道了,带孩儿身体恢复后,这些跑腿的事情就交给我了,你老只需要坐在家里,只会全局就可以了。

  这道不是安慰自己的父亲,杨帆确实想要出去见识一番,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了解这片大地的风土人情。

  杨帆的话语却是让作为父亲的杨父很是受用,原本板着的面口漏出了一丝欣慰。

  当让了这一幕并没有逃脱善于察言观色的杨帆的眼睛。

  看来自己的这位严父也并不是记忆中的那般可怕。

  “对了,你的病现在怎么样了”

  想起杨帆的病因,杨父就是一肚子的气。整天花天酒地的也就算了,还弄得一身病症回来,看着杨帆的眼神也再次的凌厉起来。

  “嗯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想起自己的病症,杨帆也是尴尬不已,只能含糊的应道。

  “嗯,这段时间在家没事多帮着你娘亲料理一下家务,帮着张罗一下自己的亲事。”

  看来这次得病也给了这小子一个不小的教训,看着明显懂事不少的杨帆,杨父也不忍的在狠下心了责怪他。

  韩家也是金陵望族,也算是书香门第了,算是门当户对了,真要算起来,还是我们家高攀了人家,毕竟人家的祖上曾经出过翰林院的大学士。

  “就是那个经营金陵船厂的那个韩家。”

  杨帆虽然不学无数,但一些人物世家还是有所耳闻的,毕竟是个纨绔子弟,耳读目染的,要是什么东西都不了解的得罪了一些不能得罪的人物,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金陵的韩家,可以说在整个江南一片都是数一数二的大世家,经营的金陵造船厂更是江南之最,在全国都是顶级的船厂,但这些仅限于民用船只。

  “嗯,就是那个韩家,我还韩家的家主乃是至交好友,更是曾经有过大恩惠于韩家,要不然你以为人家会将女儿嫁给你这个不学无术,声名狼藉的败家子”

  杨父的话语虽然难听了一些,却也是实情,比起杨帆此前的行为,用这句话来说毫不为过,杨父的话语甚至还有一些抬高杨帆的成分在内。

  “呵呵……父亲说的是,都是孩儿年少不懂事,胡作非为的连累父亲,孩儿以后肯定痛改前非,洗心革面。”

  父亲的话语再次的使得杨帆尴尬不已,只能再次的向父亲忏悔并保证。

  “这个不会是韩家的女儿长得难看,才会答应这桩婚事的吧。”

  杨帆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向着自己的父亲问道,毕竟这是娶老婆,要是整天面对的都是一个丑八怪的话,杨帆想想都感觉到恐怖。

  “你当为父傻吗?为父何时做过亏本的买卖,那韩家的小姐我从见过,虽然不是什么风华绝代,但是配你小子绝对是够了”

  杨父的话语虽然市侩粗俗了一些,却也实在,毕竟商人出身,做什么事情都喜欢用商人的眼光来衡量。

  “这我就放心了。”杨帆故意做出一副松了一大口气的样子,来讨父亲的欢心。

  “这你放心了吧!先去你娘那问个安,等会到大厅吃早饭,然后为父就要出发去西域了”

  此时的杨父也不在严厉,马上就要出门了,这一去还不知要多久才能回来,想到这里严父的口气更加的和蔼了。

  “嗯孩儿知道了,孩儿先告辞”

  面对着父亲,杨帆的内心始终有着一丝丝的压力,待得告辞出的们来,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迈着步伐向着母亲所居住的院落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