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的记忆碎片宛如雪花一般在杨凡的脑海中绽放飘落,一些原本不属于杨凡的记忆渐渐的充斥着杨凡的脑海。

  睡梦中的杨凡化身成为一个富商之子,从小过着锦衣玉食,饭来张口的生活.住的是殿堂般的深宅大院,出门丫鬟随从,马车开道。

  长大后更是潇洒无比,整日花天酒地,闲来无事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每天不是带着恶仆胡作非为,调戏良家女子,就是花天酒地醉生梦死。

  可谓过得是潇洒快意无比。

  就这样一路潇洒到了二十岁,终于因为这种潇洒的生活付出了代价,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富二代终于因为染上了一种隐疾,才不甘心的终日躲在家中养病。

  杨凡脑海中的富公子名字也与杨凡相似,只是不同的是凡变成了帆。字虽不同却读音相近。

  杨凡,上班族,农村出身,大学毕业后在一家贸易公司上班。

  今年二十七岁,通过自己这几年的努力和公司的栽培,现已成为该贸易公司的销售主管。按照现在的消费水准,勉强算是在大城市站稳了脚跟。

  因忙于事业,至今单身,到现在仍然孑然一人。昨天因为参加一场同学喜宴,受不了别人成家立业的刺激,喝的有一点多,回来之后一觉睡到现在,直到现在脑袋还有一些发蒙,不是非常清醒。

  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杨凡只感觉口干舌燥,伸手想要去拿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

  杨凡清楚地记得,怕喝酒口渴专门放了一大杯的清水在床头。

  只是当杨凡伸手摸像记忆中的床头柜时,没想到却摸了个空,由于惯性使然差点从床上摔下去。

  “我了个去,什么情况”

  杨凡一时还没有搞清楚状况,难道是自己睡觉打滚,现在睡到床尾了。

  此时,屋内漆黑一片,杨凡赶忙将自己按照记忆换了个方向,伸手向着床头灯的开关方位摸去,想要将灯开关打开。

  “这里怎么会有窗帘”开关没摸着,却将一块布幔扯了下来。

  杨凡的动静已经惊动了房外的人,只见房外一阵光亮燃起,接着就是稀稀疏疏声传来,想来是在穿衣服的声音。

  没过一会,杨凡所在的房间被打开,接着一阵光亮将杨凡的房间照亮。

  “少爷,你醒了,是不是饿了”

  “都怪小的该死,刚刚一走神,猫着了”

  来人手持一根蜡烛,一边将房间内的灯台点燃,一边像床上发傻的杨凡告罪。满脸自责的道。

  杨凡确实被来人下了一跳,先不说自己自己一个人住,只想想半夜三更的何况自己自己又是刚才睡梦中醒来,就在这时一个一身古装男子,手持蜡烛,蜡烛的烛光将整个人的脸面又找的扭曲非常,此情此景任何人看到恐怕都不能泰然处之吧。没被吓尿杨凡已经算是好的了。

  直到房间的灯光亮起,杨凡才算才算看清来着的脸面,心里也在这时变得镇定了一些。

  “杨元!怎么是你”

  看到来人,杨凡脱口而出的叫出了来人的名字,但后边那句“怎么是你”却是因为惊讶而发出的。

  因为来者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之前梦中出现过的人物,那个纨绔子弟杨帆身边的一个家丁长随,从小到大一直照顾杨帆的家丁之一。

  “这是怎么回事”此时的杨凡内心极度的不平静,难道自己还没醒,还是在梦中。要不然梦中的人物会出现在这里。

  “嗯,回少爷,今天当小的守夜”

  E最Yo新。章节●上酷Y^匠}/网

  “少爷你稍等一会,小的马上去给你准备饭食”

  自称小的的杨元,也看出了杨凡有些不对劲,但却没当回事,自己的这个少爷本就不同常人,尤其这次受恶疾的折磨更是性情大变,情绪起伏不定。

  杨元回完话,也不耽搁,直接从房内走出,将房门带上,去给他的少爷准备饭食去了。只剩下杨凡一个人在房间内傻傻发愣。

  杨凡使劲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腿上传来的疼痛,让杨凡清醒了一些,只是眼前的一切却仍旧让他有些发蒙。

  雕花木床,青瓷茶具,黄花梨木雕琢的桌椅,青石地板,房内的一切都与梦中的场景一般无二,唯一不同的是,此时的杨凡非昔日躺在床上的杨帆。

  房间内的许多东西,杨凡都能说出他的来历,因为这些东西都从在杨凡的睡梦中出现过。

  只是为何现在却真实的出现在了这里。而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难道自己也来了一场穿越剧,这也太……

  穿越不都是猪脚意外死亡或是发生一些奇异事件,进入某些特定区域发生的吗?为何到了自己这里却是……

  杨凡清楚的记得,自己在同学的酒宴上喝多了酒,回到家连脚都没洗,稀里糊涂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虽然对自己梦中梦到的生活很羡慕,甚至在梦中都有一种取而代之的想法,却也没想过真的来顶替他啊。

  再说了,作为一个现代人,突然来到一个没有电,没有网络,没有娱乐什么都没有的时代,你让他怎么活。

  “对了!顶替”

  想到这里,杨凡连赶三的下床去取铜镜。

  当看着镜中的自己,杨凡不得不相信了一个现实,镜中原本的自己已经不再,虽然不是很清晰,却也不难分辨出,镜中的人物与自己的相貌相去甚远,到是与梦中的杨帆极为相似。

  看来自己真的在睡梦中来了一次灵魂附体。杨帆的相貌可比杨凡那普通的面孔强了不止一倍,称其为玉树临风,面如冠玉也毫不牵强。除了身体有些瘦弱,,却也称得上是一句好皮囊了。

  “吱”

  这时房门再次被打开,之前出去给杨凡整备饭食的杨元此时去而复返,只见他一手拎着饭盒(这东西以前古装剧中经常出现)一手提灯笼。

  “少爷!饭菜都准备好了,还都热乎着,你先凑活着吃点”

  杨元边将饭菜从饭盒中一一取出,便招呼着杨凡过来食用。

  杨凡!不对现在应该称呼为杨帆了。

  杨帆看着桌子上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不由得食欲大振。

  既来之,则安之,先把自己的肚子填饱了再说吧。其余的事情留待以后再去考虑吧。

  想到这里杨帆也不再客气,拿起桌上的碗筷,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要说这菜烧的确实不赖,不仅看着好看,吃起来更是赞不绝口。

  “少爷,你慢点吃,不够我再去给你取!”

  看着杨帆在那儿狼吞虎咽的,杨元有些纳闷了,少爷平时不是最挑剔的吗!怎么今天对于这些寻常的菜肴那么大的胃口。

  杨元给杨帆少爷盛了碗羹汤递了过去,只见杨帆接过去,囫囵吞枣般的三两口下肚,这才,舒服的拍了拍自己鼓胀的肚皮,舒服的打了个饱嗝。随口道“嗯呕…快餐跟这简直没法比”

  “嗯少爷!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没事,没什么,我吃饱了”

  自从离开家到外地上学,杨凡不是吃食堂,就是快餐方便面,偶尔下顿馆子也没有这般的美味啊。刚一激动差点说漏了嘴。

  “嗯!对了,现在什么时辰了”

  “现在是子时,刚我拿饭食时刚报的更!”

  “嗯,子时!”

  “不早了,你先把这里收拾一下,然后就下去休息吧!这里不需要你了”

  杨帆在心里计算了一下,子时对应的时间大概是十一点到一点,对着站在一旁的杨元吩咐了一声,就躺在了床上“知道了,少爷,你也早些休息,注意身体”

  杨帆的话,使得杨元有些感动,但也有些纳闷,这还是自己的那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吗?但这种纳闷只是一闪即逝。想那么多干嘛,少爷知道体谅人,这是好事。

  杨元动作麻利的将桌上的东西收拾干净,嘱咐了一声,就带上房门自去休息了不提。

  对于躺在床上的杨帆来说,这一夜却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