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胜想过报仇,但是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守法企业家,他的那点白道力量根本对付不了沈伯然,黑道也没门路,报仇无从说起。

  前几天网上那股官二代强奸风浪,黄强向他坦白了一切,没想到区少设局对付沈近父子,虽然儿子被人利用,但是有人替他报仇,他也乐见其成,本以为这次沈伯然要倒霉下台,没想到被上层直接扼杀了。

  今天他接到区少的电话,意思很明显,要他五百万美金,不然他儿子迷昏掳走陈露的事立即让警察立案调查。交了五百万美金,可保全家无事,而且可以满足他一个复仇心愿。

  他权衡再三,还是决定出这五百万美金,虽然心疼,但是对现在的他不是天大的数目。他向区少提出要沈近的命,既然出了五百万美金,要一条命也不过分,沈近的命也算值钱了。

  如果能解决沈近,出了心中这口憋了很久的恶气,他认为值。他担心如果这股恶气一直没能释放,憋在心里,他会一辈子过得郁闷,减寿折元。

  虽然暗魂基地不在乎一个已经退休的副总理,但是基地评估下来不同意黄永胜的要求。沈近是前副总理的独孙,杀了他会带来不可预测的连锁反应和严重的后果,会引起国家决策层的忧虑,也会让那些已经退休元老们心寒。

  虽然沈浩没进入最高决策层,但是沈浩退休前作为拥有实权的副总理,做了许多利国利民的好事,在人民心中拥有极高的威望和名声。杀了他的孙子,不符合基地的利益,会影响到基地在华夏业务的开展。

  国家新闻里以前经常出现的沈副总理竟然是沈近的爷爷。黄永胜得知这个消息,心里泛起一种无力感。沈浩在任时,可实打实做了许多利于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法规。他的企业也深受其恩,他曾经不止一次在公司内部会议赞美过沈副总理。没想到是沈近的爷爷,沈伯然的父亲。

  迫于无奈,加上对沈副总理的那一点爱戴,黄永胜降低了要求,只要求废掉沈近一个胳膊。这次基地同意了,可以作为附送任务无偿奉送。废了沈近一条胳膊,虽然沈家也会震怒,但是只要人没死,就没结下死仇,沈家不会歇斯底里,动用政府资源报复暗魂基地。

  平顶头男本名于洋,他亲大哥叫于蟒,从小就是孩子王,打架斗殴,无恶不作,不到十六岁就进入少改所,被父母赶出家门,出来后流浪街头被基地分布各地的教官看中,引入基地培养。

  在学徒营中表现不错,三年魔鬼地狱般训练结束,以前一起进来的学徒已经十不存一,绝大多数被淘汰出局,或者意外死亡。

  由于训练中几次实战任务完成得不错,于蟒被直接选入基地外围人员,享受基地极高的待遇。基地的外围人员的待遇相当于普通企业的总经理待遇。可见暗魂基地财力之厚,待遇之高。

  凌晨,于蟒从一堆玉腿肥臀中爬了起来,抽了一根烟,双眼阴冷,望向窗外。

  这次的任务是小弟介绍的,基地派他回去执行,任务实在太简单了,虽然给他增加不了多少贡献值,但是由于价格不菲,他抽提成不少,而且贵在轻松,就当一次放松旅行,正好与弟弟相聚。

  江南是他的家乡,自从他被基地选中带走,再也没回过家,任务中的人物他基本都认识,甚至有些人跟他有过恩怨。

  “小新,十二年的那笔帐也应该算算了”

  想当年他与小新是一起混江湖,是铁杆兄弟,后来同时爱上了大姐头兰姐,二人反目不再来往,再后来他因打架进了劳改所。而小新在兰姐的帮忙下,逐渐建立势力,成为一方大哥。

  而他出了劳改所,却无家可归,只有他弟弟于洋救济他,直到他被教官看中。

  那次让他进少改所的打架也与小新有关,如果不是小新设局,他与他当时跟的老大也不会被抓,那个老大后来坐了牢,死在牢里。

  “小新兰姐,我于蟒又回来了,你们颤抖吧”于蟒心中冷笑道。

  那场网络风波虽然过去了,沈浩的火还没下,儿子孙子一辈子的前途差点完蛋,能不火么。区天正一个正厅级干部竟然敢挑战他,妈蛋,是欺负他没进决策层,不是正国级么?

  沈浩直接打电话给江东省省委书记夏江,上来就一句话“江南市长区天正,你们省委要好好考察此人,能力心性是否足够担当政府一把手”。

  夏江听完沈浩的电话,苦笑不已。他已经知道前阵子出现的网络风波,是区天正对付沈伯然搞得圈套。

  自从郭雄调去江南当一把手,江南官场就暗斗不止,两派分裂,极其不利于开展工作。

  夏江很不满意这种局面,所以才听了郭雄的意见,把沈伯然调去江南,想借此打开江南官场僵局。他本以为沈伯然过去,区天正会有所收敛,安心做好最后一班,过几年光荣退休。

  没想到那个区天正是老虎的毛,炸不得。竟然搞出这么大的风波,差点让江南官场丢尽脸面,也让省委暗暗着急。多亏宁家出面,摆平风波。不然后果怎样,不敢想象。

  夏江本人对沈浩非常敬重,不光因为沈浩是前副总理。而是沈浩当第一副总理期间,对家乡江东省各个方面照顾有加。国家重点大项目,铁路重点投资,试点改革试验田,种种好处都落在江东省,让兄弟省份羡慕不已。那段时期,他这个江东省一把手,要钱有钱,要政策有政策,要政绩有政绩,日子过得那个舒坦啊。

  他也投桃送李,一直悉心栽培沈伯然。现在沈浩为了儿孙,亲自打电话给他,直接点名批评区天正,他必须有所表示。沈副总理这个人为人传统正派,可从来没要求他办过任何事。

  B酷L匠t}网D8唯一0正版r,其他都'是盗/版。T

  但是区天正这个人与省委田副书记关系良好,要动他,必须把老田搞定才行。夏江想了想,拿起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