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委家属院沈家三口坐在沙发上,郭雄、郭子墨父女也来到沈家。

  “咱家欠宁夏一个天大的人情啊,儿子,这份人情得你去还”沈伯然叹口气道。 从沈伯然口中,沈近这才完全知道宁夏的背景。

  郭雄开口笑说道:“吉人天相,天无绝人之路,沈近能有宁家这份人情,也是他自身的造化”。

  “你不知道最近我的压力有多大,哎呀,今天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最新V章Y8节l"上j酷(!匠网s

  郭雄这几日过的好不安生,顶住各方巨大压力与网民们的怒火,一直按兵不动,没让警察去抓捕沈近。他与沈伯然是兄弟情分,狠不下心向自己兄弟家人下手。

  “谢谢你,郭书记”,沈伯然知道自己这位大哥的难处。郭雄不仅是他上司,私底下沈伯然早已把他当大哥看待。郭雄对沈伯然仕途也多有提携。

  曾经郭雄遗憾地表示自己女儿年纪大了点,不然可以与沈近结为娃娃亲。搞得那段时间郭子墨与沈近见面都有点别扭。

  “我们之间还客气什么,你呀,要谢就谢宁家小妹吧,哈哈,不打扰了,走了”郭雄抬脚准备走人。

  郭子墨对沈近娇笑打趣说道:“弟弟,你欠这么多桃花债看你怎么还?”说完也随郭雄离开。

  沈浩在燕京的四合院里,上午还阴郁着脸,现在乐得老脸开花。

  刚才他霍出老脸,去求宁中则帮忙。他这辈子没求过人,没想到第一次求人竟然是他最不愿意求的人。沈浩郁闷透顶,不过为了儿孙,他只得这么做。

  不过刚胸闷半小时,就得到宁夏回帖的消息。他自然听说过宁夏,满乖巧的一个女孩,宁中则的掌上明珠。没想到竟然假冒学生妹,不惜丢宁家脸面,也要为自己孙子辩白,向宁中则逼宫。

  哈哈,还是孙子牛啊,即使他不求宁中则,宁中则也必须去插手这件事。刚刚他在宁中则面前输了一筹,低了一头,现在孙子立即为他争回脸面,沈浩老怀大慰。宁中则的宝贝孙女爱上他的孙子,沈浩觉得不错,这个宁夏还是配得上自己孙子的。这下该轮到宁中则胸闷,吃瘪了吧。

  校园内已经重新恢复宁静,唯一的新闻就是宁夏已经转学离开学校。所有的人都知道宁夏离开的原因,这位史上在校时间最短的校花已经成为集美中学传奇人物,在众人心里留下了绚烂的一笔。

  沈近没有见到宁夏最后一面,只收到宁夏的告别短信。沈近怅然若失,心有余戚。他对宁夏的感情很复杂,既有爱意又怀有愧疚。

  因为他已经有了陈露,所以才不能接受她,但是内心深处,对宁夏的那份爱已经不比陈露来的少。

  晚自习结束,沈近走向停车棚,以前宁夏会早他一步等在这里,坐他的电动车一起回家。现在再也看不到了。以往与宁夏之间的点点滴滴,现在都成为沈近宝贵的回忆。

  到了车棚,见一女子等在那里,灯光暗淡,离远看,身形修长,酷似宁夏。沈近激动万分,快步走过去,刚出口“宁”,却见女子原来是陈露。

  陈露见沈近走近,见到沈近激动的表情,听到他未说完的话,知道沈近误会她是宁夏,心中微酸,微笑对沈近说道:“今晚,你送我回家吧”。

  沈近自知情亏,默不作声,载着陈露,往陈露家方向开去。沈近家的方向与陈露家正相反。

  载到一半时,正好路过市民公园,灯光还没关,人影已经不多。陈露提出下车去逛逛。

  坐在市民公园的长椅上,陈露道:“宁夏临走前,约我在这里见了最后一面”

  沈近哑然,没想到宁夏最后一面没有见他,却见了陈露。

  陈露回忆道:“宁夏知道你心里一直有个疑问,今天我把答案告诉你”。

  沈近默默地听着陈露述说,解开他内心中对宁夏最大的疑惑,就是为什么宁夏突然来到他身边,对他这么好。

  宁夏八岁前生活在江南市,住在她外婆家。沈近那时候也住在市家属院,只是那时候沈伯然还不是常务副市长,只是市政府处级秘书。

  一日,宁夏在家属院附近的游乐场玩耍,外婆请的保姆陪在一旁,由于正当午,宁夏小女孩跟别的孩子玩得正起劲,小保姆一时眼困,就坐在椅子上打了个盹。

  等她醒来,游乐场内却找不到宁夏,这可把小保姆吓坏了。

  原来小宁夏正在玩耍,突然被人用手帕捂住嘴,强行被抱走,那时宁夏才八岁,根本无法摆脱大人手掌,叫又叫不出声,急得眼泪直流。

  小宁夏绝望了,可怜巴巴的眼神到处向人求救,可是就算有人看到宁夏被绑,也当成没看见,根本没人敢管。

  游乐场旁边的马路上,有车接应绑架之人,绑匪就快上车的时候,突然一个小男孩冲了上来,抓住绑匪的手臂就咬,想解救宁夏。

  可小男孩毕竟还小,根本不是大人的对手,被绑匪一脚踹在地上,但是小男孩很执拗,立即爬起来,继续冲上去,就这样,往复几回,小男孩屡次被打倒,屡次又站起来。车里的人终于不耐烦了,又下来两个人,上去就把小男孩一顿拳脚,打翻在地,小男孩被打得再也爬不起来。

  宁夏一直盯着小男孩,这是他唯一的救星。可看见小男孩一次次被打倒在地,一次次又爬起来,被打得鼻青脸肿,根本不是绑匪对手,她又希望小男孩别再跟上来了。

  宁夏终于被绑上车了,被扔到最后一排。透过后窗,宁夏再次看见小男孩爬了起来,摇摇晃晃朝汽车追来,可惜汽车已经发动,小男孩越追越远,终于小宁夏泪眼朦胧的双眼再也看不见小男孩的身影。

  那个小男孩就是沈近。

  听完陈露的陈述,沈近想起来在他十岁的时候,为了救那个女孩,他单薄的身体一次次被打倒,又一次次站起来的情形。

  原来那个女孩就是宁夏,他当时眼睁睁看着宁夏被抓走,却无可奈何。不过,他记下那车的车牌号,宁夏的保姆过来找宁夏,他就将经过说了出来,并把车牌号告诉了保姆,之后他就瘸着腿回家了,后来他也不知道小女孩有没有得救,也没人告诉他。只是回家后,自己这副伤痕,把父母吓了一大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