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颜非常自信自己的魅力,在酒吧这种地方,她的魅力更加放大,一直无往而不利。现在被沈近这么一喝,顿时觉得很没面子,下不了台。

  “小毛孩,火气不小,姐不逗你玩了”

  装腔作势准备走人,眼神却冀期沈近能说话留她下来,这种以退为进的挑逗法,很容易让清高的男子暴露本性。

  !◇酷*匠U网b正版首。发*B

  可这次她失望了,沈近只是笑了笑,没有理会,眼神都不朝她看一眼,只管自己继续喝酒。

  舒颜自讨无趣,心里暗骂小屁孩真不懂风情,也不好继续留在这里,只好踩着细高跟鞋,往回走。刚两步,就被两个小青年拦住。

  “吆喝,美女,那个黄毛小子不懂风情,我们懂,陪我们喝呗”一个染黄发的小青年道。

  “是啊,我们哥俩可不是银枪蜡烛,怎么样!试试不?”另外一个穿皮夹克的光头小青年附合道。

  舒颜心慌面不慌,道:“姐我就喜欢小鲜肉,姐愿意,怎么了”说完便不是理他们,径直走回位置。

  “别走啊,喝两杯嘛,不试下哥,怎么知道哥的魅力?”黄毛小青年上去拿住美女的手。

  “放手”舒颜急了,刷地挥起玉手一个巴掌打了过去。

  黄毛青年没想到这女人这么泼辣,根本没留神,啪地竟然打个正着。

  “你妈,这么辣,我喜欢”黄毛青年摸着自己的脸,竟不怒反喜。更加动手动脚,肆无忌惮,搂起舒颜的小蛮腰,就往怀里抱。

  "滚开”舒颜怒喝。双方推搡着,附近的人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蓝可那桌几个白领丽人发现状况,都走了过来帮忙解围。那黄毛青年也有一伙人,见美女众多,各个都兴奋得走了过来,大家哄成一团,推搡中动手动脚,各美女被揩油无数次,白领们哪见过这么无赖的流氓,都气得面红耳赤,眼圈都红了。

  突然舒颜被黄毛青年一个袭胸推搡,猛地一避,腿部被绊,整个人向前倾倒,竟然摔倒在沈近卡座的凳沿,头被磕破,流了血。

  黄毛青年见美人倒在面前,腿上短裙根本遮不住那内中的风情,看到眼前白花花的大长腿,更加兴奋。连忙往美女身上扑去,想赚尽便宜。

  沈近本来不想管这茬事的,他觉得这些美女们来到酒吧开心,就应该做好被色狼寻衅搭讪的准备,再说这个妖娆美女也不是什么良家,一开始主动挑逗沈近,一副女色狼的模样,那些到酒吧猎艳的色狼们能不关注她,照顾她吗?

  不过,见到美女被破血,沈近不高兴了,这些青年就已经出了猎艳搭讪的范围,已经纯粹变成无赖流氓了。

  沈近想到这,说干就干,拿起一个空酒瓶就上去。

  黄毛青年见又白又肥的小绵羊近在咫尺,双手刚想乱摸,啪地头脑被一酒瓶砸中,头脑开花,酒瓶碎成渣。

  其余的人贝到这情形,均吃了一惊,黄毛青年那伙人立即上前扶起黄毛青年,道:“勇哥,你没事吧”

  那个被唤作勇哥的黄毛青年,双手捂着自己的头说:“你妈,问个屁啊,还不赶紧废了他”

  其余的人看着被他们视为小鲜肉的沈近,心底均生寒,这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子下手可真狠。

  皮夹克青年挥手上去,直扑沈近。沈近连忙后退道:“要打,就出去打,这里打影响其他人”。

  酒吧的管理人员早就注意这里,知道那些青年人是惯犯,常在酒吧厮混,不好惹。见沈近提议出去打,正中下怀,对沈近产生一丝好感。

  在酒吧半层台阶上的一个豪华卡座上,坐着一个绝色黑衣女子,玉手拿着高脚杯,若有所思地看着这场闹剧。

  双方出了酒吧,来到酒吧后门的小路上,路上寂静无人,正适合开架。

  蓝可她们也跟着出去,夹克男自诩身手,提出一对一单挑沈近,被沈近三拳两脚干倒。其他人再也不装逼,七八个人一哄而上,霹雳啪啦一顿打,倒了三个,沈近也被偷袭成功,被一棍敲中,沈近护着头,甩开众敌,扶在一旁的电线杆上,头顶上的血直流下来,整个脸部全是血,甚是吓人。蓝可看到形势危急,连忙退回一旁,打电话报警。

  这时,众敌见沈近面目吓人,脸上全是血,有点渗人,不再围打。

  突然天降雷电,霹雳雷电打了下来,雷声震耳欲聋,众人皆被这突如其来的雷声吓到。

  一条又粗又亮的白柱雷电直冲地面,打在沈近扶的电线杆上,闪电光速随电线杆直冲地面。沈近的手由于扶着电线杆,也被雷电击中,整个身体被白色闪电穿梭而过,沿着身躯,导入大地。这雷电持续数秒,一下闪没入地,消失不见。

  众青年突见这雷人场景,吓得吊滞不动,见沈近被雷霹到,心想肯定死翘翘了。见已经死人,众人怕担干系,都吓得四处逃散。

  蓝可也吓得目瞪口呆,沈近这么个的豪门少年竟然被雷劈死了,她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见沈近依然站在那里,伫立了数分钟,终于倒了下去。

  蓝可立即拨打电话120救人,这时却耳边却听见一个女声“不用担心,我救他”

  蓝可转头却没看见身边有说话之人。正觉诡异,抬头向沈近望去,却见沈近面前突然已站立一个通体黑衣女子,身形修长,形态飘逸,极其神秘,象不似人间的仙子。蓝可知道刚才对她说话的人是眼前这个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看着沈近,眼神里透着思索,玉手凭空微探沈近脉息,俏脸竟露出喜色,“真的,难道是他?”

  黑衣女子听见远方传来的警声,玉手挥了挥,沈近身体竟然飘了起来,被她单手托住,身形一晃,就消失在眼前。

  蓝可等人都懵逼了,好半晌回不过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