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露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沈近,只抱着沈近的头,温柔地说:“无论发生什么,有我呢,我会一直陪着你”

  回到家后,沈近一脸阴郁,不知道如何面对父母,如何跟他们说。

  母亲林荫看到沈近回到家一言不发,满腹心事,冲了一杯茶走进沈近房间,看着儿子躺在床上,双眼盯着天花板。

  “儿子,怎么了,有什么心事跟妈妈讲?”林荫轻声问道。

  “我。。”沈近不知道如何开口。

  《最4新9b章O节上酷$匠网RV

  “是不是与女朋友闹别扭了?跟妈妈说说怎么回事”林荫八卦心又大开。

  “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沈近问道。

  “他,早着呢?怎么了,儿子想爸爸了?”林荫道。

  “妈,你打电话让爸爸回来吧,我有事要跟他讲”

  林荫觉得儿子沈近今天行为太奇怪,听儿子这么说,看样子真的有事发生,忙打电话给沈伯然。

  今天的市委常委会议特别重要,现任市政法委书记老汪已经到龄退休,区天正与老汪是铁杆兄弟,在常委会上二人多次联手对抗郭雄与沈伯然,现在老汪退休,等于砍了区天正一个胳膊。关于老汪的接班人,老汪临退休打报告给组织部,建议市公安局局长安志新接任,安志新是老汪一手提拔上来的,跟区天正走的特别紧。

  会上沈伯然与郭雄联手,再次否决了这项任命,而是将司法局局长老吴接了这个位置。老吴跟区天正关系一般,不是盟友,但是与郭雄也没交情,算是中立派。郭雄这边确实没有更好的人选可以接这个位置。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安志新接任。老吴也有五十五岁了,这次算是捡到个便宜。

  区天正脸色红涨,九个常委,有五个支持郭雄,他这边只有四个支持他了。少了一个铁杆老汪,本来他至少有五票,还有人武部部长今天缺席,老狐狸,区天正估计他有意缺席,这个家伙以前一直追随他,自从沈伯然调来后,就开始慢慢疏远他了。这次投票,干脆临时请假,不出席了,也不用费思量投谁了,两边都不得罪。

  看着郭雄与沈伯然相视会心一笑,区天正气得都想拍桌子。这时,区天正的手机响了,是儿子区景海的。短信很简单“事已得逞,好戏在后面,只管看戏”。区天正心里终于爽了,他知道区景海对沈近设了圈套。现在计划已经成功,这下子有你沈伯然好看的。看着沈伯然的笑容,心理骂道,看你还笑多久。

  沈伯然手机也收到一个彩信。不过在开会,没有开声音,并没注意到。

  散会后,沈伯然与郭雄等人告别,回到自己办公室,打开手机,发现有条彩信,陌生号码发的,心中奇怪,打开彩信,查看照片。

  几张照片都是一个少年在强迫学生妹的偷拍照。照片中虽然看不到少年的正面,但是沈伯然还是从少年的侧脸,一眼就认出是自己儿子沈近。照片中沈近正在手撕学生妹的衣服,学生妹挣扎躲避的动作在照片上看得清清楚楚。

  沈伯然脑袋炸了。他知道儿子的秉性,绝对不可能这么荒唐,更不可能强奸一个学生妹。但是这些强奸照片哪里来的?沈近为何强奸学生妹,而且还被人偷拍下来,现在又发到他的手机上,偷拍者意欲何为?这里面充满了阴谋的味道。

  思前想后,沈伯然断定这件事肯定是有人故意设定圈套针对沈近,最终目的是整他。

  儿子沈近还只是高中生,怎么玩的过这些人。沈伯然觉得自己对不起儿子。因为他,才造成这个局面。

  沈伯然与沈近父子关系非常好,到了这一刻,沈伯然心里一直想着的是他儿子沈近。而不是他自己所将面对什么样的恶劣局面。

  正懊悔自责,短信又来了,“怎么样,沈市长,你儿子表现不错吧,我这还有更精彩的照片和视频”。

  “你是谁?目的是什么?”沈伯然回短信问。

  “没有什么目的,沈市长别多想。不过,这些照片我就不再发给你了,直接发到网上了,以后你想看得话,自己上网浏览吧”

  沈伯然气得立即回拨电话过去,对方却不接听。现在手机没实行实名制,根本无法查找真人。

  沈伯然掏出一根中华,抽了起来,一根接一根,秘书敲门的声音都没听见。以致秘书怀疑沈伯然已经不在办公室,出去办事了。这时,林荫的电话来了。

  沈伯然这么多年上班还从没有过白天回家,一般都要忙到晚上九点才能回家。

  沈近把自己发生的事情都跟沈伯然讲了一遍,中间省略了陈露为他解毒的事。

  沈伯然终于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没想到幕后主使者竟然是区景海。他此刻想起今天开常委会上,区天正表决失败后,对他那意味深长的一笑。果然是他们父子,他早该想到区景海以前对他各种诱惑贿赂失败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没想到,区景海调转枪头,盯上了自己儿子沈近。

  沈伯然心中懊悔,自己大意了,早该做好准备的。现在一切都为时已晚。

  林荫听完儿子的话,她哪里会想到儿子身上遭遇了这么大的阴谋圈套,区天正区景海竟然如此阴毒,对她还在上中学的儿子下手。这些圈套实际上为了对付他的丈夫,儿子只是牺牲品。一时气得说不出话。

  沈伯然沉思许久,终于决定打个电话给燕京。他从政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今天这么无助,也从来没有想过会打这个电话寻求帮助。电话是打给他的老子,沈近的爷爷沈浩。

  燕京五方城里一处幽静的胡同内,一座青砖青瓦的四合院中,一位老人坐的院落内的小石凳上,正在剥长豆,老人手脚灵活,动作却很细致,神情专注,慢工出细活,好似很享受这个剥豆的动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