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甲看见沈近进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甩了眼色给沈近身后二人,两个人心领神会,猛地从身后向沈近扑去,沈近早已经料到,左闪右躲,两腿迅速出击,一脚蹬向右边这个小腿,右边那人一声闷哼,跌倒一旁。左边那人一拳就到沈近头颅,沈近耳边生风,连忙低头躲过,但是身体却不能迅速调整过来,只得侧击冲向左边那人,双手抱着那人腰肢,猛地向墙壁撞去。

  轰地一声,把墙上挂的画框撞掉下来,那人被撞得生疼,叫了起来。沈近松开双手,准备后退,头还没抬正,就被一拳击中,那拳却是陆甲打的,力道奇大,打得沈近脑袋里全是星星,赶忙向后退。

  陆甲见一拳得逞,连续塞出第二拳,沈近这时候已经看清来人,见他拳头过来,一手迎上,竟然抓住陆甲的拳头,使他无法继续攻击,陆甲右拳出击,却被沈近反锁住胳膊,无法动弹,陆甲吃惊于沈近的战斗力,刚想出脚,却见一个硕大的脑门印入眼帘,头碰头,结结实实夯了一下,陆甲鼻子吃疼,鼻血簌簌地流下来。

  便在这时,后面俩人再次扑了上来,沈近再无余力,双手被擒,反扣在身后,陆甲抱住自己鼻子,疼得坐在地上。

  “够了,一群饭桶,正事要紧”海大富至始至终都没站起来,刚刚接完电话放下手机。

  沈近无法动弹,眼睛里喷出火“你们想干什么?陈露在哪里?许杰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在犯法”

  许杰被他这么一骂,也有点心虚,转过身去,不再看他。

  海大富道:“好了,可以开始了”。

  陆乙手里拿着一个针筒,里面注满了药水朝沈近走来。沈近见状,知道不妙,今天要是被打了一针,不知道有什么严重后果。使出浑身力气,想甩开左右二人,两人一个把握不住,差点被沈近甩脱,海大富使了一个眼色,又上来两个大汉,四个人上去,彻底把沈近制服,动弹不得。

  一针药水全部被打进去,不出半分钟沈近觉得头昏脑涨,浑身发热,在场的人都看不清楚,满眼里都是人影。见沈近症状已现,四人松开沈近。此时的沈近左摇右摆,连走路都打晃,根本无力逃脱。

  沈近被架进套房其中一个房间,房间内早有一女子等候,身穿一套标准学生装,素脸朝天,装扮乖巧,看上去象邻家少女,惹人怜爱。

  海大富进来对学生妹说:“好好表现,有大红包给你”

  学生妹嘻嘻娇笑道:“海爷是信人,保你一定满意,你一定要看哦”

  c最D5新章节上b"酷匠网w

  此刻的陈露被搁置在酒店另一个房间,昏迷在床上,衣冠整齐。黄强与另一个平顶头男子守在一旁。看着床上陈露婀娜修长的娇躯,黄强心痒难耐,几次想对陈露动手,但是碍于平顶头男在场,不敢轻举妄动。

  平顶头男身穿白色衬衫,黑色长裤,面色冷酷,眼神如电,头发像针似的竖在头顶,他不是海大富的手下,而是区景海的贴身保镖,退伍特种兵出身。坐在椅子上,不动如山,自有一番高手声势,黄强畏怯他的威严,哪敢当他的面对陈露动手。

  区少答应他只要他把陈露骗出来,陈露就是他的了。如今的黄强已经病魔,只要能得到陈露,让他有机会一亲芳泽,他什么都答应,什么都敢做,于是就答应了区少。但是现在这个男人什么意思?在这个房间当灯泡。陈露近在咫尺,却不可得,黄强心庠难耐,却无可奈何,郁闷透了。

  区景海今天有喜事,终于成功设了圈套让沈近钻进来,还有一个极品美女的处女荤等着他去破,想着就爽得腿都软了。接到海大富电话后,他就性急了,恨不得立即赶过去。

  可是事情往往是你越急越不容易得逞,区景海刚从家里送走几个重要客人,跟老婆江思曦道别,正准备出门时,丈母娘突然来了。

  他老婆江思曦娘家可不是一般家庭,江东生意场上有个国凌集团,就是老丈人江汉开的,生意做得很大,遍布江东省。

  老丈人白手起家,是一家之主,很有威严。他丈母娘莫林却是个怪咖,像个没长大的孩子,非常耍宝。自从区景海娶了江思曦,那个活宝丈母娘就缠上他了,说话处事在他这个女婿面前根本没分寸。

  他与江思曦结婚八年了,一直没要到孩子。这可把丈母娘急坏了,把他们不育的事当顶天的大事,整天找各路医生,寻找各种偏方给女儿女婿治,丈母娘对夫妻床事也根本不避讳,一有空就在女婿面前唠叨,把区景海整得欲哭无泪,苦不堪言。今天刚要出门就碰上丈母娘,区景海满腔激情顿时化成满腹苦水。

  絮絮叨叨了将近一个小时,区景海求爷爷告奶奶,说有紧急重要会议等着他,并保证回来继续听丈母娘教诲,这才被放了出来。

  区景海赶到酒店,从酒店后门进入,海大富许杰早已经守在那里,见区少赶到,海大富连忙上去汇报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

  三人进入囚禁陈露的房间,平顶头男与黄强站了起来,“区少”。区景海看到床上躺着的陈露,心里暗暗激动,朝二人点了点头,微笑着对黄强说:“做的不错”。

  黄强听到区景海夸奖他,激动道:“区少,你答应我的事”

  区景海眉头一皱,连忙打断他,微怒道:“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一定让你实现,但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许杰上前搂住黄强的肩膀道:“走吧”。海大富平顶头男已经走出房间。

  黄强感觉奇怪,忙问道:“陈露还在床上,我怎么能出去”黄强很傻很天真,还搞不清楚目前状况。

  许杰见状,忙把他拉出去,道:“小子,别乱说话,走吧”

  黄强此刻已经感觉不对,脑光一闪,难道区少想要陈露?反身朝区少走去,急道:“你不会也想要陈露”声音竟变得颤抖起来。

  区少被他这么一喝,已经变得不耐烦,喝道:“赶紧滚出去”。

  至此黄强更加证实心中的想法,大声问道:“你不是答应我的吗?”

  区少冷笑看着黄强,讥讽道:“对,我说过答应陈露给你,但是在我后面,你在外面等着吧,一个小时后进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