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近把宁夏帮忙的事说给陈露,陈露万万没想到这事是由宁夏帮忙解决的,对宁夏的感情更加复杂。

  陈露知道宁夏对沈近有不一般的感情,沈近的女人缘不会少,她对自己很有自信,对沈近很放心也很大方,但是得到宁夏的垂青,陈露还是感觉到一丝危险。

  这个与她同样美丽的女子,拥有神秘强大的背景,身上自带讨人喜欢种种魅力,让任何人都从心里喜欢她。

  女人直觉告诉陈露宁夏深深爱着沈近,甚至不比她的爱少。但陈露对宁夏这份对沈近的爱并不感觉太难受,也许这就是宁夏的魅力。

  宁夏能帮助姑父,主要还是沈近的面子,所以说沈近出力帮助解决,也对。但是陈露心里就没有之前那么舒坦。她虽然感激宁夏,但不想欠宁夏这么大人情。

  黄强被集美中学开除后,黄永胜给他换了个学校,是个贵族学校,里面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设施非常高档,教育质量也不比集美中学差。以前黄永胜没让黄强进贵族学校,是因为政府官员的子女基本不会去贵族学校,一般都在集美中学读书,所以他让黄强进集美中学,多结识几个官二代,为儿子的未来多铺点人脉。没想到官二代没认识几个,却结结实实地得罪了一个顶级官二代,被狼狈赶出学校。

  刚来到新学校,陌生的环境里,黄强心情压抑,郁结难解。不曾想在这里竟然遇见熟人,许杰也进入这个学校,以前在集美的时候,二人并不熟悉。现在二人同病相怜,“他乡遇故知”,很快就走到一块,常常一起厮混。

  许杰知道黄强心结,还惦记着陈露,为开解他,经常带他去泡酒吧玩女人,加上黄家败落,黄永胜埋汰儿子,黄强自暴自弃,很快从一个洁身自好的好学生彻底沦落成问题青年,把这些欢场女子当作陈露,干劲十足,那份狠劲,连见多识广的风尘女子也畏惧。

  黄强激烈地运动着,浑身是汗,已经连续一个小时,中间几无停顿,今天身下的妹子刚出道不久,特别有学生气,刺激得黄强更加疯狂,妹子已经累得精疲力尽,象死鱼一样躺着,随他施为摆布。

  突然黄强嘎然而止,趴在妹子光裸的身体上一动不动,竟然小声抽泣起来,不一会就嚎啕大哭。

  下面的妹子吓坏了,这个人他妈的有毛病,刚才还发了疯地要她,现在却莫名其妙的大哭起来,俩人现在还连在一起呢。

  感觉到黄强已经停下来,妹子慢慢移动自己身体,抽身出来,黄强看到妹子欲逃离,顿时推开妹子,大骂道哦:“滚,全他的给我滚。”

  妹子穿好衣服,连忙逃出房间,快出门口,骂了一句“神经病”。

  许杰得到消息,进入房间,见黄强光着身子,一丝不挂,抱头坐在床沿,仍然在那抽泣。

  “你他妈的,就这点出息,离开陈露你活不了了?”许杰大骂道。

  黄强顿时跳了起来,双目圆睁,血丝密布眼球,大喝:“你懂个屁,我是忘不了陈露,我爱她,你他妈的懂爱情吗?”

  许杰反讽道:“你有爱情吗?陈露爱过你吗?陈露爱的是沈近”

  黄强顿时火冒三丈,上去就抓住许杰的衣领,

  “怎么你要打我?又不是我抢了你的陈露,朝我发火有用吗?”许杰讥道。

  黄强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手慢慢松开放下,一言不发,重新坐回位置。

  看着黄强垂头丧气的样子,徐杰不免觉得他既可怜又可悲。走到他旁边坐下,拍了下他肩膀,道:“你也别这么看不开,如果你想得到陈露,也不是没有办法”

  黄强一听此言,顿时大喜,连忙抓住许杰得手,急忙问道:“什么办法?你有什么办法?”

  许杰说:“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他能帮你”

  陈露今天在学校礼堂排练,宁夏在台下观摩学习。中场休息时,宁夏指着陈露的包,对陈露说:“露姐,你有电话,响了几次了”

  陈露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都是黄强的电话,心里奇怪,他还来找她做什么?刚想着,电话铃声又响了。虽然之前有过节,但是她家问题都解决了,陈露对黄强也不记恨,相反倒有点同情。

  “陈露,求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家吧”电话一接通,黄强就上来求饶。这话把陈露吓一跳,连忙道:“怎么了,黄强”她还不知道黄家的变故。

  “不管何事,总之你要答应我,饶过我们家”黄强依然求饶。

  “什么事啊,跟我什么关系?”陈露被他搞得心里毛毛的。

  “电话里,说不清楚,一会我到你学校接你,我们当面说”说完不等陈露拒绝就挂了电话。

  排演结束,陈露出了大门,就见黄强等在门口。

  见到陈露婀娜多姿的动人身躯,黄强眼里冒出一团火,压下内心激动的心情,黄强快步上前,关心道:“露露,排练很辛苦吧”

  “还好,黄强你电话里说的什么意思”陈露开门见山问道。

  “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找个饭店坐下好好说,正好可以请你吃饭”

  “不用了,一会我还约了沈近”

  听说约了沈近,黄强怨毒愤怒的眼神一闪而过,立即恢复正常。

  “那好,耽误你一刻钟,那我们车上说”。陈露见门口人来人往,是不方便深谈,就同意了。

  见陈露上了他的车,黄强身体激动得抖了抖。不过陈露却没发现他的异常。

  黄强的车贴了黑膜,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坐进车后,黄强便诉苦起来,将黄家遭受的打击全部说了出来,陈露没有想到黄家还有这般遭遇,想必是宁夏请的人主导的,当即沉默下来。

  黄强见陈露这番模样,明白陈露知道内情,当即低声求饶:“请原谅我,经过这些事,我明白爱情并不是索取,而是给予,你的幸福我给不了,强行索取你,只会双方都痛苦,露露我祝你幸福”语气诚恳之极。

  陈露见他终于打开心结,也自为他高兴,毕竟近几年他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她也一直心存感激。陈露不愿见他一直纠结这段没结果的感情,不想他继续沉沦下去,现在终于海阔天空,风淡云轻,才是她所愿意见到的。

  酷◎z匠网5首发rj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