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胜接了两个电话,一个是东吴区公安局长老赵,“老兄弟,我被你害惨了,你知不知道你让我抓的那个人是谁?是沈伯然的儿子,你这么坑我,以后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都难做了”说完也不听黄永胜解释就挂了电话。

  一个电话是儿子黄强的,“爸,我被学校开除了”儿子哭腔传来。

  黄永胜瘫坐在老板椅上,眼神涣散,他没想到沈近背景如此强大,沈伯然他见过几面,那是个厉害人物,自己曾经也被他的风采折服,却不想竟是沈近父亲。

  想起那晚沈近狂妄猖獗的举动,他感受到深深的侮辱。从没想过自己会被一个年轻人轻松打败,毫无反手之力,侮辱到那般田地。心中犯起滔天恨意,不报此仇,誓不罢休。

  “小子该死”

  海大富KTV一个豪华包厢中,区少大大剌剌坐在沙发上,旁边一左一右陪伴着两个学生模样的妹子,样子清纯可爱。

  海大富自从上次知道区少喜欢这种调调,就让手下专门去学校寻找那些清纯漂亮的学生妹,高薪邀请,这段时间果真招到几个班花级学生妹,还是处女,受到专业培训,专门用来服侍区少。

  区少对海大富这番心思很受用,很满意,虽然没陈露那么极品,不过也算差强人意了。在里面的包厢里享受了学生妹双飞,神清气爽出来,坐在沙发上跟海大富说话,许杰站在一旁。

  区景海听说今天集美中学发生的事,亲自过来了解情况。

  听完许杰的汇报,区少掏出一根烟,一旁学生妹连忙点上,吐了一个烟圈后,区少说:“这么说那个黄强与沈近争陈露失败,才搞出这么大动静?”许杰道:“是的,事情败露,黄强已经被开除了”区少沉思片刻,对许杰道:“你去接近黄强,时机成熟带他来见我,就说我可以让他得到陈露”。

  英兰汽车配件工厂车间内,几十个工人围在一起说着话,工厂订单突破取消,他们上班现在基本没事可做。

  “听说老板跟永胜公司闹翻了,以后单子一个也不给我们做了”一工人抽着烟道。

  “老板以前跟永胜老总关系可好了,怎么会突然闹翻了”另一个工人问道。

  “谁知道啊,传言很多”

  “说是老板女儿甩了永胜太子爷,跟别人好上了,所以”

  “可怜我们跟着倒霉,这个月工资还有着落吗?”

  “别瞎说,老板什么时候少发过一分钱”

  众人没事做,唠唠叨叨个没完。

  楼上办公室,胡兰立坐在老板椅上,双眼无力,眼圈发黑,他以前不抽烟的,现在烟灰缸堆满了烟屁股。这几天他一直找关系,想从别的公司多弄点订单,几圈酒喝下来,醉了几次,但是一个大订单也没。

  以往永胜的订单占工厂订单的八成以上,这一下子断了,根本不可能有订单可以补这么大的口子。工厂停产了,这么下去,不出两月,就撑不下去了,必须关门。看着自己辛辛苦苦一点点做大的厂子快要倒闭,胡兰立心如刀割。

  想到自己回家后,还要装成没事人一样,强打精神,不能让陈露发现端倪,以免增加她的负疚感。真累啊,养家的男人容易吗?

  实际上他也知道陈露心细如发,已经洞察一切,了然心上,只是陈露在他面前也装成一无所知,有空就逗他说笑,减少他的压力。

  这真是个好女儿啊,为了她,一切都值。胡兰立一点也不后悔。

  陈露这阵子表面上如往常一样,复习功课,练习排演,与沈近约会,但其实过得并不好,沈近没有被开除,她俩关系更进一步,她很开心,但是想起她最敬爱的姑父,她内心就无比歉疚。姑父待她如亲生女儿般疼爱,她没法报恩于万一,却因为她的缘故,害得姑父的工厂每况日下,濒临倒闭。

  她曾经偷偷去姑父的工厂,在车间里听到工人对话,回来后更加内疚痛苦。她不知道怎么办,如何去帮忙。

  沈近自然也看出陈露的心思,心里着急,但也无可奈何。曾经寻求沈伯然的帮助,但是这是企业内部经营问题,又是私营企业,政府无法也无权干涉,国家最近三令五申要求政府不得干预市场企业自主经营。

  沈伯然虽然喜欢陈露这个未来儿媳,但他也爱莫能助。只能在政策方面,如中小企业税务补助,贷款融资等方面,吩咐下面对陈露姑父工厂给予充分帮助,但这些都是锦上添花的东西,解决不了企业根本问题,没订单。

   “兄弟,你心里有事”这天沈近四人坐在学校的饮料吧里,王小磊喝着奶茶,对沈近说。

  赵鹏肖林也说:“是啊,你现在可风光了,秦石都被调离学校了,怎么还心思重重的?”

  沈近觉得自己还真嫩,有一点小心思就被兄弟们看出来。只好把陈露家的事情说了一遍。

  想不到陈露有这等悲惨身世,王小磊们皆唏嘘不已,对养育陈露的姑父姑妈敬佩万分。

  “陈露姑父真是好样的”赵鹏竖起大拇指道。

  “沈近,你有什么打算?”王小磊问道。

  Kd最新S~章节+w上酷:5匠,网#

  “我问过我爸,他也帮不上忙,现在我也没法子”沈近眉头紧锁,苦着脸道。

  “嗯,伯父是政府官员,这种事确实不能直接插手,影响不好”王小磊道。

  “可是我们都是中学生,能有什么法子”肖林道。

  沈近也觉得这事确实离他们的距离太远,实在够不着接触这种事情,说到底他们才是中学生。

  四人均感觉棘手,一筹莫展。

  这天晚自习放学,宁夏等在沈近的自行车旁,沈近跟往常一样,载着宁夏,穿梭在夜色笼罩的街头。不同往常的是,二人都很默契地没有说话。

  快到家属院,坐在后面的宁夏突然轻声道:“近哥哥,我们下车走走吧”沈近闻言,停下车,二人一起下车步行,沈近推着车往前走。

  “近哥哥,最近你心思重重,露露姐也是,你们俩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宁夏开口问。

  “对不起,宁夏,我最近心情不太好。”沈近回道。

  “出什么事了吗?虽然我会渔翁得利,但是我不希望你们之间出什么事情”宁夏一脸天真的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