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强这会也不哭了,他被沈近打怕了,也被沈近的背景惊住了。一家三口弄个灰头垢面坐在那,铁青着脸,一动不动。黄永胜现在也不指望警察来了能起什么作用了,今晚他算是栽到家了。

  胡兰立夫妇也被惊住了,这也太牛了吧,这么大酒楼老板被这郭姓美女一句话就唬走了。心中念叨回去一定好好问问女儿沈近究竟什么来头。

  看着黄家三口垂头丧气的可怜样,沈近气也出得差不多了,不想再欺凌他们了。继续待在这里,已经索然无味,拍拍手站了起来,对陈露姑妈姑父道:“好了,这饭吃得也没意思了,叔叔阿姨,我们走吧”。

  沈近刚牵着陈露的手,准备走人,就听黄永胜道:“你们不能走,警察还没到”话还没说完,语气就弱了下来。

  沈近不再理他,“老人家,你觉得警察来了管用吗?你自个等着吧,我就不陪你了”。

  黄永胜知道普通警察来了也帮不了忙,毕竟这个郭美女能吓跑老方,就绝不是普通警察敢惹的,而且这事在警察看来,根本不严重,他儿子也没受伤,几个巴掌而已。

  众人不再说话,离开酒店。黄家三口人眼睁睁看着打人者大摇大摆离开,一句硬气话也没,憋屈到极点,更不用说上去拦着他们。

  临分别前,沈近看着眼前漂亮性感的姐姐郭子墨说:“姐,谢谢你”。

  从小到大,沈近不知欠这位漂亮姐姐多少人情,数都数不清,这辈子都还不了,他也早把郭子墨当成自家人,贪婪地享受着郭子墨对他的关爱。

  “臭小子,跟姐谢什么,看得出来,你真心喜欢陈露,姐都有点羡慕了”郭子墨笑道。

  “我的好姐,别取笑我了,我倒是羡慕我未来的姐夫”沈近有时候想郭姐要是嫁人了,还会这么对他好吗。

  “好小子,找打不是”沈近与郭子墨告别。

  陈露没有和姑妈他们一起回家,临别时,胡兰立对陈露说:“有时间的话,带着沈近一起到家里来”

  陈露顿时羞好脸,姑父什么意思,女婿第一次上门吗?不管怎样,只要姑父不反对她们交往就行。

  晓晓此刻已经把沈近作为他的偶像了,对沈近伸出大拇指说道:“霸道姐夫,太牛了”。

  瀞湖是离江南市中心不远的一个小湖,瀞湖很美,开发的很好,是情侣约会必去之地。

  陈露与沈近一起来到瀞湖边,她们来的晚,四周已悄无一人。

  经过了这件事,他俩关系更加亲密了。今晚如此尴尬被动的场面,多亏沈近强势切入,不仅化解了陈露的难堪,还将黄家三口弄的垂头丧气,灰头土脸,真是解气。陈露心里更加爱极了沈近。

  在这个宁静的夜晚里,两人依偎在湖边的长椅上。陈露彻底放开心扉,向沈近说了自己身世。沈近本以为胡兰立陈英是陈露亲生父母,哪知却是姑妈姑父,得知陈露五岁时父母双亡,沈近内心更加珍惜怜爱陈露。

  回想今晚的事,陈露突然有点后怕,紧紧抱着沈近说:“沈近,我有点怕,我怕我们以后会分开”说完声音竟带着泣声。

  沈近轻轻抚摸陈露秀发,安慰道:“有我呢,放心吧,没人能把我们分开”

  “明天,警察会不会抓你?还有学校会不会开除你”

  “别担心,你忘了我爸是谁?最多我也拼爹,我不信他们敢”

  想到沈近父亲是常务副市长,陈露心安了。

  “吻我,沈近”陈露动情呓说。

  沈近低头认真地吻下去,这个吻很长,彼此把所有感情都倾注在这个吻上。

  ;z酷W匠}网Y永久N免P{费看小,A说

  二人紧搂在一起,陈露胸前两座小山丘已经发育得很好,挤压在沈近胸前。沈近情动了,下身硬如铁棒,这个时候还是穿着单裤,直挺挺地顶在陈露腰间。

  陈露哪能不知,顿时羞红了脸。沈近见陈露并未松开他的怀抱,激动地说:“陈露,我想…”

  陈露把头埋在他怀里轻轻的点了点头。

  沈近欣喜若狂,高兴把陈露拦腰抱起,转起圈来。

  两人刚想打电话定宾馆,这时,陈露电话响了,是姑妈陈英的电话盯瞩陈露早点回家。

  陈露接完电话,歉意地说:“对不起”

  沈近兴致全无,像一盆冷水浇来,嘴里却说:“没关系”

  陈露犹豫了一会,面如鲜血,象蚊子声说:“要不要我帮帮你”。

  沈近惊喜无比,自然知陈露说的什么意思,但他不忍心陈露为了他而委屈自己,陈露爱极了他才会这么做,沈近也爱极了她才不愿她这么做。

  沈近连忙说不用,不过让陈露答应下次再约时间开房,陈露含羞点头答应。

  二人心意彼此相投,互相紧紧搂着对方,仿佛想把对方融进自己身体似的。

  陈露回到家,陈英胡兰立还没休息,一直在客厅里等候陈露。二人拉着陈露坐在沙发上开始询问今晚的事,特别是问起沈近的事。

  陈露把所有事情全部交代了一遍,胡兰立陈英放心了。得知沈近是为了陈露而打架,连说好小子。听到黄强用钱收买沈近,反被沈近戏耍,更是叫赞。想到今天沈近在酒店碾压黄家父子,这个家伙还真是胡家克星。

  陈英想到胡家父子不会善罢甘休,问:“沈近什么来头?哪个郭记者又是谁?”陈露如实回答。

  两个人倒吸一口气,他们预估沈近与郭记者背景不简单,但没想到这么不简单。一个是市委书记家千金,一个是常务副市长家公子。难怪这么嚣张,难怪一句话就把老方吓走。

  黄强这顿打,白打了。黄家这个亏,白吃了。不仅如此,黄家还得担心未来可能的报复,虽然黄家很有钱,公司合法经营,但是违规经营的地方肯定不少,跟地方政府关系处不好,随便弄几个小鞋给他穿,有的是罪受。

  第二天,沈近与往常一样,与沈伯然一起吃母亲林荫做的早饭,沈伯然公事太忙,一天下来也就早饭有时间跟家人在一起,所以一家三口特别珍惜早饭时间,这也是沈近父子一天中唯一沟通感情的时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